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梁建城这样,林风也不生气,笑道:“看到了吗,这就是你和我之间的差距,我们两个的格局不同,我要的是整个世界,而你却只是区区一亩三分地而已。”

    在外人看来,他可不就是疯了吗?

    只是,哪一个鼎鼎大名的人物不是疯子?西特勒不疯?不疯怎么会想要称霸世界?秦始皇不疯?不然怎么会想长生不死、永垂不朽?

    “我不能答应你。”梁建城脸色难看的道,他堂堂破千军给人当狗,以后传出去,他还怎么在贵族圈混?

    “嗯,那你就给自己准备后事吧。”哪里知道,林风连劝说一下的心情都没有,直接站起身来打算离开。

    “你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梁建城都快哭了,有你这么谈判的吗,你至少得威胁我一下,然后我才能假装没有选择,答应你的请求不是?

    梁建城真的被林风整的快崩溃了。

    “放过你?我是不可能放过你的,谁让你胆子那么大,和魔鬼做交易,你总得抱着必死的决心不是?”林风淡漠的道。

    “慢着!”梁建城终于绷不住了,对准备迈出大门的林风喊了一句。

    林风回头望向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我答应成为你的伙伴。”梁建城说道。

    “你搞错了,你不是我的伙伴,你是我的狗!”林风很打击的说道,故意挑明了这个事实。

    梁建城真的要抓狂了,他现在恨不得将林风千刀万剐,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可恨的家伙。

    同时梁建城也真的觉得自己是疯了,否则,怎么会想到和这个魔鬼做交易呢?

    现在他可算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但得不到他想要的,还把自己的命交到了林风的手上。

    “等我需要你的时候,我会通知你的。”林风淡淡的留下这么一句话,便转身离开了。

    可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却想到了什么,回头对梁建城说道:“对了,以后离北小暖远点。”

    “......”梁建成。

    ..........

    林风打算驱车回家,可在回家的路上,发生了一点意外。

    在一个拥堵的红绿灯口,他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从旁掠过,居然是寒儿。

    只见这妞儿神色慌张,横穿马路,也不管是不是绿灯,险些就被行驶中的车辆给撞到,但她却头也不回,一个劲的向前跑。

    一开始林风还狐疑,但是很快的,他就看到了在寒儿的身后跟着几个凶神恶煞的男子,在对她穷追不舍。

    看到这里,林风便急忙开车追了上去。

    寒儿逃进一个胡同里,却发现那根本就是个死胡同,刚想回头,那些追兵已经追了上来。

    寒儿脸色僵硬,被他们逼到一个角落,脸上写满了不甘与恐惧。

    “跑啊,怎么不跑了?你不是很能跑的吗?”为首一个浑身腱子肉的光头男冷哼道。

    “欠你们钱的是我弟弟,与我无关!”寒儿尖叫道,就在一个小时之前,她的弟弟把她出卖给了开赌场的老板。

    原因是她弟弟烂赌,赌输了三十来万,而她弟弟就打电话叫她过去,说有事和她谈谈,借机就把她给卖给了那个赌场老板。

    寒儿自然是不答应的,也就逃跑了出来。

    只不过那个赌场老板也不是吃素的,他看寒儿长得那么漂亮,又那么年轻,便一下子对她起了色心,打算把她弄回家当老婆,让人追了上来。

    “可是你父母也已经同意了。”光头男冷笑道。

    “什么?我不相信!”寒儿无法相信,这不可能,她的父母怎么会就这样把她给卖了?

    “不相信也没办法,你弟弟在叫你去之前,已经给你父母打过电话报告过这件事情了。所以就算你报警也没用,你的父母不会站在你这边的。”光头男哈哈大笑道。

    寒儿这一次是真的心寒了,她的父母一向都重男轻女,这她早就知道了,但是她没有行到的是,她的父母竟然会这么残忍,把她卖给一个赌场老板。

    想起那个赌场老板那一身油黄的肥肉,寒儿就觉得一阵恶心。

    “小娘们,我劝你还是别再反抗了,老老实实的跟我们回去吧,我们老大会好好疼你的,到时候你吃香的喝辣的,怎么都行。”

    “可你要是敢不听话,我告诉你,我们老大也不是什么好惹的,到时候会怎么对付你们家,那可就不好说了。”

    “你们别做梦了,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嫁给那个死肥猪的!”寒儿决绝的道,让她嫁给那么恶心的一个人,她还不如死了算了。

    “敬酒不吃吃罚酒,动手!”光头男也恼火了,大吼一声,命令众人收拾寒儿。

    他还就不信了,一个小娘皮还能翻了天不成?

    唰!

    可就在此时,一道人影便是从天而降,沉重落地,背对光头男等人站着。

    他们顿时就傻眼了,这家伙特么哪里冒出来的,怎么从天而降?

    他们急忙仰起头观望,这么高的地方跳下来,这货儿怎么没摔死啊?

    寒儿也没有想到林风会出现在这里,看到林风的那瞬间,她也呆住了,紧跟着,那委屈的泪水便如同奔涌的江河,怎么也止不住了。

    她知道她得救了,眼前这个男人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

    那种感觉,就好像一个摔伤的孩子投入了妈妈的怀抱,得到的是满满的关爱。

    林风摇了摇头,道:“让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哭泣,你们还真是罪无可赦啊!”

    一股肃杀之气,顿时席卷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