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让我在兄弟面前很没有面子,我该怎么料理你?”寸头青年来到孙建云的跟前,笑眯眯的道。

    “你特么知道我是谁吗,你要是敢动我,我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我会杀你全家的,我告诉你!”孙建云恶毒的威胁道。

    “啪!”

    寸头青年又是一巴掌打过去,直接把孙建云的门牙都给打掉了。

    寸头青年指着自己,冷笑着对孙建云问道:“那你知道老子是谁吗?”

    “你...你是谁?”孙建云惊恐的看着寸头青年。

    “老子是第五军区特战连的中尉,殴打国家军人,你知道这是什么罪吗?”寸头青年瞪着眼道。

    “什么?”孙建云脸直接就绿了,这个寸头青年竟然是军人?

    这时候,寸头青年身旁走出来一个黑大汉,手里直接掏出一把枪在孙建云面前晃了晃:“殴打国家军人,我有权直接把你枪毙!”

    “不要,哥,我知道错了,你别枪毙我!”孙建云真的怕了,他知道这个黑大汉说的是真的。

    “跪下道歉!”黑大汉呵斥道。

    孙建云急忙跪下磕头:“几位大哥饶命,饶命啊!”

    “不是给我道歉,是给他道歉!”黑大汉猛然指着林风,对孙建云呵斥道。

    “啊?”

    孙建云顿时傻眼了,这又关了林风什么事,为什么让他给林风道歉?

    “怎么,听不懂人话?”黑大汉威胁道,眼神渐渐变得凌厉。

    孙建云哪里敢说半个不字,急忙屁颠屁颠的上去给林风磕头认错:“对不起!”

    “啪!”

    黑大汉从后面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脑勺上,骂道:“真诚点,谦虚点,要声色并茂!”

    孙建云真要哭了,这太特么欺负人了。

    孙建云便用一种哭腔对林风说道:“这位先生,我知道错了,我不该冒犯你,就把我当个屁给放了吧?”

    “你丫是死了爹还是死了妈呀,这啥动静呀?”黑大汉眉头深锁,孙建云说话都带颤音的,他都没怎么听清。

    一旁的白雪也看呆了,这黑大汉为什么要让孙建云向林风道歉呢,难道两个人认识?

    听到黑大汉的羞辱,孙建云就再也绷不住了,直接哭了起来。

    他不是死爹死妈,他现在是自己快要死了,说话都带哽咽的。

    就在此时,黑大汉却推开孙建云,而后对林风九十度鞠了个躬,郑重的道:“教官,好久不见了!”

    这举动不但孙建云和白雪震惊了,就连寸头青年等战友也都震惊了!

    黑大汉可是他们的队长,第五军区的明星,偶像!

    而如今他竟然对着一个比他小那么多的年轻人举动,还叫他教官?

    林风淡淡的瞥了黑大汉一眼:“你还在第五军区?”

    “是的教官!”黑大汉没有抬头,依旧保持着鞠躬的动作。

    “别叫我教官,我也只是教过你一个月而已。”林风面无表情的道。

    当初,林风还在wuc生死格斗场的时候,华夏第五军区的精英,到米国拉练!

    而血屠夫,便被邀请训练了这批精英一个月!

    这个黑大汉,便是当时其中的精锐之一!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黑大汉却摇了摇头,林风对他有大恩,他至今都铭记于心。

    林风那一个月教他的东西,比别的教官教他十年的东西都要有用。

    “老大,他是谁啊?”寸头青年走过来对黑大汉问道。

    “他就是我们第五军区的传奇林风,他当年创造的记录至今无人能破,你不是经常说有机会一定要和他交手吗,现在他来了。”黑大汉对寸头青年解释道。

    “你就是号称血屠夫的林风?”寸头青年一脸震惊的看着林风,他是林风的头号粉丝,总是梦想着有一天能够与林风交手。

    当年米国的一个月拉练,几乎所有第五军区精锐,都在传颂这血屠夫的威名!

    那个横杀wuc生死格斗场,所向无敌的存在,对于第五军区来说,仿若神明!

    白雪捂着嘴巴,无比的震惊,林风竟然还有这样的背景,这不可能吧?

    “是我。”林风笑着点了点头。

    “偶像,你是我的偶像啊!”寸头青年激动的抓着林风的手,热切的道:“偶像,我能和你切磋一下吗?”

    “这样不好吧?”林风为难的道,一见面就打打杀杀的,这怎么行呢,他可不想把寸头青年这个小粉丝给打成残废。

    “我看你还是算了吧,教官这种级别的强者可不是你那三脚猫功夫能对付的,他这是怕把你给打伤了。”黑大汉也对寸头青年奉劝道。

    “没事,伤了就伤了,死不了就成,我就想知道我和偶像之间的差距。”寸头青年很固执的道,林风是他的偶像,他做梦都想和林风打上一场。

    “好吧,那就切磋一下好了。”林风无奈的站起身来,他知道今天要是不满足寸头青年的话,寸头青年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而这时,其他的军人也都眼神狂热的望了过来,很想见识一下曾经第五军区那个军中之神的威力。

    “偶像,我来了!”寸头青年大吼一声,而后朝着林风冲了过去。

    而林风只是轻轻的挥了挥手,寸头青年就飞出十米远,啪嚓一声砸在一个桌子上。

    黑大汉等人全都懵逼了,他们压根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寸头青年就飞出了?

    要知道寸头青年的战斗力在他们之中,可是仅次于黑脸大汉的存在啊!怎么会败得这么快,而且还这么干脆?

    黑大汉也没想到,虽然他知道寸头青年会输,但却没有想到寸头青年会输的这么快。

    白雪大吃一惊,他终于知道林风为什么会说寸头青年是三脚猫功夫,这对于林风而言,可不就是三脚猫功夫吗?

    “多年未见,教官的武力又提升了不少。”黑大汉感叹道,而后望向寸头青年:“怎么样,没死吧?我都说你和教官不是一个级别的。”

    “偶像,我服了,我真的服了,怪不得你会被称之为军神,我这辈子都达不到你这样的高度了。”寸头青年感慨道,捂着疼痛的胸口坐了起来。

    他知道这还是林风手下留情的结果,不然的话,他估计就残废了。

    林风年纪和他差不多,却比他强的太多。

    “教官,这个家伙要怎么处置?要不要我一枪把他崩了?”黑大汉指着孙建云对林风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