片刻后,两人便驾车朝着寒儿的家中驶去,而寒儿还是一副气呼呼的模样。

    不过林风却还是一副搞不清楚状况的模样,压根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难道自己又说错话了?没理由啊,自己说的是事实啊!

    他说的是不是实话不知道,但寒儿很不想听这个实话却是真的。

    “那个,我之前说你是豆芽菜是开玩笑的。”林风觉得自己还是跟这小妞道个歉比较好,免得她往心里去。

    “你还说?”寒儿龇牙咧嘴的瞪着林风,那副模样就好像想从他身上啃下几块肉来似的。

    “好好好...我不说了。”林风连忙摆手,不敢再胡乱说话了。

    “林风,你老实告诉我,你之所以不肯上我,是不是因为嫌弃我那里小?”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寒儿突然小声的问道。

    因为她之前听林风自己说过,说他喜欢胸大的。

    “嗯?”林风没想到寒儿会问这么私密的问题,急忙对她投去疑惑的目光。

    寒儿便急忙扭过头去,不敢看林风的眼神,脸红的跟猴屁股似的。

    旋即,林风便哈哈大笑了起来:“那是我开玩笑的,你长得很漂亮,任何一个男人见到你都会心动。”

    “那你为什么不心动?我都那样一丝不挂了,你都不上我,你是不是看不起我?”寒儿赌气的道。

    “额....”这个问题让林风哭笑不得,奶奶的,老子为你着想还有错了?

    “嘶..”寒儿突然想到了什么,倒吸了一口冷气:“你该不会是那方面不行吧?”

    “吱呀!”

    林风当即就车子给停下来,无比气愤的瞪着寒儿:“你说男人怎么都可以,就是不能说男人不行!”

    说着,林风就解开安全带扑向寒儿,强吻了起来,小样儿,老虎不发威你当我病猫?

    “呜呜呜...”

    寒儿一个劲的挣扎,但她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是林风的对手,根本就动弹不得。

    好半晌,林风才松开寒儿,重新坐回椅子上,呵呵笑道:“小妹妹,以后不要挑逗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你会被ri死的,我跟你讲!”

    寒儿小脸红扑扑的,羞涩的不敢接话,这个混蛋把自己的初吻给夺走了?

    一路上无话,不多时就来到了寒儿的家中。

    寒儿的家境还算是不错,有自己的一套房子,只可惜就算是这样,她的父母也依旧让她初中后,出外赚钱,好像生怕她花家里多少钱似的。

    实际上寒儿并没有花父母多少钱,她父母的钱大多都被她的弟弟给败光了,但即便是这样,她的父母还是不停的给她弟弟拿钱,毫无理由的溺爱。

    所以才会养成她弟弟那自私自利,自以为是的性格。

    来到家门口,寒儿却突然停下了脚步,她终究还是害怕了。

    毕竟那是她的亲生父母,要她和她们彻底了断关系,她终究有些迟疑。

    而这时林风也看出来了,拉住她的手,微笑道:“放心吧,有我呢!”

    既然寒儿下不了决心,那他就替她下决心!

    寒儿打开门回家,可一开门,就看到他父母坐在轮椅上的周正宇面前唉声叹气。

    周正宇的腿的确是被九爷给打断了,不但如此,九爷还限他一个星期内还清债款,否则的话,就把他丢进海里喂鱼

    现在他们家就商量着要找谁借钱来填这笔账。

    看到寒儿回来,周正宇立刻激动起来,大吼大叫道:“让这个贱人滚!让她滚出去!”

    “你还有脸回来?看你把你弟弟害成什么样!”寒儿母亲呵斥道。

    “早知道你是这么冷血,我当初就应该把你掐死在摇篮里!”寒儿父亲一脸怨愤的道。

    显然他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而他们都觉得这是寒儿的错。

    寒儿似乎早已预料到是这种结果,嘴角随之泛起一丝冷笑:“我把他害成这样的?如果不是他烂赌,导致欠了人家的债务,怎么会被人打断腿?”

    “如果你跟了那个九爷,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你弟弟也不会被他打断他!”寒儿母亲气愤的道,在她看来就是因为寒儿自己不愿牺牲,所以才会这样。

    “他犯的错,凭什么要我去给他背锅?”寒儿冷笑道,觉得这话说的太可笑了。

    “谁让你是姐姐,你是姐姐就该保护你弟弟。果然是女大不中留,早就知道你是个没良心的赔钱货了。”寒儿父亲斥骂道。

    “而且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男朋友很有本事,你那天完全可以让他救你弟弟的,可你故意不救!”

    “他都把我卖给别人了,我还要救他?抱歉,我没那么伟大!”寒儿冷着脸说道。

    “反正你也是迟早要卖的,卖给谁不都一样吗?跟九爷有什么不好,有权有势,跟着他吃香的喝辣的。”寒儿母亲满不在乎的道,在她看来反正寒儿迟早都是要嫁人的,那嫁给谁不是嫁?

    嫁给九爷能替弟弟还债不说,还能一辈子吃喝不愁,这不挺好的吗?

    “看来我和你们真的没什么好说的了。”

    寒儿彻底绝望了,在她父母的眼里,她就是个可有可无的存在,有她没她根本就没什么区别。

    在他们的眼里,自己为这个家付出就是应该的,因为自己是女儿,女儿迟早要嫁出去的,嫁出去了就是别人的了,所以就要在她嫁出去之前,让自己为这个家多做贡献。

    “我今天回来也没打算继续在这住下去了,我收拾一下我自己的东西就走。”寒儿冷冷的说道,在这一刻她终于是下定了决心,她父母的冷漠让她绝望了。

    “想走?哪有那么容易,老子养了你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要走可以,先给出一百万来!”寒儿父亲很无耻的道。

    寒儿中学就自己打工赚学费,可以说是一分钱都没花他的,甚至还经常往家里拿钱,可他现在却厚着脸皮找寒儿要钱。

    “你养我?你说这话就不觉得违心吗?是你们养我?还是我养你们?你们心里没数吗?”寒儿当场就气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