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跟着你,我总能看到人性的黑暗面?”舒雅无奈的道,跟林风在一起,总是能让人在不知不觉中成熟起来。

    “因为我就是黑暗啊!”林风笑嘻嘻的道:“怎么,后悔了吗?”

    “这有什么好后悔的,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呗。”舒雅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叉起一块牛排,笑道:“如果你是魔王,那我就做你的魔后好了!”

    吃完饭之后,林风和舒雅便返回到舒雅的住所。

    结果一进门,林风就把持不住了,疯狂的和舒雅热吻,并且一路朝着舒雅的床上走去。

    “等等...你等等...”舒雅气喘吁吁,俏脸嫣红至极,此刻急忙推开了林风。

    “怎么了?”林风无奈的苦笑,这都箭在弦上了,不得不发啊。

    “我……我想先洗个澡……”舒雅脸红的仿佛要渗出血来了,样子格外的娇媚诱人。

    虽然她来英国之前,已经把自己第一次,交给了林风,但是现在和林风亲热,还是异常紧张。

    “好吧,那你快点,不要让我等着急了。”林风一副色中饿鬼的模样,拉着舒雅的手就不肯放手。

    舒雅没好气的用手指点了他的脑袋一下,骂道:“死相!”

    而后,舒雅便走进浴室里头洗澡,不一会儿就披着浴袍走了出来,那湿漉漉的长发配上雪白的浴袍,可谓是风情无限。

    林风急忙扑了上去,可这个时候舒雅又说等一下。

    “还等啊?”林风有些幽怨的道。

    “你赶紧去洗个澡,浑身的臭汗味,这样的你我才不让你压在我身上。”舒雅娇媚的白了林风一眼。

    “正好我也吹一下头发。”

    “好吧。”林风无奈道,只能耐着性子去洗澡。

    可澡才洗到一半,林风就突然听到一阵尖叫声。

    林风连衣服都没穿就冲了出去,对着面如土色的舒雅问道:“亲爱的,你怎么了?”

    “我的设计稿不见了!”舒雅脸色极其的难看,道:“我明天就要参加学校的设计大赛,这设计稿我是准备明天拿去参赛的。”

    “好端端的怎么会不见了呢,是不是你放错地方了?”林风问道,人难免都有马虎的时候。

    “不可能,那是我用来参赛的设计稿,对来我说很重要,我一早就把它给放好了。”舒雅说道,她不可能记错的。

    毕竟那是对她而言极其重要的东西。

    “再找仔细点吧。”

    “我已经找了五六遍了,我可以肯定它是被人给偷走了。”舒雅很懊恼的道。

    “为什么会这样,你得罪了谁了?”林风看到舒雅这样,也觉得应该是这么回事。

    以舒雅的性格是不会无的放矢的,她既然这么说了,肯定就是真的。

    林风有些生气了,自己今晚的*一刻难道要泡汤了?

    “除了伊丽丝没谁了啊。”舒雅在设计学院就得罪了伊丽丝一个人而已。

    她为人和善,根本就不会与人结怨。

    而这个时候,她也看到了一丝不挂的林风,当场啊的一声大叫了起来:“你怎么不穿衣服啊你?”

    舒雅捂住自己的眼睛,极其的羞涩。

    林风表情顿时一囧,捂住自己的关键位置,也很无奈的道:“我这不是担心你嘛,而且我想着一会儿我们就要坦诚相见了,就没穿了嘛。”

    林风回到浴室去把衣服穿上,而后重新走了出来,道:“应该不是伊丽丝,毕竟发生了今晚的事情之后,只要她不是脑子有泡,就绝对不敢再来招惹我们了。”

    “那到底是谁?”舒雅有些懊恼的抓着头发,明天的比赛对她来说非常的重要,有国际一线的设计赛会去当评委,她能不能当上设计师,明天就是关键的一环了。

    “对方有没有可能是你认识的人,你还带过谁来你家?”林风问道。

    舒雅这才想了起来,忙道:“我带过一个叫薇薇安的女孩来过我的家,不过薇薇安是个很温柔的女孩,她不可能这么做的。”

    “呵呵,舒雅,华夏有句古话叫做知人知面不知心,你难道没听说过吗?”林风说道,“或许她之所以表现的那么温柔,就是因为想要害你呢?”

    闻言,舒雅就彻底的呆住了,如果林风说的是真的,那可就太可怕了。

    薇薇安是她去学院之后的第一个朋友,薇薇安和她非常聊得来,舒雅也把薇薇安当成是自己的知心朋友,所以也把家里头的钥匙给了薇薇安。

    “先去监控室看看吧。”林风提议道,是不是薇薇安,只要去监控器一探究竟就成了。

    舒雅也急忙点头,而后两人一起赶往监控室。

    而到了保安室门口,当林风二人提出要看一眼监控录像的时候,却遭到了保安的拒绝。

    “只有警察才有资格调取我们这里的监控,想要监控?行啊,叫警察来呀!”一个秃子保安不屑的说道。

    他是个种族歧视者,而他最不喜欢的就是华夏人。

    “我们家里被盗了,丢失了极其重要的东西,我们必须赶紧找出小偷是谁,否则我有可能会失去我的未来。”舒雅焦急的道。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丢东西的又不是我。”秃子保安很不屑的道,一点也不在意。

    “你怎么说话的,我之所以会失窃,还不是因为你们失职,随便放人进来,现在却要推卸责任?”舒雅很气愤,这个保安明显对她存在敌意。

    “你们华夏人果然如传闻中的没有素质,出了事情就赖别人,你怎么不说是你自己没看好自己的东西?就你这样的人,能有什么好的未来?”

    “你...”舒雅气得想骂人。

    而这个时候,林风便抓住她,示意她后退,同时上前一步,笑眯眯的对那个人问道:“你很了解华夏人?”

    “对,我很了解,也很讨厌,你们是群素质差又粗鲁的人,我们英国不欢迎你!”保安很不客气的道。

    “欢不欢迎且不说,素质差不差也且不说,但你既然了解我们华夏人,那你就应该知道我们会一种东西叫做功夫!”林风笑眯眯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