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终究还是心软了。

    他怎么不知道这支票是林风安排,他父母可是死于十年前,那个时候怎么可能赔偿三百万那么大的巨款?

    也就是说这根本就是林风布的局,可是大伯父夫妇俩实在是太贪心了,连这明眼人一眼就能看穿的陷阱都看不出来。

    这也是林风给他们的最后机会,很显然他们已经错过了这个机会。

    “罢你妈个头,我们就要钱,不给我们钱我们就不让你走!”大伯母蛮横的道,今天拿不到钱,她决不罢休。

    “那么大个人竟然抢老人家的钱,你还要不要脸了?”一个魁梧的大汉随之朝着魏小刀走了过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林风却挡在他的面前,眼神冷厉的扫了他一眼,口中只吐出一个字:“滚!”

    “你特么的和他是一伙儿的?那老子就想收拾你!”魁梧大汉怒哼一声,而后便直接伸手朝着林风抓了过来。

    林风看都没看他一眼,直接一拳打了出去。

    噗!

    大汉立刻口吐鲜血,倒在了地上。

    林风眼神冷酷的扫了他一眼,冷哼道:“什么屁事都不知道,就特么妄作定论了,真是个白痴!”

    看到这里,其他的吃瓜群众便不敢多管闲事了,不过还是有人拨打了警察的电话。

    很快,一群警察就赶到了现场。

    “怎么回事?”一个留着八字胡的中年警察问道,他名叫赵春来,是一个队长。

    “警官,他想要抢我的钱!”大伯父立刻恶人先告状,指着魏小刀说道。

    “哦?”赵春来便皱了一下眉头。

    而这个时候,林风却走了过来,他知道自己不得不出手了,否则魏小刀很有可能被带走的。

    看到林风出现,赵春来立刻表情呆滞,而后快步上前对林风敬了个礼,道:“林先生!”

    看到赵春来这么做,他身后的那些警员们也都反应过来,同时对林风敬礼。

    群众都看傻眼了,心里暗自猜测林风的身份,怎么能够让一群警察对他这么客气,难不成是什么高官不成?

    而魏林红一家也都看傻眼了,这小子这么大有来头,连警察都对他这么客气?

    “爸,妈,要不算了吧?”魏林红对大伯父二人说道,她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算什么,那可是三百万啊,要是能拿到,我们可以不吃不喝多久了,你傻不傻啊?”大伯母没好气的对魏林红说道。

    “可是...”

    “没什么好可是,这笔钱必须是我的!”大伯父利欲熏心的道。

    林风拍了拍魏小刀的肩膀,道:“这个人是我的朋友,也是我们公司的总经理,你觉得像他这样的身份,可能会抢人家的钱吗?”

    闻言,那些吃瓜群众的表情就变了,这个时候他们也冷静下来,知道不能只听信这两个老人说的。

    谁说老人里头就没坏人了?他们都是坏人变老了!

    “是是是,林先生的朋友自然不可能干那么出格的事情。”赵春来也连忙称是,他知道林风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是铁了心要保魏小刀,让自己看着办。

    赵春来可不敢触这个大神的霉头。

    “怎么不可能,难道你以为我们两个老人家会去抢他的东西?你们是不是给这小子收买了?”大伯母立刻就不乐意了。

    “你们要是不秉公办理,我一定告你们,我会找记者的报道的,就算你们想互相包庇也没用!”大伯父也跟着威胁道。

    闻言,赵春来便知道这两个老家伙不是什么善茬,面色不善的道:“你们说他抢你们的东西,有证据吗?”

    大伯父二人便沉默了,他们哪里有什么证据。

    “你们没有证据,可我有!”林风冷笑道,而后打了个响指,那个之前给魏小刀送钱的那个保险员便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看到他出现,魏林红等人都不禁呆住了,这家伙不是已经走了吗?

    “那一笔钱是我们保险公司赔偿给魏小刀先生的赔偿款,我们公司是有备份记录的,所以不是魏小刀先生抢他们的钱,而是他们倚老卖老想抢魏小刀先生的钱。”

    保险员此言一出,顿时满座皆惊。

    所有人便对魏林红一家投去了鄙夷的目光,搞了半天原来是贼喊抓贼。

    赵春来立刻冷哼一声,道:“现在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把他们给我抓起来!”

    那些警员顿时冲上前把魏林红一家都给控制住。

    魏林红一家三口都吓呆了,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我记得我跟你们说过,如果你们刚才就此罢休的话,我肯放过你们,只可惜你们错过了这个机会。”魏小刀无奈的摇了摇头,而后眼中便闪烁着极致的怒火。

    “而现在,我要你们家破人亡!”

    .......

    “堂哥,你放过我爸妈吧,他们只是一时的利欲熏心,念在我们曾经是一家人的份上好吗?”

    在警车上,魏林红一直对魏小刀苦苦哀求,但是魏小刀却压根不理她,连回答的心情都没有。

    他和魏林红一家从来都不是家人,魏林红他们家也从来没把自己当成是家人。

    “我兄弟说要让他家破人亡,你觉得应该怎么办?”而这时,林风笑眯眯的对赵春来问道。

    闻言,魏林红立刻露出了惊悚的表情,这个家伙是恶魔,他才是真正的恶魔!

    比起这个家伙,魏小刀根本算不得什么。

    魏小刀顶多只是想给自己父母一点教训而已,可这个家伙,这个家伙他是真的打算杀了她的父母的。

    赵春来也没想到林风会这么狠,但既然林风发话了,那他怎么能不满足林风呢?

    想到这是巴结林风的绝佳机会,赵春来便激动不已,而后直接拔出自己的枪,指着大伯父。

    大伯父直接就吓傻了,双手抱头,哆哆嗦嗦的道:“别杀我,求你别杀我!”

    “杀你,我怎么会杀你呢?”赵春来呵呵冷笑,而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手枪放在大伯父的手里,然后对准自己扣动扳机。

    “砰!”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