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风也不禁眉头深锁,他察觉到这两个黑袍人都不是什么简单货色,这两个人的气息加起来比角斗士之王还要强大。

    果然英国皇室存在了如此之久,不可能没有自己的底蕴啊。

    “既然要打架,能不能先让女人出去?”林风笑吟吟的问道,他不想误伤了舒雅。

    闻言,理查德亲王便望了一眼舒雅,可就是这一眼,他就再也无法从舒雅的脸上移开目光了。

    毫不夸张的说,理查德亲王阅女没有一千也有几百,但却从未见过像舒雅一样极品的女人。

    一时间,理查德亲王便对舒雅起了歪念头。

    “放心,等杀了你之后,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女朋友的。”理查德亲王桀桀怪笑道,然后对舒雅勾了勾手指:“美妞,过来吧,跟了我你以后可就是王妃了!”

    “去吧,你在这里我不方便施展。”林风也对舒雅说道,接下来可能会是一场恶战,他也难以保证会不会伤到舒雅。

    舒雅也随之反应过来,而后点了点头,走了出去,但却没有搭理理查德亲王,直接朝着外头离开。

    看到这里,理查德亲王的眼中也不禁闪过一丝怒火,但却很快的压制下来。

    等到事情解决了这小子之后,这女人一样难逃自己的魔掌。

    “好吧,不管你们要做什么,开始吧?”林风耸了耸肩,对那两个黑袍人说道。

    ……

    半个小时之后,林风便走出了房间,而在他的身后,已经是躺着两具支离破碎的尸体。

    理查德亲王惊悚的看着走来的林风,不断的倒退,吓得都快瘫了。

    那可是他们皇室两大皇家骑士团的团长,在他们的神剑之下的亡灵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任何敢对皇室不利的人都会被他们所抹杀。

    理查德亲王带着他们两个来杀林风,自以为稳操胜券,却没有想到竟然是这种结果,他们两人联手竟然都不是林风的对手?

    林风吐了口血唾沫,身上的衣服已经是褴褛不堪了,显然在刚才的交锋中他也不是很轻松。

    “我不得不说,你们皇室真的很强,能够伤到现在的我,你们足以自傲了!”林风赞许的道,这两个骑士团长的实力加起来的确要胜过角斗士之王。

    “皇家骑士团所向无敌,没有人能抵挡他们的铁蹄和神剑,你到底是谁?”理查德亲王对林风质问道。

    原本他以为林风只是一个暴徒而已,可是如果林风只是暴徒,怎么可能轻易的击杀两大骑士团长。

    林风也很无奈,叹了口气:“你在动手杀人之前,难道就不能先调查一下目标的身份背景吗?不过算了,反正你都要死了,告诉你也没用。”

    “你不能杀我,我可是理查德亲王!”理查德亲王立刻尖叫了起来,惊恐的看着林风。

    杀了布莱克利就算了,现在还要杀他,这小子到底把皇室当成什么了?

    “哥们,你脑子是不是给门挤了,如果我真的害怕你们皇室的话,我一开始就不会杀布莱克利了。”林风真的郁闷了,难道这些皇室的人都是脑子有毛病?

    凭什么他们以为喊了一句“我是皇室成员”,别人就一定得放过他呢?

    “别杀我,我给你跪了成吗?”理查德亲王噗通一声就跪了下来,哭哭啼啼的对林风说道。

    林风顿时就无语了:“我去,你好歹也是个亲王,能不能不丢皇室的脸?还是说你们皇室的人都是这么没骨气的?”

    布莱克利也是这样,一言不合就下跪。

    “什么亲王,我在大人您的面前根本就是狗屁不是,呵呵呵...”理查德亲王一脸讨好的笑着。

    但林风却被他这样逗乐了,道:“你这样的人我见的多了,别看你现在对我有多谦卑似的,我敢肯定只要我放了你,你转头就会动用一切可以动用的力量除掉我。”

    “不会的,我不会的。”理查德亲王连忙摇头,被揭穿心事的他一下子就变得不知所措了。

    这小子为什么这么妖孽,竟然能猜到自己心里的想法。

    “不管你会还是不会,我还是不能留下你。”林风朝着理查德亲王走了过来,单手搭在他的肩膀上:“闭上眼,我会很快的,你不会感觉到任何痛楚。”

    “不要...不要...”理查德亲王被吓哭了,一股黄色液体立刻从他的裤裆处流了出来。

    “林先生,请你住手。”这个时候,夏洛克也快步的跑了过来,一脸焦急的看着林风。

    “夏洛克,快救我!”看到夏洛克出现,理查德亲王立刻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似的,声音颤抖的求救。

    夏洛克脸色难看,心里已经把理查德亲王祖宗十八代都给问候了个遍,他好不容易才把林风给安抚下来,结果理查德亲王又来激怒他,把事情闹得更加复杂。

    “林先生,我已经向上头请示过了,他们愿意帮你解决这件事情,皇室那边我们会出面交涉。所以还希望你能放过理查德亲王,如果你杀了他的话,只怕皇室那边铁定不会妥协的。”

    杀了一个布莱克利,再杀一个理查德亲王,皇室会放过林风那才有鬼。

    “你觉得我会害怕皇室?”林风冷哼道,一股澎湃杀气立刻潮水般涌向了夏洛克。

    夏洛克顿时浑身一颤,连忙摇头:“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

    夏洛克活了几十年,从来都没有像这一刻那么难堪过,竟然被一个毛头小子逼上了绝路。

    眼看林风是不肯罢休了,现在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算了吧林风,毕竟我在这城市生活了那么久,我不想看它毁在你的手里。”舒雅也出言哀求道。

    她也很清楚自己男人的破坏力。

    “你该庆幸她替你们求情。”林风冷冰冰的道。

    “多谢小姐。”夏洛克也不禁苦笑一声,这种被人支配却无力反抗的感觉实在是太可悲了。

    不错,现在林风等于支配了整个伦敦的命脉,只要他想,就随时可以让这个城市陷入无尽的恐慌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