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的,一天天的,尽给我找麻烦,一群杂种。”林风无比懊恼的抹了一下嘴角的血迹,而后朝着理查德亲王走了过去。

    理查德已经吓的快昏过去了,当然瘫软在地上。

    为什么会这样,刚才明明是他们占尽了优势才对啊,这小子为什么能赢得了他们?这不可能!

    理查德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只觉得两眼一黑,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了。

    林风从理查德的身旁经过,理查德惊恐开口:“对不起...”

    可林风还不等他把话给说完,就打了个响指,只听咔的一声,理查德的脖子就扭曲了,被迫永远闭嘴。

    林风直接走进大殿内,查尔兹背对着他,望着面前的耶稣神像。

    教堂大殿的烛光因林风的凌厉杀气而摇摆不定,查尔兹也明显感觉了,可他依旧没有回头。

    “很讽刺吧,教堂内外,两副场景,一个庄严神圣,一个血腥肮脏。”查尔兹不禁调侃的笑了起来。

    林风站在查尔兹的身边,却也没有急于动手,同样抬头望着耶稣神像:“我想,如果我是他的子民的话,他应该会很讨厌我吧?”

    “讨厌?不不不,他会让你下地狱的!”查尔兹很认真的纠正道。

    林风愣了一下,然后就哈哈大笑了起来:“那好险我不信教。”

    “哦?那你相信什么?”查尔兹好奇的问道。

    “我信我自己,我就是我自己的神,我要成为神。”林风嘴角微翘,露出一副残忍的笑容。

    “你果然是个合格的异教徒。”查尔兹无奈的苦笑一声,原来他们皇室所对付的,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一个恶魔!

    哪怕是站在耶稣的脚下,他也一样无法保护恶魔爪下的自己。

    “废话说到这里就足够了。”林风伸出手,抓向查尔兹的喉咙。

    ........

    林风跌跌撞撞的从查尔兹的居所离开,而这个时候的林风,已经是浑身鲜血,遍布伤痕。

    可就在他走到半山腰的时候,突然眼神一冷,因为他看到在他面前不足二十米的地方,一个金甲骑士躺在草坪上,百无聊赖的哼着小曲。

    林风不悦的问道:“还有什么问题吗?”

    “只有一个。”闻言,那个金甲骑士站了起来,缓步朝着林风走了过来,同时拔出腰间的金色长剑:“那就是你!”

    “如果我猜得没错,你是苏莱文派来杀我的吧?”林风冷哼道,看来苏莱文还真是会算计啊,想把他和查尔兹一网打尽。

    先让他和查尔兹斗得两败俱伤,然后再杀掉重伤的自己,果然苏莱文真的很危险,自己已经处处提防了,结果还是被他给算计了。

    “不错,只有你死了,他才能稳稳的坐上王座,这样对我们教廷而言才是最大的好处。”金色骑士笑道。

    “教廷?你们不是皇室的人?”林风凝眉,刚才他就觉得对方的穿着很奇怪,和皇室的骑士团明显不同。

    “容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侯赛因,是神圣骑士团的团长之一,我来自梵蒂冈!”侯赛因对林风行了个骑士礼。

    “梵蒂冈?梵蒂冈什么时候成为了英国皇室的走狗?”林风冷嘲道。

    “nonono,你猜错了,不是成为苏莱文的足够,而是和苏莱文合作,我们扶持苏莱文成为皇室的一把手,而苏莱文作为回报允许我们梵蒂冈在英国大肆宣扬教义,并且我们的教皇将会成为苏莱文的教父!”

    林风冷笑,他算是明白了,如此一来教廷就凌驾于皇室之上,这原本是皇室不允许出现的情况。

    苏莱文原来是用了这个作为教义,怪不得!

    神圣骑士团林风也是有所了解的,他们可比皇家骑士团强多了,他们存在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中古时期,共有六名团长,四名主教,一个教皇,以及一万骑士和遍布全球数之不尽的教徒。

    可以说教廷绝对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强大势力,不管是武力值,还是影响力都不可小觑。

    “你们的主,要是知道你们这么做,只怕会气得从十字架上跳下来。”林风讽刺道,因为梵蒂冈和苏莱文的联合算计,他杀了近八百人。

    果然教廷也是一群道貌岸然的家伙,为了自身的利益不惜牺牲他人。

    “主会理解我们的,我们这都是为了更好的宣扬他老人家的教义,你这样的庸人怎么会明白教皇大人的用心。”侯赛因面无表情的道,同时朝着林风走了过来。

    “但你们想错了一点,那就是我应该由你们的主来收拾,你们怎么可能杀得死恶魔?”林风哈哈大笑。

    “恶魔?你现在只不过是一只快死了的病鸡而已!”侯赛因嗤笑道,越走越快,距离林风已经不足十米的距离。

    “受死的骆驼比马大啊。”林风摇了摇头,旋即也迎了上去。

    半个小时后,林风站着,而侯赛因躺着,同时身首异处。

    但作为代价,林风的腹部被完全洞穿,出现了一个直径接近五厘米的大洞,极其的触目惊心。

    侯赛因的整体实力要更加强于皇家骑士团团长,一人足以顶过对方两个。

    “别小瞧人了白痴,我可是万魔之王!上帝都惧怕我!”林风冷哼道,苏莱文竟然以为区区一个侯赛因就能杀掉他,未免也太小瞧他了吧?

    林风脸色阴沉到了极点,苏莱文坑了他,而他现在不但与皇室为敌,还与整个梵蒂冈为敌,事情变得越来越恶劣了。

    不过有一点是不会改变的,那就是出卖他的人必须得死!

    为了再遇到袭击者,林风赶紧拨打了格策的电话,让他们来接自己。

    同时逃入深山老林之中,避开杀手的追杀。

    两个小时后格策抵达现场,然后当天晚上就带林风撤回了华夏,直到回到华夏,林风才终于是松了口气。

    他当时很想去杀了苏莱文,只不过他终究还是没有那么做。

    即便他最终杀了苏莱文,也有可能自己折损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