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杀我,我以后再也不纠缠白雪了。”孙建云连忙摇头,都快吓尿了。

    “算了,杀了他,你们也会有麻烦,让他滚蛋吧。”林风摆了摆手。

    “算你走了狗shi运,滚!”黑大汉踹了孙建云一脚。

    “是是是,我马上滚。”孙建云甩开膀子就往外跑,此时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

    .........

    回去的路上,白雪一直睁着大眼睛在打量林风。

    林风被她盯着浑身发毛,哭笑不得的问道:“怎么了,我脸上长花了吗?”

    “林风,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我感觉好像没有你摆不平的事情,而且好像所有人要么很敬重你,要么很畏惧你,要么就很恨你?”白雪好奇的问道。

    这是她在林风身边最直观的感受,这家伙就像是一团迷雾,怎么也看不清他。

    “这么说吧,我是个专家。”林风回答道。

    “专家?”

    “对,杀人方面的专家。”林风补充道,这大概是他对自己最中肯的评价了吧?

    无论他是当年的血屠夫,还是魔主,几乎都是在杀人!

    他的脚下,永远是由尸山和血海铺垫而成!

    白雪沉默了...

    “怎么,吓到了?”林风见白雪不说话,知道她是被自己给吓到了,不过这也正常,毕竟哪个正常人都没办法接受自己的朋友是个杀人魔。

    “哇塞,这太酷炫了吧?你竟然是个杀人专家?”白雪顿时惊叫起来,满是兴奋的注视着林风,美眸之中冒着小星星。

    林风也没想到白雪会是这样反应,跟发现了稀有动物似的,不禁苦笑了起来。

    “你不害怕?”林风补充道。

    “怕毛线啊!”白雪翻了个白眼,而后仿佛好奇宝宝,对着林风追问个不停:

    “林风,你究竟杀了多少人?为什么杀他们?有奖金吗?杀一个人奖金多少?是雇主直接跟你们联系,还是有中间人的?”白雪像个好奇宝宝似的问个不停。

    看着白雪兴奋的模样,再听着这些话语,林风不由满头暴汗!

    ……

    隔天,林风还是被白雪拉上去买衣服。

    这是是一家名叫天使制造的高档服装品牌,这家服装品牌专门做定制,所有的衣服都是限量版,其制造的服侍完全可以秒杀lv等品牌,因此价格也是高的吓死人!

    白雪身为明星,自然不可能穿普通衣服,所以就选择了这家店。

    望着这家店,林风有些缅怀,想当初他和天使制造也是有些渊源的。

    “怎么样,傻眼了吧,是不是没见过这个牌子啊?告诉你,这可是意大利的牌子,衣服全都是意大利顶级裁缝和设计师联手打造的。”

    “有人就说过天使制造卖的不是衣服,而是艺术品,很多一线的大牌都买他们的衣服穿。”白雪在炫耀自己的知识量,这些都是以前导购小姐告诉她的。

    她昨晚上网搜了一下,刚好发现这里也有一家天使制造,所以就火急火燎的赶过来了。

    林风不屑一顾的撇了撇嘴,道:“还不是衣服,穿烂了还不是得丢。”

    “你这个土鳖,跟你说也白说。”白雪翻了翻白眼,感觉自己没办法和林风沟通。

    “是是是,就你最高大上了,行吧?”林风很懒散的道。

    “咦,这件衣服挺好看的。”突然,白雪注意到店面的展销柜摆着一件很漂亮的白色长裙,那白色长裙华丽的近乎梦幻,仿佛每一寸布料都闪烁着迷人的光泽。

    “小姐你真有眼光,这是我们店的主打,已经卖了十年了,销量一直领先。”一个导购员走了过来,为白雪介绍这款裙子。

    “是吗,我也觉得很好看,为什么我在你们其它分店没见过呢?”白雪爱不释手的抚摸着这件衣服。

    “是这样的,因为这一件产品对我们品牌而言有着不一样的意义,所以只有一些优秀店面才有资格售卖。”

    “对了,这款服装还有一个很动听的名字,叫白雪公主。”

    “白雪公主,那不是和我的名字一样?林风,你看这件衣服和我搭配吗?”看样子白雪是打算买下这件衣服了。

    “很配!”林风点了点头,这件衣服的确和白雪很配。

    “亲爱的,我要买这件衣服。”正当这时,一个打扮妖艳的女人由了过来,一把抢过白雪手里的裙子。

    “你干什么?这裙子是我先看到的。”白雪很气愤,怎么能抢人东西呢。

    谁知,那个妖艳女非但不觉得不好意思,反而更加跋扈,“你看上的又怎么样,你买得起吗你?”

    “谁说我买不起了,老娘有的是钱。”白雪气呼呼的撅着嘴,她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人,以为有几个臭钱就牛顶天了。

    “那也没用,我告诉你,我可是这家店的高级会员。”妖艳女得意洋洋的道。

    而后对导购员命令道,“把衣服给我包起来!”

    那个导购员犹豫了一下,结果还是无奈的点头:“好的,周小姐。”

    “不许包,这是我先看上的,得分先来后到。”白雪也不是吃素的,她才不会让人踩在她头上拉屎。

    “亲爱的,他们欺负我。”那个周小姐立刻对身旁一个猥琐大叔撒娇道。

    猥琐大叔一身横肉,眼神邪淫的盯着白雪看,虽然白雪戴着大大的蛤蟆镜,他一样能够依稀的辨别出这是个美人胚子。

    “小妹妹,你还是把这件衣服让给我们吧,你是抢不过我们的。”猥琐大叔笑呵呵的道,色眯眯的目光将白雪从上往下打量。

    白雪有种想要往这个猥琐大叔脸上扣shi盆子的冲动,女人对这种眼神是很敏感的。

    “没抢过你怎么知道?”白雪不服输的道,然后对林风吆喝道:“林风,过来帮我抢衣服!”

    林风哭笑不得,这关自己什么事啊?

    猥琐大叔和周小姐看到林风之后,立刻都露出了鄙夷的表情。

    猥琐大叔更是讽刺道:“小妹妹,这就是你的男朋友啊?不怎么样啊,你跟他还不如跟我,我能让你住洋房开豪车,这件衣服也能马上送给你。”

    闻言,周小姐表情有些僵硬,但她却不敢说猥琐大叔的不是,因为她也知道自己对猥琐大叔来说只是个玩物而已。

    旋即,周小姐望向白雪的眼神便是越发的恶毒,显然她把所有怨恨都投入在白雪的身上。

    “大叔,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的样子,你都能当我爹,还想睡我?你也不觉得害臊吗?我和某些贪慕虚荣靠人包养的绿茶婊可不一样。”白雪很不客气的讽刺道,却是一句话把猥琐大叔和周小姐都给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