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风被直接带去了部队里头,因为他这样的危险人物,是没有办法关入警察的拘留所的,一旦林风想要越狱,光凭那些警察是阻拦不了他的。

    夏洛克坐在林风的面前,神色并不友善,道:“你应该知道,布莱克利是皇室的王子,你杀了他,皇室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而在英国,皇室代表的就是英国,你这么做等于是在挑衅英国。我知道你是强者,但你就算再强,也不能与一个国家为敌!”夏洛克冷冷的道,林风此举是在挑衅英国的威严。

    布莱克利身为皇室代表,死在了一个强者的手里,如果他们不给皇室一个交代,皇室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所以呢,你想说什么?”林风戏谑的看着夏洛克,道:“难不成你还能杀了我。”

    “我需要一个解释,否则的话,我就算不杀你,英国皇室也不会放过你。如果你不想余生都活在逃亡和被追杀之下,我奉劝你给出一个能够让我接受的理由。”夏洛克也渐渐的失去了耐心,林风的不配合让他很焦虑。

    布莱克利的死,很快就会传进皇室的耳中,他这边也拖延不了多久。

    夏洛克身为军队的将领,如果林风不给他一个理由,他就不得不和林风开战,这是他所不愿意见到的。

    没有哪个将军愿意看着自己的兵去送死,林风这样的怪物,哪怕最终能杀了他,他们肯定也得要付出惨烈的代价。

    从林风进来开始,他就一直东张西望,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一点也不紧张。

    从这一点夏洛克就能看出林风根本就没把自己当回事,或者说是没把他们军队中的所有军人放在眼里。

    不到万不得已,夏洛克真的不想和林风为敌,但是他又不得不向皇室交代,所以才会这么焦虑。

    似乎是看出了夏洛克的焦虑,舒雅也不禁推了林风一下,没好气的道:“赶紧把事情解决了,我可不想一直呆在这个鬼地方!”

    夏洛克立刻对舒雅投去一个感激的目光。

    林风这才不再摆谱,道:“那个叫什么布莱克利的,他追求我的女朋友,但是我的女朋友却对他不感冒,所以他雇人来演了一场英雄救美的戏码,但是被我给识破了。”

    “本来我是只打算收拾一下他就算了,但是那家伙对我动了杀心,想借皇室的手铲除掉我,所以我只能用事实告诉他,我也不是好惹的。”林风一脸轻松的耸了耸肩。

    他似乎一点也不担心自己杀了布莱克利似的。

    夏洛克皱了皱眉,他相信林风所说的,但是林风的所言没办法消除皇室的仇恨。

    毕竟布莱克利可是皇室的王子,而且没有实际事实证明布莱克利真的想杀林风,一切都只是林风的臆测而已。

    “你这话没办法让皇室息怒。”夏洛克摇头说道。

    “谁说我这么说是为了让他们息怒,你觉得我会害怕他们?”林风嗤之以鼻的道:“反正对我来说杀一个和杀两个也没什么区别。”

    “你到底是什么人?”夏洛克质问道,一开始他原本以为林风只是嚣张而已,但现在看来他何止是嚣张,他简直是嚣张的没边了!

    但既然林风敢嚣张,就肯定有嚣张的底气。

    “角斗士之王带领西方诸多强者前往华夏,结果全军覆没的事情你们知道吧?”林风对夏洛克问道。

    毕竟那是强者的战争,就算世俗界再如何平静也不可能一点风声都没收到的。

    “我知道。”夏洛克回答道,他的确知道,甚至于他还知道他们也有些势力去了,但却都是有去无回。

    “杀光他们的人就是我。”林风丢出这么一个重磅炸弹。

    “什么?”

    夏洛克吓得直接从椅子上摔了下来,无比狼狈。

    他难以置信的看着林风:“你...你一个人杀光了他们?”

    “那些小卒子是我的手下杀的,我杀的只是他们的领袖。”林风说道:“我记得你们英国去的有一个叫暗影的杀手组织,和一个叫黑十字的黑手党对吧?”

    夏洛克说不出话来了,如鲠在喉,无所适从,他已经完全相信林风所说的,如果林风不是直接参与其中,他不可能知道的那么清楚的。

    那么如果林风说的是真的,他将是英国遇到过的一个前所未有的大危机,其危害丝毫不亚于一个核弹!

    夏洛克连忙擦冷汗,而后急忙对林风说道:“你先在这里等一下。”

    他必须上报上去,让上头作出抉择,否则他们伦敦将有可能生灵涂炭,血流成河!

    此时,夏洛克已经有些后悔将林风带进他们军区里来了,本来是想着制约林风的,但现在看来那完全是引狼入室。

    可就在夏洛克走后不久,房间的大门就被人给一脚踹开了,一个留着卷胡子的金发中年走了进来,一双碧蓝色的瞳仁充斥着愤怒,瞪着房间的林风二人。

    “你们就是杀死布莱克利的凶手?”对方一来就咄咄逼人的问道。

    “你是谁?”林风不解的问道。

    “蠢货,你竟然连理查德亲王都不认识,真是瞎了你的狗眼!”理查德亲王身旁一个随从很不客气的对林风训斥起来。

    林风也有些不爽了,呵呵冷笑了两声:“为什么我就得认识他呢?”

    理查德亲王也懒得和他废话,怒道:“我问是不是你杀了我侄子布莱克利?”

    “是又怎样?”林风歪着脑子看他。

    理查德亲王顿时气不打一处来,道:“好好好,杀了人还敢这么嚣张,看来你是想死了!”

    “夏洛克呢?夏洛克在哪?”就在此时,理查德亲王对周遭的士兵吼道。

    “上将他有事出去了。”一个士兵回答道。

    “那就算了,我自己解决了。”理查德亲王冷哼道,随之一指林风对他身后的两个黑袍人说道:“杀了他!”

    身为皇室,他有直接处决人的权力,尤其对方还是个杀害皇室成员的暴徒。

    那两个黑袍人便同时上前一步,林风顿时感觉一种无形的压迫感席卷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