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雅?”霍华德面色不善,他也曾经想潜规则舒雅,不过遭到舒雅的严词拒绝,之后就一直对舒雅怀恨在心。

    如果不是因为舒雅得了全校大奖,有院长罩着她,她已经被霍华德开除了。

    听到伊丽丝说舒雅有了男朋友,霍华德就感觉有种心生妒恨的感觉。

    “走!带我去看看,我给你出气!”霍华德冷哼道,这是个报复舒雅的大好机会,他岂能错过。

    伊丽丝便和霍华德一起走入酒店内,而后看到林风和舒雅在那有说有笑的吃着东西,霍华德立刻就觉得不爽了。

    怎么说他也是顶级设计师,不知道多少人想来巴结他,可舒雅竟然宁愿选择眼前这个傻小子,也不答应自己的求爱,这让霍华德觉得很不痛快。

    终究还是太年轻了,要是让她知道现实社会的残酷,或许她就不会那么天真了。

    霍华德心里想着,看来自己有必要让舒雅知道,有钱和穷人之间的差距。

    旋即,伊丽丝便和霍华德走了过去,伊丽丝率先开口道:“哟,倒是吃的挺香的嘛,看来你们是很是少出入这种高档场所吧,看把你们高兴的。”

    “你一进门,我就闻到你嘴里的翔味了,能离我们远点吗,别让我们吐出来。”林风斜睨了伊丽丝一眼道。

    “你...”伊丽丝俏脸含煞,然后拉着霍华德的手道:“老师你看看,他们就是这样欺负我的。”

    霍华德的表情也不太好看,瞪着舒雅道:“舒雅同学,同学之间应该互相尊重,你为什么要这么羞辱伊丽丝?”

    “我羞辱她?那她羞辱我的时候,你怎么不说?”舒雅也没给好脸给霍华德,因为她也知道伊丽丝和霍华德有一腿,这件事在艺术学院不是什么秘密。

    霍华德会这么针对自己一点也不意外。

    “我只相信我看到的,我只看到你们欺负她,没看到她羞辱你们。”霍华德面无表情道。

    “那我和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请你们离开,不要打扰我们就餐。”舒雅懒得和霍华德废话了,她这还算是客气的了。

    这要是林风来的话,上去就是两大嘴巴子把他们给打出去。

    见到舒雅竟然敢不把自己当回事,霍华德更加来气了,呵斥道:“舒雅,请纠正你的态度,否则的话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对我不客气?你想开除我吗,我想你没这个权力吧?”舒雅冷笑道。

    “你以为有院长护着你,我就奈何不了你了吗?”霍华德也阴恻恻的笑了起来,而后打了个响指,招呼餐厅经理过来。

    “霍华德先生,请问有什么事吗?”餐厅经理很客气的对霍华德问道。

    霍华德高高的扬起自己的下巴,很小人得志般的俯瞰林风二人:“把他们两个给我赶出去,我不想在这个餐厅里看到他们!”

    那个餐厅经理稍微犹豫了一下,而后便转过头去,冷着脸对林风二人道:“请你们离开我们餐厅,我们餐厅不欢迎你!”

    他可不敢得罪霍华德,霍华德在当地是很有名气,不少有威望的人都找霍华德设计衣服,因此霍华德人脉很广,就连他们老板都和霍华德是朋友。

    “我们又不是没钱买单,你们打开门做生意,为什么不欢迎我们?”林风嗤笑一声,抬头看着那个经理。

    “因为你们得罪了霍华德先生,他是我们老板的朋友,是贵客,和你们不一样。”经理面无表情的回答。

    “舒雅,看到了吗?这就是你这样的小女孩所不能理解的权势地位,只要我想,我随时都能把你赶出伦敦。”霍华德哼了一声,脸上写满了得意。

    “当然,如果你觉得后悔了,我还是一样能原谅你,并且接纳你的。”霍华德语带双关的道,只有让舒雅知道权势的力量,她才会甘愿拜倒在自己胯下。

    “呵呵...”林风不禁被逗笑了,望向那个经理:“你觉得怎么样才能算是你们的贵客?”

    “至少也得像霍华德先生这样的。”那个经理拍了拍马屁。

    “好好好...”林风悠哉的道了三个好,然后指了指三人:“我就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贵客。”

    林风直接拿起手机打电话,只说了一句话:“我在xx,限你十五分钟内赶到,否则合作取消!”

    “小子,你叫谁都没用,在这伦敦只要是上流社会的人,就没有一个不认识我霍华德!”霍华德高傲的哼了一声,不管林风叫来的是谁,他都自信能够应对。

    结果没过多久,数十辆劳斯莱斯,吱嘎停在餐厅门口!

    而后,苏莱文进了餐厅,很无奈的来到林风身边:“你叫我来有什么事?”

    “哈哈哈,小子,你竟然找个坐轮椅的废物来帮忙,你别笑死我了,他能干什么?”

    霍华德并不认识苏莱文,立刻大笑着嘲讽了起来。

    因为皇室不曾让苏莱文出现在公众面前,因此霍华德也没见过苏莱文。

    听到霍华德这一席话,苏莱文的仆从们都是横眉立目,苏莱文更是瞳孔一缩,如同野兽准备猎杀猎物一般。

    苏莱文最最在意的就是别人说他是废物,而霍华德竟然还敢当着他的面这样羞辱他。

    在这一刻,苏莱文眼中的杀机无休止的扩散,他要将霍华德剥皮抽筋!

    “瞪什么瞪,你已经光是瞪大个眼睛我就怕你了?你知道我是谁吗?”霍华德语气不善的对苏莱文问道。

    苏莱文眼神一凛,冷冷的问道:“你是谁?”

    “傻帽,连我霍华德都不认识,我看你也不是什么厉害角色,奉劝你最好别多管闲事,要不然我让你连轮椅都坐不了,只能躺在病床上!”霍华德呵呵嘲笑道。

    而林风却不说话,就坐在一旁吃东西,好像事不关己似的,看着霍华德和苏莱文在那狗咬狗。

    “那你又知道我是谁吗?”苏莱文对霍华德问道。

    “残疾人嘛,这不明摆着的吗?”霍华德哈哈大笑,好像自己很风趣似的。

    而此时的苏莱文已经是忍耐到了极限,一张脸彻底铁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