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风也没有选择回去找舒岚,因为他这个状态回去只会让她们担心。

    直到半个月后,他的伤势才终于是康复了一些,可以下场走动了,但是近半年内他估计都没办法出手了。

    毕竟这一次的伤势太重,接二连三的战斗,尤其是对手是全球隐秘世界最顶级的存在,林风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这种伤势足可让常人能死一千次了。

    不得不说,林风能够挺过来,简直仿若神魔的存在。

    然而今天,格策一脸凝重的来到林风跟前,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怎么了?”林风不禁问道。

    “千叶惠子小姐出事了。”格策回答道。

    “出事了?出什么事了?”林风立刻脸色不善,难道是苏莱文对她下手了,还是教廷?

    “外界都谣传说您死了,因此千叶惠子小姐的一些旧部就不把她当作一回事,想要把她取而代之。”

    “现在他们就在华夏,而千叶惠子小姐在华夏的生意进展的并不顺利,都是因为以前她父亲的旧部在捣乱,我打听到他们最近打算罢免千叶惠子了。”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林风摇头,灾难接连的到来,这才是生活不是?

    “带路吧,我倒要看看,是谁敢在我的头上拉屎。”

    “主人,你这样的状态,不能出去啊。万一教廷再派人来,那可怎么办?”格策很担忧的道,林风现在这状态可不容乐观,就算是他都能击毙林风。

    “格策,你是想违抗我的命令吗?”林风淡淡的瞥了他一眼。

    “不敢。”格策连忙低下头,不敢看林风那威严的目光。

    “我自己的女人,我要自己救,带路吧!”林风语气不善的道。

    “是!”格策不敢再废话,连忙在前面带路。

    ...........

    与此同时,在千叶惠子的办公室内,千叶惠子面若冰霜的注视着眼前一个男子。

    那男子身材高挑,穿着和服,扎着一条武士辫,其貌不扬但却眼神锐利。

    “山田一郎,你到底想要什么?”千叶惠子声音冰冷的问道,她现在也很愤怒,因为就是洋眼前这个人带领所有的股东来对抗她,害得她现在地位岌岌可危。

    “千叶惠子小姐,我要的是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吗,我要的是你啊。”山田一郎冷笑不已,那贪婪的目光凝视着千叶惠子。

    从千叶惠子父亲在世的时候,山田一郎就已经对千叶惠子存在念想了,只不过那个时候的千叶惠子有她父亲庇护着,他不敢对千叶惠子怎么样。

    后来千叶惠子又投入林风的怀抱,他更加奈何不了千叶惠子,但现在林风也死了,他就没有任何的顾忌。

    “你做梦,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喜欢上你这样的人渣!你的占有欲只会让我觉得恶心!”千叶惠子极其厌恶的道,虽然她也是被林风给霸占了,但至少林风不会这么逼迫自己。

    比起林风那样直接明了的霸道,山田一郎的卑鄙下作只会让她觉得恶心。

    “怎么,你还想着林风那个杂种?他已经死了,你还想为他守一辈子的寡吗?”山田一郎嗤之以鼻。

    “就算为他守一辈子的寡我也愿意,他比你这样的败类强了不止一百倍,就你这样的估计给他提鞋都不配。”千叶惠子很不客气的羞辱道。

    闻言,山田一郎也不生气,缓缓的站起身来,笑道:“你不用急着答应我,反正你还有三天的事情,不过三天已过,你就只能被集团所罢免了。”

    “我等你的好消息!”说完,山田一郎就大笑着走了出去。

    “混蛋!”千叶惠子猛然一拍桌,而后痛苦的掩面哭了起来:“该死的林风,你欠我的债还没还清呢,你怎么能死?”

    她难过不是因为她将失去一切,而是因为她将失去林风。

    因为现在林风就是她的一切。

    可这时,千叶惠子的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千叶惠子急忙擦干净眼泪,对门口喊道:“请进。”

    一个女秘书便走了进来,冷着脸对千叶惠子说道:“小姐,计划要开始实施了吗?”

    千叶惠子点了点头:“动手吧,绝对不能让山田一郎活下去!”

    显然,千叶惠子打算对山田一郎动手了,只要山田一郎一死,她的危机也将随之解决。

    根据格策的汇报,林风知道千叶惠子和山田一郎都会在今晚出席一个活动,而林风打算在那个活动现场拦截山田一郎。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当他们来到现场的时候,现场已经是空空如也,只有几个服务员在那收拾东西。

    林风便走上去询问:“请问一下宴会怎么这么快就结束了?”

    “你还不知道吧,刚才有个东洋女人要雇人来杀一个东洋男人,结果被那个东洋男人识破了,派来的人全部被打伤了,那个女人也被带走了,所以宴会才提前结束。”服务员说道。

    林风眉头一皱,显然那个东洋女人是千叶惠子,东洋男人是山田一郎。

    “真没想到那个女人长得漂漂亮亮的,心肠竟然如此恶毒,这种贱人死了也活该。”另外一个胖服务员很厌恶的道。

    “闭嘴!”林风阴森森的望着她,那冷酷的眼神仿佛要把她给生吞活剥了似的。

    “你凶什么...”胖服务员刚想反驳林风,但是看到林风的眼神后顿时表情一僵,低着头不敢再说话了。

    “他们往哪去了?”林风呵斥道。

    胖服务员赌气的不肯说话,自己又没有说错,这个家伙凭什么呵斥自己。

    林风也不说话,对格策使了个眼色,格策上去就给她一巴掌,怒目圆睁的道:“你特么是想死吗?没听到我主人在问你话吗?”

    胖服务员被打了一巴掌,顿时就吓坏了,连忙道:“他们往隔壁的后巷去了,才走没多久。”

    “我们走!”林风当机立断道,心中也有些焦急,但愿那个山田一郎没有对千叶惠子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否则他不介意让山本一郎后悔来到这个世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