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言,格策便直接走上了上去,双手抱起一台阿斯顿马丁,然后朝着一台法拉利砸去。

    嘭!

    两辆豪车,瞬间成为一对废铁!

    而后格策不停,再抱起一辆狠狠砸下,不一会儿几台豪车就成了几台破铜废铁。

    整个别墅外头都响彻着豪车的尖叫声和碰撞声,只可惜别墅里头的音乐声实在是太大了,那些家伙根本就听不到。

    林风便和格策一起走进别墅,结果一进门就看到满地狼藉。

    酒瓶子、香烟、内衣裤,衣物,应有尽有。

    甚至林风还看到在客厅的方向,一些男女直接就真枪实弹的干了起来,一点也不避讳其他人。

    “贵圈真乱,这句话果然不假。”林风冷笑道,人一旦在经济上富足了,那么他的*也将会被无限被扩张。

    就好比这些富二代一样,有了钱就要买豪车,就要进出高档场所,玩女人,炫富,用各种方法来发泄自己的*。

    “让他们安静下来。”林风对格策说道。

    格策便朝着音响走了过去,一脚飞踹而出,那接近百万的超高级音响就直接粉碎了。

    “嗯?”

    屋内的噪音立刻戛然而止,所有男女都疑惑的望向林风和格策,脸色不善。

    显然林风他们坏了他们的兴致。

    “你们两个特么谁啊,敢特么来砸场子?”一个头发染得五颜六色的富二代醉醺醺的冲到林风面前。

    “小子,老子跟你说话呢,你特么耳聋了?”那富二代看到林风竟然不理他,当场就火了,直接拿起酒瓶子朝着林风泼了过去。

    林风便朝着他望了过去,那眼眸的阴森酷戾,仿佛来自于深渊的黑暗,让人看上一眼就不禁灵魂颤抖。

    那个富二代手中的酒瓶怎么也无法落下,他有一种感觉,只要自己敢那么胡来,那么眼前这家伙就会立刻把他大卸八块。

    那富二代瘫软在地,竟然直接吓尿了。

    “我找杨乃安,请问有谁见过他吗?”林风语气平缓的说道。

    “我是杨乃安,你特么是谁?”这时,沙发上一个一丝不挂的男人推开身边的女人,歪着脑袋望向林风。

    “是你找人去暗杀宁婉的吗?”林风开门见山的问道。

    “嗯?”杨乃安立刻表情发生了变化,旋即嗤笑道:“你是宁婉派来的?看来那些傻帽是失败了,果然这些老外是不可靠啊。”

    杨乃安这话,就等于是变相的承认了自己暗杀宁婉的事实,但看他的样子似乎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

    看到这里,林风就可以充分的肯定,杨乃安这人不值得怜悯。

    “我就知道你一直觉得是宁婉抢走了你父亲的财产,但我想你也应该知道,你父亲也就留下七个亿给她,而她总共资助你的钱也已经超过七亿了,你应该收手了。”林风说道。

    “放屁!要是没有我老头当初给她的钱做生意,她哪有今天的身份地位,赚了钱就想一脚把我给踹了?门都没有!”杨乃安恶狠狠的道。

    “宁婉的钱有我的一半,除非让她把她的财产给一半给我,否则这件事没完!”

    林风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这个杨乃安不只是灭绝人性,还很厚颜无耻。

    林风也放弃和杨乃安讲道理,跟这种人渣根本就没道理可见。

    “今天我来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让你以后不要再找宁婉的麻烦了。”林风面无表情的道。

    但杨乃安却马上给予林风一根中指,嗤之以鼻的道:“你算条毛啊你,也敢来教老子做事?赶紧滚,不然老子分分钟弄死你!”

    闻言,杨乃安的那些朋友们也都抄起酒瓶子将林风给围了上来,男男女女都用一种讥讽的目光看着林风。

    “不动手不行吗?”林风无奈的叹了口气。

    “不行,今天必须给你点教训!”杨乃安怒吼道,林风可是砸了他一百多万的高级音响,他怎么可能让林风就这么走了?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林风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道:“那就打个半残好了。”

    林风话音刚落,格策就动手了,紧跟着别墅内便响起了一阵阵刺耳的叫声。

    那是男人的惨叫和女人的尖叫。

    格策动作无比迅速,往往都是一招解决一个,或者是一招解决多个。

    这些富二代根本就不是他这个杀人狂的对手,三两下的就被打残废了。

    “什么?”

    杨乃安也没想到对方竟然这么生猛,徒手就把他的人全给收拾了。

    原本杨乃安看自己有那么多人,还以为自己赢定了,却没想到对方一个人就解决掉他们所有人。

    所有人脸上的挪揄之色,瞬间转变成惊恐之色,同时和林风拉开一段安全距离。

    “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吧?”林风拍着杨乃安的脸,笑眯眯的说道。

    杨乃安感觉到无比耻辱,但这个时候也不敢说半个不字。

    “啪!”

    林风毫无预兆的一巴掌甩了过去,把杨乃安打得一个趔趄,脸迅速肿了起来。

    “在我问你话的时候,你要回答我,明白吗?”林风冷斥道,目光凶戾。

    “是。”杨乃安脸色铁青的道。

    “能不能以后都不找宁婉的麻烦?”

    杨乃安又迟疑了,他怎么能不找宁婉的麻烦,要是不找宁婉的麻烦,他的生活来源从哪来?

    “啪!”

    然后林风就又一巴掌打了过去,冷哼道:“从这一秒开始,你每沉默一次,我就卸掉你身上某个部位,明白了吗?”

    杨乃安忍不住心中的恨意,屈辱的点了点头。

    “能不能以后都不找宁婉的麻烦?”林风再度问道。

    “能!”杨乃安急忙说道,不管怎么样,最先稳住林风才是首选。

    但林风却阴险一笑,摇了摇头道:“我不相信你!”

    咔嚓....

    杨乃安的手就被林风给拗断了。

    “不相信你还问什么?”杨乃安神色狰狞的吼道,这个杂种是在戏弄他。

    “如果我说只是因为好玩,你会不会很生气?”林风脸上露出一种很欠打的笑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