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状,林风等人都很震惊,一击就能将一个魔王重创,这个江神武果然非同一般。

    “血魔化煞!”

    江神武身上震出大片大片的血雾,身形暴涨三分,整个身材立刻魁梧起来,通体肌肉血红,遍布青筋脉络,看起来犹如魔化了一般,格外的慑人。

    林风看得出来这应该是某种炼体功法,全盛时期的他或许并不惧怕,但现在就得两说了。

    现在他的实力只有全盛时期的十分之三,面对这样的强敌,难免也有些力不从心。

    “杀!”

    一声杀音吐出,江神武暴掠而来,每一个脚步践踏大地都发出沉重的闷响,犹如雷霆轰鸣。

    “我和他正面交锋,你们从旁辅助!”林风命令道。

    “主人,你现在还是伤病之躯,还是我来吧?”格策说道。

    林风摇了摇头,道:“没用的,他的肉身太强大了,如果换做你们来的话,估计一个照面就被他给打死了,换做是我估计还有机会。”

    “就这么决定了!”不等魔王们反对,林风已经迎了上去。

    “冥府之握!”

    林风直接打出冥王必杀技的第一招。

    虚空之手猛然从虚空伸出,一把抓住在高速移动的江神武。

    “震!”

    江神武精气外放,血雾滔滔,瞬间就将虚空之手震碎。

    “什么?”

    众魔王都很震惊,江神武竟然如此轻易就破解了冥王必杀技?

    林风脸色越发难看,这个江神武远比他想象中的强大的多。

    正当林风恍惚这片刻时间,江神武已经冲到了林风的身前,那宛若血色铁塔般的*直接挥动巨拳,朝着林风砸了过去。

    林风发动神脑,八条锁链同时缠绕于手,同样迎上对方的拳头。

    “砰!”

    “咔!”

    江神武倒退数步,而林风却直接被击飞了出去,右臂直接骨折了。

    这还是有神脑保护的结果,要是没有神脑保护,林风估计手臂就直接被轰杀成渣了。

    “不错,能够正面挡我一拳,你就算是死也足以骄傲了!”江神武也不禁赞叹道,他被誉为古武界肉身第一人,林风可以正面硬撼他一拳而不死,就值得他尊重。

    “很可惜,我还不想死!”林风冷笑道。

    江神武哈哈大笑,挪揄道:“难不成你以为现在的你还有活下去的可能?你的一条手臂都断了,你还有反抗的余地吗?”

    “我还有另外一条手,手没了还有脚,脚也没有我还有我的牙齿。”林风凶戾道,只要他不死,就要将敌人送入地狱。。

    “大伯,别那么急着杀他,废掉他的四肢,将他囚禁起来,将他折磨致死!”江森癫狂大笑,他仿佛已经看到了林风的死状。

    但江神武却不搭理他,像是林风这样的妖孽,就该直接解决掉,否则日后后患无穷,他不会犯那么低级的错误。

    砰!

    一声爆响传出,江神武一跃五丈远,再度朝着林风杀了过来。

    林风不敢硬撼,只能边打边退,避其锋芒。

    虽然江神武的肉身很强大,但是他的速度却没办法和林风相提并论。

    “你难道只会逃吗?”江神武越打越怒,林风根本不上来与他交手,哪怕他故意露出破绽也不攻击,猥琐的像条狗一样。

    “我要拖垮你!”林风傻乎乎的来了这么一句。

    然后江神武就真的以为他傻乎乎,大笑道:“开玩笑,我的肉身接近无敌,就算再陪你鏖战三天三夜不会疲惫,你想多了。”

    “那可不一定!”林风冷笑一声,而后神脑发动,八条锁链同时抽打而出。

    啪啪啪...

    锁链打在江神武的身上,发出极其沉闷的声音,虽然伤不了江神武,却依旧让他感觉到刺痛。

    江神武也不禁大骇,这锁链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能够让他感到疼痛?

    双方继续战斗,可不多时,江神武的伤势就渐渐变得严重起来,林风操控神链只抽打江神武同一个地方,不一会江神武的身上多处地方便皮开肉绽了。

    江神武也有些着急了,他摸不到林风,可是林风却借着这锁链不断伤害他,这样一来自己迟早要落败。

    “血月蔽日!”

    江神武高声大叫,百米之内顿时被笼罩在一片血红色的圆之中,林风和所有魔王都被禁锢其中。

    林风意识到不祥的预感,江神武是打算缩短范围,让自己无处可逃!

    “小杂种,我看你还能逃到哪去!”江神武放声大笑,现在林风行动受到了限制,死亡就是迟早的事情了。

    “一起上!”林风对众魔王喝道。

    “是!”

    魔王们早就按捺不住了,听到林风的话,立刻都冲了上去。

    林风避开江神武锋芒,却也做到了完全牵制的作用,其他魔王在旁边进行攻击掩护,双方倒也打得有来有往。

    然而半个小时之后,林风等人却是全面负伤了,江神武也受了不少的伤,但明显要比林风他们好的多。

    “一群蝼蚁,逃啊,有本事你们在逃啊!”江神武目眦欲裂,完全被惹恼了,他自己都不记得有多久没被人这样重创过了。

    “逃?你觉得我们还需要逃吗?”林风冷笑道。

    “哦?看来你是打算引颈受戮了?”江神武还以为林风打算受死了。

    “不,死的应该是你。”林风咧开嘴,露出一丝狰狞的笑意。

    而林风话音刚落,陆陆续续的人便走不远处的树林中走了出来,有叶梦堂和叶家族人,也有恶魔岛的所有恶魔,以及归顺林风的势力。

    看到这一幕,江神武和江森顿时表情一僵,这是埋伏?

    林风顿时冷笑了起来:“江神武,你以为你踏足江南我真的一无所知吗,你的一举一动全部都在我的算计之中,包括你今晚动手杀我,我都了若指掌。”

    这是个局,一个针对江神武的局。

    “你刚才故意和我缠斗,都是为了重伤我,给他们制造机会?”江神武一下子就明白了,林风没有一下子就让这些人出来,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