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胆!你竟然敢这么和王子说话?”阿福立刻对霍华德呵斥起来。

    “王子?”霍华德也不禁表情微变,但很快他又释然了,冷笑道:“想吓我?皇室的几个王子我都见过,可从来没见过你这样的瘸子!”

    霍华德根本不相信眼前的残废是王子!

    在他眼里,林风这个华夏人,怎么可能会认识皇室之中的王子,这压根不可能!

    “你...”阿福气得脸都绿了。

    而这时的苏莱文反而是冷静了下来,道:“那你有没有听说过皇室里头有一个叫苏莱文的王子?”

    “苏莱文?”霍华德细细品味这个名字,而后陡然瞳孔一缩,如同见了鬼一般。

    他在朋友的口中听说过这个苏莱文王子,因为皇室从不让他示人,所以很少人知道他的存在,但是在贵圈之中还是或多或少能听说他的。

    “你是二王子?”霍华德惊恐的看着苏莱文。

    “我不是,我只是个残废!”苏莱文冷冷的说道。

    霍华德立刻就腿软了,苏莱文这么有底气,那就代表苏莱文说的是真的。

    自己竟然侮辱苏莱文是残废,这不是在打苏莱文的脸吗?

    “看到了吗?这是皇室的勋章!”阿福也拿出英国皇室独有的勋章给霍华德看。

    看到这里,霍华德立刻就腿软了,哭丧着脸道:“对不起苏莱文王子,我不知道是您!”

    林风竟然能找来皇室给他当靠山?

    伊丽丝和霍华德都惊呆了,这小子到底什么身份?

    “跪下!”苏莱文目露凶光的道。

    霍华德顿时浑身一震,然后乖乖的跪了下去。

    “砰!”

    苏莱文直接抄起一个酒瓶子就朝着霍华德的脑袋上砸了过去,酒瓶碎裂,霍华德也应声倒地,顿时头破血流。

    “滚过来!”苏莱文再度咆哮,神色越发的狰狞。

    霍华德捂着脑袋,一脸可怜巴巴的模样,再度迎了上去。

    “砰!”

    苏莱文再度一个酒瓶子砸了过去,霍华德的头就直接鲜血冒出,而他也觉得头晕目眩,险些就要直接昏死过去。

    “啊!”

    伊丽丝直接吓瘫在地上了,浑身瑟瑟发抖,这个残疾人为什么这么凶狠,他这是要把霍华德往死里打吗?

    伊丽丝还是头一次看到有人敢这么打霍华德,而霍华德竟然不敢反抗,这个残废真的是王子?

    为什么舒雅的男朋友看起来这么土鳖,竟然能叫来一个王子?

    “你想怎么处置他?”苏莱文对林风说道。

    “你觉得呢?”林风笑眯眯的道。

    “我说?我说干脆就直接杀了!”苏莱文目露凶光的道。

    “别啊苏莱文王子,我知道错了,我不该冒犯这位先生的,你别杀我可以吗?”霍华德直接吓得腿软了,连忙扑上来抱住苏莱文的腿哀求道。

    “你得罪了我朋友,还想我放过你?”苏莱文吼道。

    “我……我不知道他是您朋友!是她!都是她让我这么干的!”霍华德连忙把责任推卸给伊丽丝。

    他真的快吓尿了,谁知道林风竟然这么大有来头,竟然是苏莱文的朋友。

    伊丽丝已经吓傻了,连话都不敢说了。

    “别用你的脏手碰我!”苏莱文直接又是一个酒瓶子砸了过去,这一下直接就把霍华德给打昏在地上了。

    “交给你处理吧,是死是活,随便你处置。”林风冷漠的道,他一点也不在乎霍华德的死活。

    苏莱文真的很想就在这里杀了霍华德,如果不是怕事情闹大的话。

    苏莱文眯着眼,最终还是没有决定下死手,不是因为他仁慈,而是因为他不想在这关键时刻节外生枝。

    “现在,我够资格在这吃饭了吗?”而这时,林风笑吟吟的看着那个经理。

    经理立刻哭丧着脸,急忙点头:“够,您绝对够在这里吃饭!”

    连苏莱文王子都得听命于林风,谁还敢说林风没资格在这用餐?

    “那我也有资格让你跪下舔我的皮鞋吧?”林风笑容一僵,冷冰冰的问道。

    闻言,经理的表情明显抽搐了一下,而后便毫不犹豫的跪下给林风舔皮鞋。

    那是因为他不想死!

    眼前这个华夏人,绝对有杀他的能力!

    “狗眼看人低的滋味,不好受吧?”林风哈哈大笑了起来,看着经理这副卑微模样,他觉得很可笑。

    “那她呢?”苏莱文转而望向伊丽丝。

    听到苏莱文,伊丽丝立刻娇躯一震,浑身瑟瑟发抖,她想赶紧跑,可是两条腿却怎么也迈不动。

    眼前这些人太可怕了,他们根本不把人当人。

    而且更夸张的是,从苏莱文对林风的态度来看,明显苏莱文身份还要谦卑一些,否则也不会主动询问林风的意见。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什么连皇室都这么畏惧他?

    “你应该庆幸你是个女人,否则你也得死!滚吧!”林风冷冷的对伊丽丝说道。

    伊丽丝哪里敢继续在此久留,跌跌撞撞的朝着酒店外逃跑,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

    “这种事情,你可以直接让我派人过来,完全不需要让我亲自过来。”苏莱文有些幽怨的说道,就因为替林风解决事情,搞得他现在心情很不好。

    “我总得看看我的合作伙伴的诚意不是?”林风嬉皮笑脸道:“好了,事情已经解决了,你也可以走了。”

    苏莱文神色明显有些不悦,这个混蛋把自己当成什么了?

    但虽然心中不悦,苏莱文也不敢表现出来,什么话也没说,让阿福把自己推出去。

    看到这里,林风也充分肯定,苏莱文比他想象要危险,自己这么羞辱他,他竟然都忍住了,可见其心机非同一般。

    “行了,你也滚吧,别弄脏了老子的鞋,温州的,两百块一双,贼拉贵呢!”林风一脸嫌弃的将经理踹开。

    经理耻辱的都快哭了,但为了活命他依旧是对林风磕了几个响头,这才离开。

    “你看,人有时候就是这么贱,你把他当人的时候,他非得当狗,你把他当狗了,他又想当人了。”林风似笑非笑的对舒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