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风领着众女气势汹汹的杀向威少爷的住所,可才走出门口,就遇到了一个身着西装的儒雅青年,他一脸关切的来到北小暖的跟前,问道:

    “小暖,你没事吧?”

    “建城哥哥,你怎么来了?”北小暖有些意外的问道,似乎没有想到来自会出现在这里。

    “我听你爸爸说,你刚好在这里看演唱会,又听说一个小时以前发生了袭击事件,所以就来看看你有没有事。”梁建城一脸担忧的道,这神情赔偿他那坚毅的面容,对女人来说很有杀伤力。

    “我没事,我爸就是喜欢大惊小怪。”北小暖吐了吐舌头道。

    “你们这是打算去哪?”梁建城看到林风等人似乎打算去哪,便主动问道。

    “我们怀疑是一个叫威少爷的人派人刺杀白雪的,所以就打算去找他算账!”北小暖对这个梁建城很没有戒心,自己就把他们的目的告诉梁建城了。

    梁建城闻言顿时眉头一皱,道:“你这简直是胡闹,你们没有证据,凭什么说是人家干的,去了之后不但奈何不了人家,没准还要被倒打一耙。而且万一真是对方做的,你们去找人家不是自寻死路吗?这是谁的主意?”

    林风便举起了自己的手,嬉皮笑脸的道:“这是我的主意。”

    “你?”梁建城上下打量了林风一眼,顿时面露不屑:“我不管你打算去做什么,自杀也好,想死也罢,但我绝对不允许带上北小暖去冒险。”

    林风耸了耸肩,道:“我可没有强求她去哦,她也可以不去的。”

    “建城哥哥,我必须得去,那个威少爷伤害的可是我的朋友,我要是不去找他算账,我还算什么朋友?”北小暖气鼓鼓的道。

    她也知道梁建城是为她着想,但她也有非去不可的理由。

    梁建城和她家是世交,她和梁建城也从小就是朋友,她一直把梁建城当成自己的哥哥一样看待。

    梁建城和北小暖家都有红色背景,但两人的父辈后来都选择弃军从商,而梁建城现在已经是京城赫赫有名的人物,人称破千军梁建城!

    就是说梁建城这人有着破千军之势,有他人所无法抵挡的气魄!

    梁建城最近因为工作上的问题被调配到江南这边,所以得知北小暖也在这就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

    “那就没办法了。”梁建城叹了口气。

    “建城哥哥,你答应了?”北小暖惊喜不已,自己说服梁建城了?

    谁知,梁建城却转过头去对林风命令道:“你别去了,把这一次行动取消了吧!”

    梁建城看得出来林风是这些女人的主心骨,只要阻止了林风,北小暖自然就只能乖乖听话。

    虽然北小暖只是把他当成哥哥看待,可他却不只是把北小暖妹妹看待,他一心想把北小暖据为己有,现在看到北小暖和一个陌生男子走的那么近,梁建城心里很不舒服。

    “哦?凭什么?”林风有些不悦的问道,他之前是看在梁建城是北小暖的哥哥,所以才给梁建城三分薄面的,现在看来梁建城是给脸不要脸了。

    竟然颐指气使的命令他,这让林风很不爽,这个梁建城还真的以为自己高高在上了?

    “就凭这话是我说的!”梁建城很傲气的说道,目露凶光,如同发怒的狂狮,这小子竟然敢忤逆他破千军?

    梁建城不是没有见过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他们也是这么顶撞自己的,可结果却都被自己给玩残了。

    “建城哥哥你别这样,林风是我的朋友。”北小暖急忙上来打圆场。

    朋友?

    这两个字让梁建城皱了皱眉,梁建城语气不善的道:“小暖,你要记住你的身份,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成为你的朋友的,你还太天真了,有些人心怀不轨故意接近你,你也不知道。”

    “他这么主张去找威少爷,万一他是和威少爷一伙的呢,那你们岂不是危险了?”

    “林风不会这么做的,他之前就救过我。”北小暖摇了摇头,也很着急,不知该怎么说服梁建城。

    “也许他是知道你的真实身份,所以才救你的呢?为的就是从你身上获取好处,这种事情在我们这个圈子里时有发生,你永远都不知道那些穷鬼为了钱能够多么卑鄙。”梁建城危言耸听道。

    “不会的,林风根本就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北小暖主动辩解道,不但是林风,就连白雪这个闺蜜都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

    而且北小暖不是没有见过林风的能耐,以林风的能耐,他需要干那么下三滥的事情吗?

    不过从北小暖和梁建城的对话中,众人也都渐渐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难道说北小暖还有别的了不得的身份不成?

    这也就说得过去,为什么北小暖从出道以来就没出过任何绯闻了,肯定是因为北小暖有所靠山,所以才没人敢去碰她的啊!

    梁建城依旧固执的摇头,道:“知人知面不知心,你以后会明白的,但今天晚上,我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你跟他走。”

    “那个叫什么威少爷的,我会派人调查,你们就各自回家去吧。小暖,上车吧,我送你回家。”梁建城直接下命令道,强制性的让所有人执行他的命令。

    就宛若他是高高在上的君王,而林风等人不过是卑微的蝼蚁。

    这就是梁建城身为上位者的气度,他不会去介意一些蝼蚁的想法。

    “我还是那句话,北小暖可以不参加,但是你没有资格命令我们。”林风神色冰冷的道,梁建城是个王者,他也一样,所以他绝对不会屈服在任何人的威严之下!

    本来打算带北小暖离开的梁建城,在听到林风这话之后,脸色瞬间变得不善:“你在忤逆我?”

    “哈哈哈哈...”林风被梁建城这话给气笑了,竟然当众大笑了起来,犹如魔怔了一般。

    “你笑什么?”看到林风笑,梁建城更加不爽了,这家伙在嘲笑自己?

    “我嘲笑你夜郎自大,井底之蛙!”林风冷哼道:“你凭什么以为别人就不敢忤逆你,所有人都敢怕你?”

    “你...算个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