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就像是两头发情的野兽,只想将心中的*完全发泄出来。

    而在这个深夜,远在英国的苏莱文,却难以入眠,原因很简单,林风没有死。

    他的人在半山腰上发现了侯赛因的尸体,这个时候苏莱文才意识到,自己终究还是低估了林风。

    他坑了林风,现在他感觉自己被教廷给坑了。

    所以思前想后,苏莱文打算给林风打个电话。

    结果电话一通,苏莱文就懵逼了,因为他听到那边传来女人“啊啊哦哦”的奇怪声音。

    苏莱文不禁望了一眼自己的号码,差点怀疑自己是不是打错了?

    “谁啊?”那头传来林风不悦的声音,这正到关键时候了。

    听到林风的声音,苏莱文才确定自己没有听错,道:“林先生,你很愤怒我知道,我知道这可能有点针对个人,但如果我不向杀死我父亲的人复仇,还算什么男人呢?”

    “林风,快点,你别接电话,我快到了!”千叶惠子尖叫着道,声音都变了。

    而林风便直接挂断了电话,连和苏莱文说一句话的心情都没有。

    苏莱文面沉似水,这个时候林风竟然还有心情和别的女人乱搞,这就意味着林风根本就没把他当成一回事,这让苏莱文感觉受到了耻辱。

    同时,这也表明了林风的态度,那就是...不死不休!

    ........

    隔天,千叶惠子和林风一起来到她的集团,准备一起参加董事会议。

    这些股东已经全部倒戈向山田一郎,所以看到千叶惠子出来,也并没有多么尊重,只是淡淡的瞥了千叶惠子一眼。

    “我在这里恳请各位股东,不要做损害集团利益的事情!”千叶惠子开口说道,第一句话就已经很干脆了。

    “损害集团利益,怎么算是损害集团利益,你把集团大部分资金投入华夏市场,等于是帮助华夏人,这就不算是损害集团利益了?”一个留着八字胡的东洋人说道。

    “就是,我不想和你废话,等山田一郎来,我们就将罢免了你。”另外一个光头东洋人随之说道。

    “你的领导方针,我们没办法苟同,所以只好让你退位了。”越来越多的股东开口。

    “呵呵,这集团是我父亲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他对你们那么好,你们却要将他的产业拱手让人,你们还是人吗?”千叶惠子质问道。

    这些都是跟随她父亲征战商场多年的股东,而她父亲也没有亏待他们,在集团建立只好给予他们不少的股份,可如今他们竟然背叛自己的父亲。

    “你父亲已经死了,华夏有句话叫做群龙不可无首,我们只不过是想找个更有能力的领导罢了。”八字胡中年厚颜无耻的道。

    “你...”千叶惠子气得面红耳赤,而这个时候林风却将手按在她的肩膀,示意她稍安勿躁,同时说道:“我来说几句?”

    千叶惠子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说话,而是坐回椅子上。

    因为林风说的是华夏语,因此这些股东们都不禁眉头一皱。

    “那个...”林风正打算开口,八字胡就立刻打断他。

    “你算个什么东西,这里是我们集团的会议,关你什么事,给我滚出去!”八字胡叫嚣道,他是个典型的右翼分子,时不时的就去鬼社参拜,因此自然也不喜欢华夏人。

    “抱歉,我不是东西,我是千叶惠子的男朋友,我叫林风。”林风也不生气,面带微笑的回答了八字胡的质问。

    “男朋友?你就是为了这个家伙,所以才决定来华夏发展的?”八字胡对千叶惠子质问道,同时讥嘲一笑:

    “那我不得不说,你的眼光还真不是一般的差啊,竟然看上这样的货色。”

    “那个,虽然我脾气很好,但能不能不要欺负我?”林风依旧软言细语,但他这举动在八字胡等人看来却是懦弱的表现。

    八字胡更是直接下了逐客令,道:“千叶惠子,我们对你养的小白脸不感兴趣,你最好让他快点滚蛋!”

    “这位先生,请你注意一下你的言辞,你这样我要生气了。”林风也很无奈的叹了口气,他是来解决麻烦的,可八字胡却给他制造麻烦。

    “生气?生气又怎么样,难不成你还想打我?”八字胡气焰嚣张的仰着脖子叫嚣道。

    他这一开口,他身后的那个黑人保镖就对林风目露凶光,只要八字胡一声令下,他就会上去宰了林风。

    “打你?不不不...”林风顿了顿,脸上随之浮现诡谲的笑容:“我会杀了你的!”

    闻言,八字胡明显愣了好一阵,而后哄堂大笑了起来,“杀我,就凭你这垃圾?来啊,你倒是来杀个看看!”

    “也就是说,你是铁了心要给我们捣蛋了?”林风也渐渐失去了耐心,对八字胡冷笑问道。

    “没错,只要有我在一天,千叶惠子就别想掌权!”八字胡得意的笑道。

    “唰!”

    “砰!”

    林风瞬间冲了上来,众人都没看到他是怎么动作的,八字胡的保镖就被撞飞了出去。

    八字胡的保镖被撞得七晕八素,刚想站起身来,林风却猛然用手指指了一下他,杀气腾腾的道:“不关你的事,我奉劝你如果不想死的话,最好不要多管闲事。”

    八字胡的保镖顿时不敢动弹了,因为他从林风的眼神中看到了浓烈的杀意。

    他怎么也说是特种兵退役,也杀过人,自然也知道杀人的眼神是怎样的。

    八字胡已经看傻眼了,他的这个保镖可是身经百战的,他花年薪千万的高薪聘请了他,结果这个杂碎只用一招就把他给打趴下了。

    林风朝着八字胡走来,直接拿起桌子上的烟灰缸就朝着八字胡的头上砸了过去。

    “砰!”

    一声闷响,八字胡的脑袋便砸在桌子上,整个人瞬间就懵逼了。

    “八嘎...”八字胡正想要骂脏话,林风又是一个烟灰缸砸来。

    “别打...别打...”

    八字胡终于怕了,这个小子是真的打算杀了他的。

    但林风却丝毫不理,他的面色淡漠,手中的烟灰缸,一下又一下,狠狠砸向八字胡的脑袋!

    鲜血和脑浆迸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