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春来立刻惨叫了一声,一把夺过大伯父的手枪,然后按住自己的伤口,愤怒的瞪着大伯父:“你敢夺枪袭警?”

    “什么,我...我没有!”大伯父已经懵逼了,他压根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赵春来要开枪打自己,但是从他的话来说,似乎对自己很不利。

    林风也没想到赵春来会闹这么一出,不禁笑了起来,这家伙还真是和自己很像啊,都是这么的卑鄙。

    “没有,我这么多同事都看到了,难道还能冤枉你不成?当街抢劫,破坏社会治安,现在还敢拘捕、夺枪袭警,我告诉你,你肯定判死刑!”赵春来冷笑着说道。

    现在手枪上有大伯父的指纹,还不是怎么说都由得他来?

    魏林红一家都已经吓得面如死灰,他们从来都不知道世界上还有这样的黑暗面,与眼前这些人比起来,他们那点坏算的了什么?

    自始至终,魏小刀都是一脸的平静,冷笑道:“看到了吗,这就是我即将踏入的世界,而我也将变成那样的人,你们却试图激怒这样的我,那么我也就只能让你知道这个世界的黑暗。”

    大伯父直接吓昏过去了,而大伯母也因为知道自己老公死期不远而吓得心脏病发,当场就发作,而魏林红只能在一旁大喊大叫。

    这一家,终究是为这么多年来对魏小刀的所作所为付出了代价。

    .........

    安顿好了魏小刀之后,林风如约去参加白雪的演唱会,同时还带上了舒雅。

    他们在后台先和白雪碰面,却听到白雪的化妆间内传来一阵争吵声。

    “威少爷,我想我已经说的很明白了,我今天会很忙,等忙完了演唱会之后也会很累,所以没有办法接受你的宴请。”白雪很客情的拒绝。

    而后,便传来一个男音,道:“白雪,我可是花了很多功夫才把你这个地方租给你,你这点面子都不肯给我吗?”

    “威少爷,我真的没有办法,还请你不要强人所难。”白雪依旧态度不变,不接受这个威少爷的邀请。

    她很清楚这个威少爷打得什么算盘,一旦和他扯上关系,再想撇清可就难了。

    “好好好,白雪,你是第一个敢这么不给我面子的人,希望你不要后悔!”那个威少爷立刻恼羞成怒的哼了一声,扭头就走。

    刚出来就碰到林风二人,他的目光从舒雅的脸上掠过,立刻露出了惊艳之色,然后又看到了林风,便是嚣张的一瞪眼:

    “看什么看,再看老子把你眼珠子都给挖下来。”

    林风哭笑不得,但为了不惹事,他还是选择低下了头。

    见状,那个威少爷也就更加嚣张了,冷笑道:“孬种!”

    然后威少爷扬长而去。

    林风走进了白雪的化妆间,问道:“刚才那个家伙是谁,那么嚣张?”

    “一个自以为是的富二代,以为帮我租了一个场地,就有资格对我指手画脚了。”白雪嗤之以鼻道,显然很看不起那个威少爷。

    “他看起来好像不太好惹的样子啊。”林风了解这些纨绔子弟的尿性,他们一定会报复的。

    这些纨绔自己没什么能耐,但可笑的是,对于面子却看得格外的重。

    “不好惹又怎么样,我办完演唱会都走人了,还怕他不成?”白雪不屑的道:“你们也别在这愣着了,赶紧去演唱会现场吧,我马上就要上台了。”

    之后白雪便让人带林风二人去演唱会现场。

    演唱会的现场此时已经是人山人海了,林风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却发现自己身旁竟然还坐着一个熟人。

    “咦,林风,你怎么也在这里?”北小暖好奇的问道。

    “白雪给了我一张门票,让我来这里看她的演唱会。”林风如实回答。

    “这么巧吗,我也是。”北小暖笑眯眯的道,她也是被白雪逼来的。

    北小暖和白雪可是闺蜜,白雪是乐坛的小天后,而北小暖却也是影坛的影后。

    “这位是...”这时候,北小暖也注意到了林风身旁的舒雅。

    “老婆!”舒雅马上说道,充满敌意的注视着北小暖,似乎在宣布自己的主权。

    北小暖捂嘴浅笑,立刻就明白了舒雅的心思,道:“放心,我对无赖可没什么兴趣。”

    “当初我和我姐姐也是这么觉得的,结果现在都被这个混蛋玩弄于股掌之间。”舒雅哼了一声,她才不相信北小暖所说的。

    “你和姐姐?你们...”北小暖惊呆了,自己该不会是听错了吧?

    “不错,我们就是姐妹俩共侍一夫,有什么问题吗?”舒雅很平淡的道,这么说也是为了让北小暖知难而退。

    而后北小暖便恶狠狠的瞪了林风一眼,轻啐一口:“渣男!”

    “没错,他就是渣男!还是非常非常渣的那种!”舒雅对北小暖这个称呼很满意。

    林风都快哭了,有这么坑老公的吗,虽然我年纪比你小几岁,你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吧?

    而后演唱会便开始了,白雪登台唱歌,她这一出现,就立刻引起全场粉丝的欢呼。

    “一群脑残粉!”林风很不屑的说道。

    “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呢,太过分了吧?”北小暖不禁对林风呵斥道,因为她也是有粉丝的人,将心比心一下,别人骂她的粉丝她也生气。

    “我没说追星不对,但也要合理的追星,你知道这里有多少学生党是偷自己父母辛辛苦苦赚了一个月甚至两个月的钱买票来看的吗?”

    “你知道多少人一个月工资三千多,不舍得给父母买一件衣服,结果却用来买一张门票?”

    “你以为他们都爱你,但其实他们爱任何人,谁红,他们就做谁的跟屁虫,今天喜欢白雪,明天也可能喜欢其他人,所以你说他们是不是脑残粉?”

    林风轻飘飘的看了北小暖一眼,道:“当然,我也理解你的愤怒,毕竟你是靠他们吃饭的。”

    林风的话让北小暖无言以对,她知道的确是有这个现象,很多粉丝没有理智,爱她们这些永远都无法接近的偶像,甚至多过于爱自己的父母,这是错误的,但是北小暖也没办法决定粉丝们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