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立伟顿时表情一僵,而后望向不远处的舒岚,果然看到舒岚眼神幽怨的盯着林风,楚楚可怜的模样格外撩人。

    霎时间,一种名叫妒忌的心情便油然而生。

    而此时,围观的群众立刻都对姚立伟投来鄙夷的目光,以及侮辱的嘘声。

    他们刚才还觉得姚立伟挺痴情的,但现在看来这家伙明显是人品有问题,要破坏人家家庭。

    姚立伟很快就调整心情,故意站在一个道德的高度对林风批判:“老公?老公又怎么样,有你这么对老婆的吗,将自己老婆丢在家里,一个电话也不打,失踪了几个月,你心里还有舒岚吗?我真替她感到不值!”

    “她这么完美的女人,你都不好好真心,你是人吗你?”

    姚立伟一副设身处地为舒岚着想的样子,就希望舒岚能够对林风产生怨念,从而挑拨林风和舒岚。

    “哟呵,勾引人家老婆还这么多借口啊,也就是说我只要不在家,你就可以勾引我老婆了?”林风冷笑道。

    “我以为你死了,外界都传闻你死了。”姚立伟辩解道。

    “既然你听说过我,那你就应该知道我不是什么好人吗?”林风眼神玩味的对姚立伟问道。

    姚立伟表情就变得很不自然了,对于林风他还是听说过一些的,心里难免有些惧怕、

    但一想到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他还是选择硬气的和林风对着干,怒道:“我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人,你配不上舒岚,你没办法给他安定的生活。”

    “你就能了?你个阳痿佬。”林风嘲笑道,他一眼就看出姚立伟身怀隐疾。

    “哇...”

    听到这话,人群中立刻就起了一阵骚动。

    而姚立伟的脸也是气得青一阵白一阵的道:“你胡说什么呢,我才没有阳痿。”

    “没有?你脸色青白,脚步虚浮,眼眶浮肿,眼球布满血丝,头发油腻没有光泽,这都是********的症状,如果你没有的话,不如你做二十个起蹲可敢?”林风挑衅的问道。

    所有人的目光便击中在姚立伟的身上,这个时候姚立伟要是敢拒绝,那就坐实了阳痿的事实了。

    “做就做,谁怕谁?”姚立伟为了给自己证明,只好蹲下做起蹲,而且是第一口气做了十个。

    “怎么样,我就说我没事吧?”姚立伟得意的道。

    林风冷笑不语。

    可就在姚立伟做到第十二个的时候,他就开始喘了,等做完二十个,他已经是气喘如牛了,同时脚步还略微打颤。

    “脚软气短,还说不是阳痿?”林风嗤之以鼻。

    众人便都大笑了起来,望向姚立伟的眼神更加玩味了。

    那些原本还爱慕姚立伟的女人立刻就鄙视他了,还好她们没有主动对姚立伟投怀送抱,不然岂不是跟了一个性无能,断送了一辈子的幸福?

    “你...你给我等着!”姚立伟脸都绿了,但却不是因为气得,而是因为喘的

    这区区二十个起蹲让他崩溃了。

    姚立伟转身走向自己的那台破烂,结果怎么也发动不了。

    “要不要我送你啊?念在你不是男人的份上?”林风大笑道。

    姚立伟更加恼火,恶狠狠的从车上走了下来,指了指林风,这才愤愤的朝着外头走去,准备靠其他的交通工具离开这里。

    “小比崽子,敢和我抢女人。”林风不屑的哼了一声,而后望向舒岚,却看到舒岚眼眶湿润愤怒的盯着林风。

    林风顿时表情一僵,刚要开口解释,舒岚就已经冲了过来,粉拳仿佛雨点一般砸在林风的胸膛之上。

    “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骂不相爱。”林风嬉皮笑脸的调笑道,一点也是不生气,因为他知道舒岚的确有理由生气。

    “你这段时间死哪去了,打个电话有那么难吗?”舒岚对林风咆哮道,一点霸道总裁的样子都没有,反倒是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

    林风叹了口气,道:“对不起,我不能打电话给你,之前我受了重伤,不能让人知道我还活着,否则的话你就危险了。”

    “那你就不能托人来告诉我一声吗?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舒岚又是一拳锤在林风的胸口。

    林风苦笑:“我也想,但是我担心会有奸细,抱歉,你担心我,我也很在乎你,所以我不能冒那个险。”

    闻言,舒岚便再也绷不住了,一下子扑进了林风的怀里。

    她需要的只是一个解释,而林风给了她一个解释。

    或者说,无论林风怎么解释,她都会选择相信。

    只要林风能回来,那就足够了。

    见状,林风也动了情,抱着舒岚的脸疯狂的吻了下去,然后在众人的掌声中,两人一边接吻一边朝着屋内走去。

    就连开门的时间,他们都不肯浪费,就一直这样吻到客厅,然后把舒岚压在餐桌上继续吻。

    那叫一个昏天暗地,两人都要命了一样。

    可就在此时,林风便察觉到屋内好像还有别人,急忙转过头去,就看到舒雅手里捧着一袋薯片,一脸懵逼的看着他们。

    看到舒雅直勾勾的的盯着他们,舒岚也俏脸一红,连忙推开林风,心里又羞又气,自己这个姐姐的脸面可算是丢光了。

    “呵呵,小别胜新婚哈?挺饥渴的嘛,可你也别当我瞎啊!进房间不行吗?”舒雅语气酸酸的问道。

    她也很担心林风啊,为什么林风一回来就只是惦记她的姐姐,她呢?

    林风和舒岚对视一眼,都笑了起来,而后朝着舒雅走了过去,然后一只手撑在沙发上,把舒雅给壁咚了。

    “你要干嘛?”舒雅警惕的看着林风,娇躯微颤。

    “当然是惩罚你的毒舌了。”林风坏笑道。

    “你敢?”舒雅直接就一瞪眼,想要吓退林风。

    可林风却轻蔑一笑,直接就啃了上去。

    “呜呜呜...混蛋!”

    “还敢骂我!再来!”

    “不敢了不敢了...”舒雅气喘吁吁,无比娇弱的呻吟着。

    “那也不行,说了要惩罚就得惩罚。”林风才不放过她。

    一旁的舒岚又好气又好笑,最后想到了什么,生气的踹了林风的屁股一下:“我们两姐妹就算是栽在你这流氓混蛋的手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