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九爷最终还是扣动了扳机,他还不信了,这小子还能翻了天不成?

    咻!

    子弹犹如闪电,对着林风脑袋爆击而去!

    九爷嘴角泛着浓浓的狞笑,只是接下来的一幕,让他彻底傻了眼!

    只见林风嘴角浮现一抹冷笑,脑袋一歪,子弹贴着他的脸颊,一飞而过!

    这还不止,林风身形一闪,仿佛鬼魅一般,出现九爷身前,单手扼住了九爷的喉咙,将其整个人生生提了起来。

    “难道就不能好好的听人说话吗?”林风有些生气的道,这老东西把自己的话当成耳旁风呢?

    你特么是什么玩意?九爷惊骇欲死,满脸不可置信,这小子特么开了挂吗?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九爷这一刻,只感觉头皮炸裂,即便是白痴也看得出来,自己这是踢到铁板上了!

    “一个你永远得罪不起的人。”林风冷笑,一拳打向九爷的肚子,九爷当场就吐血了。

    “别打了别打了,钱我不要了。”九爷连忙摆手,他知道,这小子根本就不是他能对付的。

    “什么不要,你做人怎么能这么没有原则?这钱你得要,必须要!不还,就泼油漆,再不还,打断他的腿,还不还,就杀他全家,明白吗?”林风唾骂道。

    “啊?九爷懵逼了,这小子怎么比他还狠啊?”

    “啊什么啊,连这点手段都没有,你怎么当老大的?”林风给了他一巴掌。

    周正宇都吓蒙了,这个家伙不是站在他这边的吗?

    “可他不是你的小舅子吗?”九爷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我呸,就他也配做我的小舅子?”林风不屑的道:“告诉你,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哦哦,我明白了。”九爷便知道林风到底是什么意思了,对着自己的手下吼道:“把那小子给我抓起来,今天要是他还不起钱来,就把他的两条腿都给我打断!”

    “姐姐,你救救我吧,我不想变成残废,你让你男朋友救我啊!”周正宇急忙对寒儿哀求道,抱着寒儿的脚,死活都不肯松手。

    “现在就想起我是你姐姐了吗?之前你那样出卖我的时候,你怎么没想过我是你姐姐?”寒儿冷笑了起来,她突然觉得很可笑。

    这就是所谓的亲情吗?不对,这只是扭曲的亲属关系!

    “我不会原谅你对我所做的一切,你想毁掉我,只为了满足你的私欲!”寒儿充满怨恨的道。

    为了填满周正宇这个不思进取的赌徒,寒儿平常一天要打几份工,甚至有时只能睡个三四个小时。

    她这几年来一直都给周正宇还债,稍有不顺,从就会招来他的拳打脚踢,不但周正宇是这样,就连寒儿的父母也是如此。

    寒儿早就对那个寒心,且不报什么希望呢,这也是她为什么换掉自己以前的名字,取名叫寒儿的原因。

    而今天这件事情,便是压断她最后一丝神经的稻草。

    “我们走吧、”寒儿面无表情的对林风说道。

    “嗯。”林风便牵着她的手,朝着外头离开,可在触碰到她的手的瞬间,林风发现她的手冰冷的可怕。

    这个女人,怕是真的死了心了。

    “林风,带我回家。”寒儿对林风说道。

    “什么?那样的地方,你还打算回去?”林风大吃一惊,这个女人不是已经想开了吗?

    “不,我是打算回去收拾我的东西。”寒儿平静的道。

    林风点头,心里松了口气:“那就明天再去吧,今天这么晚了,先去我家休息一个晚上吧。”

    “你想上我?”寒儿目光灼灼的盯着林风。

    “你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单纯的想给你找个住处而已。”林风哭笑不得,这女的想的有点多啊。

    寒儿收回目光,面无表情的道:“如果你要上我,我不会拒绝,毕竟你刚才救了我,让我在九爷和你之间做选择,我当然会选择你。”

    “我想你真的误会了,我真的没那个意思,我做这些只是因为我们是朋友,我没想过要你报答什么的。”林风微笑道,他知道寒儿想多了。

    “你确定不要吗?我可是处女...”寒儿错愕的道。

    林风就石化了,自己是不是特么的错过了什么?

    林风没有带寒儿回自己真正的家,而是去了集团旗下的一个房地产,找了一套房让寒儿先住下。

    “你以后想在这住多久都可以,以后这个房子就是你的了。”林风直接将一串钥匙丢给了寒儿。

    “这么贵重的礼物,我不能收。”寒儿错愕的道,这种地段的楼盘,而且还这么大,怎么也得个五六百万。

    “没事,以后你慢慢还给我就行了。”林风笑着说道。

    “你想用一套房就买了我的后半辈子?你这个心机男!”寒儿也坏笑了起来。

    “对啊,所以一你要是不想被我掌控的话,那我就只能好好赚钱了。”林风调侃一句,然后便关门出去。

    “这个呆瓜,这么好的机会都放过了。”寒儿没好气的笑了一下,然后将自己的双鞋蹬掉,脱光衣服走向浴室,准备洗澡睡觉。

    她知道,今天晚上将会是她睡得最香的一个晚上。

    隔天,林风来这里接寒儿,准备带她回家收拾东西,结果一开门就看到满地都是寒儿的衣物,包括内馁还有罩罩。

    “这个女人...”林风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走向寒儿的房间,敲了敲门:“嘿,懒虫,起床了。”

    但里头却没有回音。

    “懒虫,我要进来咯?”林风便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然后他就石化了,面前一条白花花的肉虫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将一切都呈现在林风的面前。

    “嗯...”这时,寒儿也呢喃一声,悠悠醒来,可当她看到林风站在她门口的时候,她的表情就直接扭曲了。

    “啊啊啊...”

    一股撕心裂肺的尖叫声,便是瞬间响彻整栋大楼。

    “混蛋!流氓!畜生!”

    寒儿咆哮如雷,一边将枕头等物丢向林风,她要抓狂了,她竟然被林风给看光光了。

    因为昨天晚上没有换洗衣服,而寒儿又有洁癖,所以就没有穿着原来的衣服睡觉,哪里知道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林风突然苦笑了一下,满是委屈的道:“这也不能怪我啊,我怎么知道你睡觉不穿衣服啊?”

    “再说了,我对你这种豆芽菜不感兴趣,我之前就跟你说过了啊,你有什么好生气的?”

    “啊啊啊啊,我要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