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想把你当成朋友,可惜你伤害了我,今天如果不是林风,我就失去了我的一切,我没有办法原谅你!”舒雅摇了摇头。

    既然薇薇安可以这么狠心,那为什么她不能这么狠心?

    闻言,薇薇安的脸瞬间就煞白了,她本来还想最后再利用一下舒雅的仁慈,却没有想到舒雅突然变得铁石心肠。

    其实不是舒雅变得铁石心肠,而是她渐渐懂了,有些人真的是不值得同情的。

    “薇薇安小姐是吗,我们现在怀疑你涉嫌剽窃他人作品,盗窃、擅闯民居等多项罪名,请你们跟我们走一趟。”

    这时,一群警员走了上来,给面如死灰的薇薇安扣上手铐。

    接下来她所面临的可能是长达五年以上的监禁,然而却没有一个人可怜她。

    “舒雅小姐,我诚挚的邀请你担任为我助手,啊不,是合作伙伴。”克莱斯特对舒雅邀请道。

    本来他是想让舒雅当他的助手的,但是转念一想这似乎不足以体现自己对舒雅的尊重,毕竟舒雅可是设计出连她都设计不出来的东西。

    因此克莱斯特才立刻改口,转而和舒雅成为合作伙伴。

    这在众人听来可能匪夷所思,堂堂克莱斯特,竟然甘愿和一个设计学院的学生成为合作伙伴。

    可克莱斯特却觉得舒雅绝对有这个资格。

    “很抱歉,克莱斯特先生,我不想骗你,这张设计图其实不是我设计的。”舒雅一脸歉意的道,她不想欺骗克莱斯特,毕竟她不是薇薇安。

    “什么?”克莱斯特脸色一变,难以置信的将舒雅盯着,难不成舒雅也是抄袭?

    “这个设计图是我男朋友设计的,他为了不让我输了比赛,所以给了我他的设计图。”舒雅指着林风对克莱斯特说道。

    克莱斯特便望向身旁的林风,那愤怒的神色立刻就平复了下来,原来是舒雅的男朋友,那这也不算是抄袭了?

    而且舒雅的设计图他也看了,也是很有实力的,再加上林风...

    “我诚挚的邀请二位担任我的合作伙伴。”克莱斯特再度发出邀请,林风和舒雅都是人才,林风更是人才之中的人才,能够与林风合作,他们一定能够设计出轰动全球的服装。

    “很遗憾,我们不久之后就要离开英国了,或许没办法和您合作了。不过作为答谢和补偿,我今晚会再度设计一张设计图给你。”林风笑着说道。

    “一个晚上,够吗?”克莱斯特很怀疑的道,一张好的设计图,怎么都需要个把月吧。

    “一个晚上够了,他今天这张设计图就是昨晚花了一个晚上画出来的。”舒雅笑嘻嘻的道,那样子无不有炫耀的意思。

    “只花了一个晚上?”

    克莱斯特等人全部露出了震惊之色,难以置信的看着林风,林风只花了一个晚上就设计出这么了不得的设计图,这可能吗?

    “这是真的吗?”克莱斯特对林风询问道。

    一个晚上就能设计出如此精妙绝伦的服装,这家伙是天才?不,应该是鬼才!

    噗通!

    克莱斯特直接跪了下来,对着林风连连磕头:“请你收我为徒吧!”

    “克莱斯特先生,你这是干什么?”

    主持人和评委们都连忙上来搀扶克莱斯特,他们都被眼前这一幕给惊呆了,克莱斯特竟然主动向人下跪,而且还是为了拜师?

    克莱斯特可是时尚界的鼻祖,他说他是第二,就没人敢说是第一,而如今竟然下跪向一个年级比他小好几轮的年轻人拜师,这太疯狂了,他们都接受不了。

    难道说今天起时尚界第一的名头就要易主了吗?

    “就算是我,也没办法在一个晚上就画出如此旷世之作,他完全有资格当我的老师!”克莱斯特是个酷爱艺术的人,而他也很喜欢华夏的一句古话,叫做学无止境。

    原本他以为他是巅峰了,但是见到林风之后,他的想法就发生了扭转,林风要比他强的太多太多了。

    这样的人克莱斯特没资格与之合作,只能向他学习,所以克莱斯特不顾一切的向林风下跪,只为打动林风。

    而不得不说,林风真的是被打动了,他也没想到克莱斯特竟然会向他下跪,克莱斯特可是时尚界的大佬,名声在外,这一跪意味着什么自然不言而喻。

    可克莱斯特为了追求艺术,却还是如此摆低姿态,这让林风觉得很感动。

    林风连忙把克莱斯特搀扶起来,笑着说道:“拜师就算了,从今往后我们亦师亦友吧,我向你学习,你向我学习,可好?”

    “好好好...”克莱斯特连连点头,激动不已。

    而在座的所有时尚界的业内人士都觉得很懵逼,他们从来都没有想过有朝一日时尚界将会由华夏人所统治。

    .......

    因为林风要完成和苏莱文的约定,所以林风并没有立刻返回华夏,而是让克莱斯特和舒雅先一步回去。

    夜,渐渐深沉了下来,林风悄无声息的越过一个古堡,按照苏莱文之前给的地点靠近。

    查尔兹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来这里避暑纳凉,所以这是暗杀他最好的机会。

    只要查尔兹还在皇室之中,那就算是林风也没有机会杀他。

    林风穿越层层关卡,终于来到了查尔兹的院前,却看到查尔兹站在一个榕树下纳凉,背负着双手,一副很笃定的模样。

    看到这里,林风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但具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他又说不出来。

    但林风已经走到这里了,没有理由在这个时候退缩。

    沙沙...

    林风从树丛中出来,朝着查尔兹走了过去。

    看到林风,查尔兹似乎没有觉得很意外,道:“你果然来了,我听说过你,也不得不说我很佩服你,你是唯一一个能够让我感觉到害怕的男人。你如此的年轻,却又如此的强大,我从未见过像你这样的人。”

    “也就是说这就是你的遗言了?”林风冷哼道,心里那种不祥预感越发的强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