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小子到底是谁,我劝你最好别多管闲事!”光头男对林风威胁道。

    “如果我非要多管闲事呢?”林风冷哼道。

    “那我们就会打断你的狗腿!”光头男威胁道,心里也有了些火气,这小子是活腻歪了吧,既然敢挑衅他?

    光头男话音刚落,一个巨大的垃圾桶便直接朝着他们飞了过去,将他后头几个小弟当场砸昏了过去。

    看着倒下的小弟,光头男吓瘫了,发生了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

    林风走到光头男面前,揪住他的衣领吼道:“几个大老爷们欺负一个弱女子,还真的是不要碧莲了?”

    “大哥,我们这都是帮人做事而已,与我们无关啊。”光头男急忙求饶,大声的辩解道。

    “而且她弟弟在我们那赌输了钱,拿她抵债,我们也不过是收债而已,你别为难我们。”

    “是这样吗?”林风回头望着寒儿问道。

    寒儿很不情愿的点了点头。

    林风想想光头男说的也有道理,便道:“带路吧,我去和你老大谈谈。”

    那个光头男犹豫了一下,但还是乖乖的听话,虽然他也觉得这有点引狼入室,但现在他没有选择的余地。

    不多时,林风便和光头男回到了赌场里头,赌场里,一个脖子上挂着大金链,满口金牙的胖子早已恭候多时了。

    看到光头男带着寒儿回来,他当即冷笑了起来:“小娘皮,你以为你逃得出你九爷的手掌心吗?”

    他还以为是光头男把寒儿给抓回来的。

    “贱人,你竟然丢下我跑了?你是不是想死?”与此同时,一个长相与寒儿有几分相似的白皙男子也对寒儿吼了起来。

    他便是寒儿的弟弟周正宇,寒儿本姓周,但因为她对家庭的的失望,以至于不想给自己带上姓名,所以就去除了姓。

    “我为什么不能跑?我难道欠你的吗?我前前后后都为你还了多少赌债了?”寒儿也很气愤,自己到底算什么,提款机吗?

    “你是我姐姐,就理应给我还债!”周正宇摆出一副理所当然的嘴脸,多年来的溺爱与娇宠,让他变得自私自利。

    “而且能跟九爷这样的大人物,那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分,你别不知足!”

    “是啊是啊,来吧小美人,九爷我会好好疼你的。”九爷嘿嘿淫笑道,贪婪的目光不断扫视着寒儿那娇嫩的身躯。

    寒儿只觉得一阵恶心,这个九爷都快能当她爹了!

    “阿彪,这小子是谁?还有其他兄弟呢?”这时,九爷也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他的兄弟竟然都没在,而光头男竟然带着一个生面孔回来。

    光头男不敢回答,而是犹豫的看了林风一眼,似乎在征求林风的意见。

    “如实说啊,怕毛咯?”林风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他在九爷面前的不羁与傲慢,立刻让九爷等人露出了不悦之色。

    “九爷,这小子是寒儿的朋友,他把我们兄弟给打伤了,他来这里是...是...”光头说不下去了,他也不知道林风到底来这干嘛来了。

    “来砸场子的。”林风补充一句。

    “对,他来砸场子来了。”光头男欲哭无泪的道。

    “什么?”九爷立刻一拍赌桌,十几个手下就将林风围了起来,手持各种武器,冷眼凝视着林风。

    “小子,你有种再说一遍!”九爷怒吼道,他开赌场这么多年,黑白通吃,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不给他面子的。

    “我说我是来砸场子的,因为你们弄哭我的朋友了。别人欠下的赌债,却让我朋友偿还,这有点过分了吧?”林风冷笑道。

    “过分?那老子打断你的腿,那就不算过分了?”九爷冷哼道:“我告诉你,在这个赌场,我说了算,我说让谁还,就让谁还,她亲生父母和弟弟都把她卖给我,你他么在那逞什么英雄?”

    “那也就是没得谈了?”林风也懒得废话了,单手抄起数百斤的赌桌,就朝着对方盖了过去。

    呼呼呼!

    整个赌桌,仿佛泰山压顶!

    霎时间,六个持刀混子就被拍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墙上。

    “这小子怎么这么猛?”

    九爷难以置信的看着林风,单手抄起数百斤重的赌桌,这小子是怪物!

    但很快的,九爷的脸上便重新浮现一丝狰狞,他混迹江湖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被人给踩到面前,这传出去,他九爷以后还怎么在当地混下去?

    被人砸场子,等于被人打脸,这是一件很没面子的事情!

    想到这里,九爷顿时怒火难填,而后拔出腰间的配枪,指向不远处正在殴打他手下的林风:“给我住手!”

    林风看到九爷掏枪,立刻就举起了双手:“有话好好说,动刀动枪的多掉分啊,大家都是斯文人不是?”

    “我去你么的斯文人,你动手打我小弟的时候怎么不当个斯文人?”九爷骂骂咧咧道,这小子不要b脸。

    “都给我滚过来,一群没用的饭桶。”九爷生气的对自己小弟们吼道,感觉自己的脸面都被他们给丢尽了。

    而那些小弟们看到老大发威,也连忙朝着九爷跑了过来,以求庇护。

    “小子,别说我不给你机会,现在,跪下给我老子磕几个响头,我就大发慈悲只要你一条腿,不然老子直接让你尸沉大海!”九爷恶狠狠的威胁道,神色有些狰狞了。

    他这可不是在开玩笑,江湖人最看重的就是面子,林风让他没了面子,那他就让林风没了性命。

    “跪下?你还没有资格让我下跪!”林风冷笑摇头,同时朝着九爷走了过来,自己不过是想陪他玩玩才故意示弱,结果这傻帽还真当自己怕了他了。

    闻言,九爷彻底被激怒了,直接拉开手枪的保险,怒指林风吼道;“你特么真的以为我不敢崩了你?”

    “林风小心!”看到这里,寒儿也不禁惊恐的尖叫道,那可是手枪啊,能打死人的!

    林风无奈的叹了口气:“说实话,我真的奉劝你不要用手枪指着我的头,因为敢这么做的人,他们最终都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