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林风和舒岚一起去了公司,因为想起好久没见到魏小刀了,所以就想看看他。

    舒岚告诉林风,魏小刀在他公司干得不错,来的第一个月没什么表现,但是第二个月就为公司制造盈利了。

    舒岚最近就打算让魏小刀给转正了。

    林风在饭堂找到了魏小刀,魏小刀正在吃饭,因为他还没开始转正,所以并没有对外公布他就是总经理,因此魏小刀还一样和同事们打成一片。

    看到林风走来,魏小刀身旁的员工立刻起立,对林风行礼:“林先生。”

    他们都知道林风的身份有多么牛b,不然也不可能搞定他们董事长那样的女人,因此他们对林风都是格外的敬重。

    “吃饭吧,不用理我。”林风笑着对他们摆了摆手,而后对魏小刀问道:“还习惯吗?”

    看到这里,那些和魏小刀认识的同事都傻眼了,林风竟然和魏小刀是朋友?天啊,魏小刀怎么可能认识这样的大人物?

    “还行吧,老大,你最近还好吗?”魏小刀也笑问道。

    听到魏小刀叫林风老大,他们都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这个平日里和他们打闹嬉戏的同事,竟然是林风的兄弟?

    一想到他们和魏小刀勾肩搭背称兄道弟过,一些男同事就不禁老脸一红,他们哪里有资格成为魏小刀的兄弟啊。

    “我还好,有时间聊聊吗?”林风笑着对魏小刀说道。

    “你们慢点吃,我先走了。”魏小刀对同事们说道,而后便擦了擦嘴巴,也起身和林风走向不远处的桌子坐下。

    “老大,什么事啊?”魏小刀问道。

    “鉴于你之前的表现,我和舒岚都觉得下个月让你转正,让你成为公司的正式总经理。”林风说道。

    “啊?这么快吗?不如我再学习一段时间吧?”魏小刀有些忐忑的道,这么快就让他上位,他还真是有点不习惯。

    林风表情严肃的摇头:“要给自己点自信,我相信你能行,你就一定能行,我对我看人的眼光很有信心,所以我也希望你对自己有点信心。”

    “好!”魏小刀便重重点头,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如果还拒绝的话,那就是他不识抬举了。

    “魏小刀,今天你怎么衣服都没洗就跑出来了?”正当这时,一个尖锐的女音传来,一个穿着职业装的女人走了过来。

    她看起来很年轻,才不过二十出头的样子,但是神色却很刻薄,趾高气昂的对魏小刀骂道:“你是不是脑子坏了,你不洗衣服我穿什么,我今天晚上还有一场派对呢!”

    林风看着这女孩气势汹汹的模样,不禁眉头皱了起来,道:“这位是...”

    “这是我堂妹魏林红。”魏小刀苦笑说道。

    “谁是你堂妹了,你只不过是个寄生在我家的寄生虫,你这种垃圾也配做我堂哥?”魏林红立刻很不客气的呵斥起来。

    见状,林风的神色越发不喜,这个魏林红的态度这么顽劣,有点欠收拾啊。

    “你少废话,赶紧回去洗衣服,要是在我回去之前你还没洗好衣服的话,你今晚就睡大街吧,我们家不养你这样的废物!”魏林红不耐烦的命令道。

    魏小刀立刻露出一副苦笑嘴脸:“林红,我一会儿还要上班呢,如果迟到早退,可能会被开除的。”

    “开除就开除呗,反正像是你这样的垃圾,就算继续干下去也不可能有什么出息的。别忘了,你就是我们家的奴隶,洗衣做饭都是你该做的。”魏林红根本不顾他的哀求。

    林风知道魏小刀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意外去世了,后来就居住在大伯的家里,从魏林红对魏小刀的态度来看,似乎他的大伯一家对他也不怎么好啊。

    不但不好,其实应该说是刻薄到了极点!

    魏小刀在家就是奴隶,洗衣做饭打扫卫生都得他做,而且还是从小就开始做,他就等于是他大伯家的奴隶。

    就连魏林红的内衣裤都要魏小刀洗,想想看魏小刀一个大老爷们,竟然给一家人洗内裤,这是多么耻辱的事情。

    而现在就因为魏小刀昨天忘记洗衣服了,魏林红就能趾高气昂的来这里呵斥他,完全把他当成下人看待,完全不顾他现在还要工作。

    就连魏林红能来这里工作,都是魏小刀给她开了后门,结果魏林红却一点感激都没有,反而以为是理所应当。

    不过那也是因为魏小刀没告诉她自己是总经理,不然的话,估计魏林红就是另外一幅嘴脸了。、

    被魏林红如此羞辱,魏小刀的脸色也难看到了极点。

    “做堂妹的,没必要说话这么过分吧?”林风淡笑的对魏林红道。

    “你谁啊你,我跟你说话了吗?”魏林红更加嚣张了,厌恶的看着林风:“真是人以类聚物以群分,垃圾的朋友也是垃圾!”

    “魏林红,你不要太过分了,你可以侮辱我,但你不能侮辱我的朋友!”魏小刀呵斥道,林风是他敬重的人,他不允许魏林红这么羞辱他。

    “去你的!”魏林红直接就给了魏小刀一巴掌,这巴掌声格外的响亮,让所有人都惊呆了,朝着魏小刀这边望了过来。

    魏林红像是个泼妇似的大叫了起来:“你还敢凶我?当年要不是我爸妈收养了你,你早就饿死了,你这个杂种,你只是我们家的一条狗而已,你凭什么敢这么和我说话?”

    林风的眼睛微微眯起,眉宇间闪过一道厉色,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教教这个女人,什么叫做做人的道理了。

    “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都给你挖下来!”看到林风在看自己,魏林红更加不可一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