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那道戏虐的声音响起之后,舒雅一愣!

    “嗯?”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舒雅慌忙回头。

    当她看到那张令她魂牵梦绕的坏笑中的脸,舒雅表情僵硬了,整个娇躯狠狠一颤!

    是……他!

    舒雅眼中的泪水磅礴而出。

    那个让自己魂牵梦绕的男人!

    那个让自己撕心裂肺的家伙!

    那个爱到生爱到死的混蛋!

    来了!!!

    舒雅迈前两步,想要上去拥抱林风。

    却又想到林风是她的姐夫,却又不得不生生的忍住了,站在原地原地不知所措。

    看到舒雅这模样,林风便觉得心口一疼,然后快步冲了上去,一把将她拥入自己的怀中。

    当感受到林风那炽热的体温后,舒雅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双手抓住林风的衣领,泪水如同绝了堤似的疯涌不止。

    “你为什么要来,你到底为什么要来!我明明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要忘记你的,你为什么又要来见我?”

    舒雅声声哭诉的指责林风,她怨他恨他,当然,这都是因为她爱他!

    林风没有说话,因为他知道现在所有语言都是苍白无力的,所以他捧着舒雅的脸,直接就吻了上去。

    这个吻直接吻的天昏地暗,舒雅根本没有抵抗的能力,笨拙而又热烈的回应着。

    而与此同时,在不远处的角落,布莱克利脸色阴沉,拳头捏得咯嘣作响。

    他恨,恨这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小子抢走了他的女人,也恨舒雅竟然不选择他这个王子,而选择了一个卑贱的平民!

    “给我查查那小子到底是什么身份。”布莱克利冷冷的对自己的司机说道。

    “是,大人。”司机便也只能答应。

    好半晌,林风才和舒雅分开,两个人都是气喘吁吁,结果对视了一眼,都不禁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林风捏了捏舒雅的鼻子说道,明明是舒雅的年纪比他大,但他反而像是更成熟似的。

    “渣男,明明是有妇之夫还要勾搭我,勾引小姨子,臭不要脸的!”舒雅也对林风笑骂道。

    “回去吧,你姐姐和我都很想你。”林风微笑说道。

    闻言,舒雅的笑容便随之凝固了,眼神有些躲闪的道:“不行,我不能破坏你和姐姐。”

    “你姐姐已经松口了,她愿意接受你,不过前提是她得做大的。”林风继续说道。

    “真的吗?”舒雅一脸错愕的问道,她万万没有想到舒岚竟然能够接受两女同事一夫?

    而且是姐妹俩!

    “当然,否则的话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当然是接你回家了。”林风笑眯眯的说道,只要舒雅回去,那他就算是放下一桩心事了。

    舒雅也不禁面露喜色,她怎么也想不到会是这样的结果,舒岚竟然不介意自己喜欢林风?还打算和她一起成为林风的老婆?

    不过不管怎么样,她总算是可以光明正大的爱林风了,哪怕最后结果是和别的女人一起共享她,她也毫不介意。

    想到自己和姐姐都沦陷在林风的手上,舒雅心里突然觉得有些不爽,没好气的打了胸口一下:“你简直就是我们姐妹俩的冤家,现在你一下子有了两个老婆,我看你心里应该很得意吧?”

    林风低头沉思了起来,而后点了点头:“还好吧。”

    舒雅顿时就火了,这个混蛋得了便宜还卖乖?

    舒雅刚想再打林风,可这个时候的林风却不给她机会,直接就又吻了上来。

    ........

    晚上,林风和舒雅一起去一个高级的西餐厅吃饭,结果屁股还没有坐热,异变就发生了。

    几个身材魁梧的黑衣人从外头走了进来,看了林风和舒雅一眼,而后一个老黑就叫嚣道:“小子,滚一边去,我要这个位置。”

    “你要这个位置?这里人这么多,为什么非得要抢我的位置呢?”林风淡笑道。

    “因为我看你不顺眼!”那个老黑一脸嚣张的道。

    “算了林风。”舒雅不想惹事,便主动起身打算换个位置。

    但这个时候,那个老黑却一把抓住了舒雅的皓腕,嘿嘿淫笑道:“他可以滚了,但是你不能走!”

    舒雅顿时表情一僵,而后冷冷的道:“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当然知道,我在调戏一个华夏的美妞。”老黑笑得更加下流,咧开他的大嘴巴,就跟要吃人似的。

    “不,你在挑衅魔王的妃子!”舒雅一字一句道,她很清楚林风的脾气,她也知道对方这么做会有什么下场。

    他们明明都已经不予理睬了,可对方竟然还要纠缠。

    “魔王的妃子?你指的魔王是这小子?”老黑不屑的一笑,道:“你看我在这调戏你,他连一个屁都不敢说,完全就是个孬种。”

    老黑他们仗着自己的身材比林风要魁梧的多,所以就不把林风给放在眼里。

    在他们看来,就林风这样的,他们一拳就能打死!

    “要我说,你还是别理这个碧池了,陪我们兄弟几个吧,保证让你********,我们的家伙可是很大的!”老黑很粗鲁的道,同时伸出手要去打林风的脸。

    “你看,就算我打他的脸他都不敢说话。”

    唰!

    就在此时,一道寒芒掠过,那个老黑就感觉自己的手上一疼,不禁低头望去,而后他的瞳孔就受刺激似的急剧扩张了。

    因为他看到他的手掌竟然齐腕被切断了,正滋溜滋溜的往外冒血。

    “噶的噶的...”老黑一个劲的惨叫,他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自己的手就断了。

    而此时,林风手里正攥着一把带血的刀,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你不该用你的脏手碰她的。”

    而后也不等老黑作出反应,他的手又是一挥,老黑抓住舒雅的那只手也断了,整个手掌就被林风给切了下来。

    那粗钝的餐刀在林风的手中就成了锋锐无比的利器。

    “啊?”

    老黑等人都吓坏了,林风的凶狠与诡异将他们吓得不轻。

    “杀了他,杀了他!”

    老黑气急败坏的吼叫起来,彻底抓狂了。

    这还什么都没干就被人切断了两只手,这让他又惊恐又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