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暗的后巷之中!

    千叶惠子被山田一郎和他的手下包围了起来,山田一郎手臂上也挂了彩,显然在刚才的袭击中也受了伤。

    而千叶惠子的情况也不太理想,那雪白的俏脸多了几分淤青,嘴角也挂着血丝,这是被山田一郎打的。

    她的美眸之中,泛着浓浓的绝望和死志!

    而此刻,山田一郎目光凶狠,如同一头要吃人的野兽般,面目看起来极其狰狞。

    “八嘎雅鲁,你这个贱人,我那么喜欢你,你竟然派人杀我?”

    山田一郎气疯了,如果不是他反应敏锐,在刚才,他已经死在了千叶惠子的手中。

    而听到这话,千叶惠子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迹,冷笑连连:“你那不是喜欢,是占有!而且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要的不是我,而是我父亲留下的千叶集团!”

    山田一郎眉头一挑,被揭穿心事的他也不觉得羞恼,反而是哈哈大笑了起来,“就算你知道又怎样,现在的你只是瓮中之鳖,我实话告诉你吧,你要么做我的女人,然后把集团乖乖交给我!要么我将你先女干后杀,再抢走你的集团!”

    “呸!”

    千叶惠子俏脸泛着浓浓的死灰,直接朝着山田一郎的脸上吐去一口唾沫,恶狠狠的道:“别做梦了,我就算是死,也绝对不会跟你的。我千叶惠子生是林风的人,死是林风的鬼,我的男人是轰动全世界的盖世英雄,我还是那句话,你给他提鞋都不配!”

    想起那道消瘦的身影,千叶惠子的心,仿佛针扎一般刺痛!

    林风,是她的神!

    也是她这一辈子最爱的人!

    可惜,从英国传来的消息,她的神,已经陨落欧洲!

    “林风,如果你死,我不独活……”千叶惠子美眸之中的死志,越来越强烈!

    “好好好...既然你那么爱那个混蛋,你就去死好了!”山田一郎神色之中,充斥着深深的嫉恨,直接夺过自己手下的枪,指着千叶惠子的脑袋,便欲扣动扳机!

    他要杀了这个女人,洗刷自己的耻辱!

    看到这幕,千叶惠子也随之默默闭上双眼,心中苦涩:风,我来找你了!

    “死吧!!!”

    山田一郎嘴角泛着狞笑,手指一动,便欲扣动!

    只是就在这时,一道仿佛来自地狱的声音,蓦然响了起来!

    “我奉劝你最好不要这么做。”

    这道仿佛来自于黑暗深渊的酷戾声音,回荡在这个漆黑的小巷,让山田一郎的身影狠狠一僵!

    山田一郎等人立刻错愕的望向巷口,便看到一高一矮两个身影站在巷口,在灰暗的灯光下,他们显得是那么的深沉与诡怖,仿佛来自于地狱的勾魂使者。

    听到这熟悉的嗓音,千叶惠子也急忙回过头去,当看到那魂牵梦绕的人儿,她的泪水便再也止不住的疯涌而出。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的男人怎么可能那么轻易死去?

    “你是谁?”山田一郎没见过林风,自然也不知道林风长什么样。

    但从林风的身上,他明显察觉到一种危险的感觉。

    “林风。”林风淡然说道,而后朝着山田一郎走了过来。

    “林风?你没死?”山田一郎瞳孔一缩,这怎么可能,不是都传闻林风已经死在英国了吗?

    林风显然被这话给逗笑了,道:“死?开什么玩笑,这个世界除了我自己之外,没人能杀得了我!”

    林风这话很狂妄,但如果不狂妄,又怎么会是万魔之王呢?

    山田一郎惊恐的后退两步,人的名,树的影,他不得不畏惧这个令人恐惧的魔鬼!

    山田一郎这一刻只感觉头皮发炸!

    他疯狂思索着怎么全身而退,林风还活着?林风竟然特么的还活着,他活着自己就得死!

    逃!赶紧逃离华夏!

    逃到天涯海角去,远远的避开这个魔鬼!

    突然,山田一郎注意到了面前的千叶惠子,心中突然有了一个可怕的想法。

    “砰!”

    一声枪响传来,山田一郎面露狰狞笑意,直接对千叶惠子扣动了扳机,只要打伤千叶惠子,林风肯定就没时间管自己了,自己就可以趁机逃跑了。

    然而,不得不说山田一郎的想法真的很天真,这一招对别人来说没问题,但对林风而言却不管用。

    就在山田一郎扣动扳机的瞬间,格策动了。

    格策瞬间出现在千叶惠子的面前,单手就挡住了山田一郎的子弹,同时目光犀利的凝视着千叶惠子:“敢伤我王王妃,你死不足惜!”

    “什么?”山田一郎目光充斥着慌张,格策竟然徒手挡住了子弹?

    这简直超出了山田一郎的理解范畴!

    怎么可能!

    尤其是,一个奴才都这么可怕,那身为主子的林风岂不是强到令人不安?

    想到这里,山田一郎腿脚一软,差点一屁股跌坐在地!

    而此刻,林风看都未看山田一郎一眼,他缓缓来到千叶惠子的跟前,将千叶惠子搀扶起来:“怎么样,没事吧?”

    “我没事。”千叶惠子摇了摇头,但是话一开口,她就不禁嘴巴一翘,眼中盈润着委屈的泪水。

    林风叹了口气,然后一把将她揽入怀中:“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千叶惠子使劲抱紧林风,就好像生怕他又一次从自己身边走开似的。

    “王,要怎么处置他们?”格策对林风问道。

    “杀!!!”林风头也没抬的说道,仿佛就是捏死了一只蚂蚁一样的轻松随意。

    “领命!”格策脸上露出残忍的笑容,这正合他意。

    而听到林风的话,山田一郎当场就吓呆了,面如死灰,完了,完了!

    “只要他死了,就再也没人敢欺负你了吧?”林风勾起千叶惠子的下巴,笑眯眯的对千叶惠子问道。

    “只要有你在,就没人敢欺负我!”千叶惠子一脸幸福的道,以前她被父亲保护着,而现在有林风保护她。

    “走吧!”林风直接抱起千叶惠子,朝着外头走去。

    “你们连死在我王手下的资格都没有,现在我来陪你们玩玩。”格策阴沉一笑,而后朝着山田一郎等人走了过去。

    这一夜,血光和惨叫弥漫了整个小巷。

    在一个酒店内,林风为千叶惠子细心的擦拭着脸颊的伤口。

    “嘶...疼...”千叶惠子疼得龇牙咧嘴。

    “这是疗伤圣药,我自己调制的,擦过之后你的脸上就不会留疤,所以忍忍吧。”林风笑道。

    “那来吧。”千叶惠子点了点头,女孩子都爱美,没人愿意在自己脸上留下疤痕。

    等林风擦完了之后,却发现千叶惠子痴痴的看着林风。

    “怎么了?我脸上长花了吗?”林风调侃道。

    “林风,要了我!”千叶惠子目光犀利的盯着林风,呼吸也渐渐变得急促了。

    她现在就渴望和林风融为一体。

    今天的千叶惠子穿着东洋和服,双肩半露,长发披肩,将她那东洋女人独有的温柔体现的淋漓尽致。

    林风也把持不住了,直接扑向千叶惠子,然后就疯了似的撕扯千叶惠子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