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特么耍我?”孙建云直接就火了,这小子要么是在耍他,要么就是得了失心疯。

    竟然狮子大开口要二十个亿,这特么还真是胃口不小。

    “怎么?给不起吗?还是说你觉得白雪不值这个价?”林风贱笑着问道。

    “对啊,难道我不值二十亿吗?”白雪也生气了,孙建云这态度也让她很不爽。

    女人就是这样,她可以不喜欢你,但你绝对不能不喜欢她。

    不准用东西来衡量她,就算要衡量她也必须高价衡量!

    孙建云都快哭了,他真的很想说:不值,一点也不值,二十亿老子能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找不同样的女人了!

    可是面对白雪,孙建云却还是不得不装出一副深情的模样:“白雪,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当然不止二十亿了,可这小子根本就是狮子大开口,存心消遣我呢!”

    “而且你看他,既然肯为了钱放弃你,他能真心爱你吗?”孙建云苦口婆心的劝解,希望白雪能够迷途知返。

    “谁说我要爱她了,我是要上她!”林风没好气的纠正道,“忘记我是小白脸了吗,请你尊重我的职业,我只谈钱不谈情!我们的口号是,进入她的身体,不进入她的生活!”

    尊重你的职业?

    进入身体,不进入生活?

    我了个大草!

    孙建云听到这话,气得差点吐血!

    而白雪也是满头暴汗,恶狠狠的瞪了林风一眼,

    此刻,孙建云几乎气炸了肺,满脸怒火的指着林风,对白雪道:“白雪,你听听你听听,他压根就没把你放在心上。”

    “请你尊重他,他只是个小白脸,你凭什么对他要求这么多?”白雪也选择站在林风这边。

    孙建云彻底懵逼了,太疯狂了,这世界太疯狂了!

    “就是啊,我器大活好能让她爽不就行了吗,干嘛要求那么多?”林风也很生气的道。

    “你也给我闭嘴!”白雪对林风呵斥道,这家伙,一样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孙建云,请你离开吧,不要打扰我吃饭。”白雪面无表情的对孙建云道,闹也闹够了,现在她不想继续在孙建云的身上浪费时间。

    “不行,白雪,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深陷苦海。”孙建云的心都要碎了,自己一心想要上的女人,竟然已经被人给上了?

    这就像是好不容易长大的白菜,让别家的猪给拱了,闹心啊!

    “吵吵啥呀在那吵吵,还让不让人吃饭了?”

    就在此时,不远处的一桌传来一声不悦的叫嚣。

    孙建云侧目望去,便看到四五个男人坐在那头吃饭,此时同时朝着他们望了过来。

    看到这四五个男人,林风也是微微一愣,紧接着嘴角浮现一抹玩味的笑意。

    他知道,有好戏看了!

    “滚你妈的,不关你们的事,少管闲事!”孙建云此刻满脸狰狞,很不客气的对那些人呵斥道。

    “卧槽,你小子早上是吃了翔了吧,嘴巴这么臭?”一个平头恶狠狠的骂道。

    “我看你们是找死!”孙建云也被那些人给激怒了,恶狠狠的指了一下林风:“杂碎,你给我等着,等我解决了他们,再来收拾你!”

    “跟我来!”孙建云便带着自己的保镖气势汹汹的朝着隔壁桌走了过去。

    “刚才说话的是你?”孙建云等着那个寸头青年。

    “是我啊,怎么了?”寸头青年茫然抬头看孙建云,一副醉醺醺的模样。

    “怎么了?我现在就告诉你怎么了!”孙建云直接抄起一个酒瓶子就朝着寸头青年的脑袋砸了过去。

    “啪嚓!”

    酒瓶子当场碎裂,而寸头青年也随之应声倒地。

    “废物!”孙建云冷冷的哼了一声,就这废物也敢对自己叫嚣?

    同时孙建云心想,白雪应该也看到了自己这帅气凶狠的一面了吧,没准都开始崇拜自己了、

    而寸头青年的朋友们看到他被打,却一点帮忙的意思都没有,全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傻帽,你是不是喝醉了?这就****趴下了?”

    “就是,连随便一个小角色都能在你头上拉shi了,你简直丢了我们的面子。”

    “你不是说你酒量好吗,怎么这就不行了?”

    “放屁,老子能再来二两!”寸头青年骂骂咧咧道,然后从地上爬了起来,晃晃悠悠的走到孙建云跟前:“你干啥打我呀?”

    “因为你嘴欠,欠收拾!”孙建云怒道,同时心里有些惊骇,自己刚才那一酒瓶子下去,怎么寸头青年一点事情都没有?

    寸头青年摇了摇头,醉醺醺的道:“你这个理由,我没办法接受!”

    “不接受又怎么样,你能把我咋地?”孙建云嚣张的一瞪眼,根本没把寸头青年放在眼里,他的保镖都在这里,他还怕一个酒鬼?

    “你让我丢脸,我就让你没有脸!”寸头青年说完这句话,目光瞬间变了,从混沌变得犀利,而后猛然出手。

    砰!

    孙建云鼻梁骨正中一拳,然后鼻血直接就飙飞而出。

    孙建云摇摇晃晃的后退两步,整个人瞬间就迷糊了,要不是他的保镖扶着他,他估计直接就趴下了。

    孙建云万万没想到,这个酒鬼在看到自己这么多保镖之后,还敢对自己下手?

    “弄他!”

    孙建云歇斯底里的咆哮道,刚才在林风那吃瘪就算了,现在这个死穷鬼也敢欺负他?

    “都别出手!我自己来!”寸头青年大吼道。

    “你还要不要脸了,谁说我们要出手了?”寸头青年的那些兄弟立刻讽刺起来,纷纷笑出了声。

    “去你么的,一群牲口!”寸头青年又是一阵骂骂咧咧,然后便冲向那些保镖。

    紧跟着,寸头青年就如饿虎扑食般,把那些保镖三两下全给解决了。

    这些职业保镖实力都不错,但在寸头青年的跟前却跟孩子似的,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

    “真厉害!”白雪赞叹道,被寸头青年的帅气给惊艳到了。

    虽然寸头青年长得不好看,但浑身上下还是散发着男人的阳刚之气,对女人还是有一定的吸引力的。

    “有什么好厉害的,不就三脚猫功夫吗?”林风不屑的道。

    “三脚猫功夫,有本事你上啊!我看你是妒忌吧?”白雪讽刺道。

    林风笑而不语,也不解释。

    孙建云已经懵逼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寸头青年竟然这么猛,竟然把他的人都给打趴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