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志邦阴沉着脸不敢说话,本来他也可以赚得盆满钵满的,只可惜他得罪了林风。

    现在袁志邦恨不得抽自己两嘴巴子。

    而众人望向袁志邦的眼神,便就变得有些意味深长了,同时也少了很多尊重。

    因为他们都知道袁志邦得罪了林风这个大人物,之后肯定过得不会太顺利了。

    “那个谁,你可以走了,我们打算商量正事,你一个外人在这里不方便。”林风指着袁志邦说道。

    袁志邦屁都不敢放,脸色铁青的悻悻离开了。

    等袁志邦离开后,林风便说道:“股份的话,我是不太可能给你们了。”

    闻言,众人也都是一脸的失落,不过他们也理解,林风家大业大,往外的都是富甲一方的豪绅,他们在林风面前算什么?

    林风也有他的顾虑,如果说股份稀释的太多,那么他们就会失去主导权,因此林风是不打算分出股份的。

    “不过我可以和你们保持合作关系,让你们成为我的代理商,拿货价我就不收你们的了。”林风转而说道。

    “真的吗?”

    几个人顿时面露喜色,他们都知道要成为林风的代理商有多么难,是有指标的。

    首先得要有个近100平的店面,且要缴纳一千万的保证金,店内的服务员都必须是医生,还要一次性订够半年的货。

    他们都知道他们这是沾了宁婉的光啊,如果不是宁婉,林风会鸟他们吗?

    “你们给我提供渠道,而我给你们提供产品,利润的话就按分成分配,我看就...”

    “五五分吧!”还不等林风说完,宁婉就抢先说道。

    “这个真不行,我会亏本的,我总得对集团的其他股东负责不是?”林风苦笑道,一副很为难的事情。

    “那就****。”宁婉连忙改口。

    “真的不行,这样其他的代理商也会有意见的,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林风再度说道。

    “七三?”

    “你这是在逼我?”

    “八二?”

    “成交!”林风一锤定音,直接敲定。

    宁婉呵呵冷笑,道:“你真贱!”

    “谢谢...”林风一副恬不知耻的模样笑道。

    虽然只是八二分成,但众人依旧是觉得天上掉馅饼,毕竟林风可没收他们的代理费、购物费等等。

    这就等于是他们给自己打工了,而不是给林风打工。

    啪!

    突然间,房间的灯突然黑了,整个包厢顿时漆黑一片。

    “停电了?”许上校眉头深锁。

    “堂堂五星级酒店,你觉得会出现停电这种低端错误吗?”林风呵呵冷笑,五星级酒店都有备用电的,用来应对突然的断电情况。

    可现在备用电也没有打开,那就只有一种解释,备用电线被人给剪断了。

    许上校的脸上立刻浮现凝重之色:“你的意思是...”

    “有人来了,而且现在已经在我们的房间里了。”林风冷哼道,别人察觉不到,可他却能察觉到。

    此言一出,宁婉等人的立刻就面如土色,有人进入他们这个房间,这怎么可能,他们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感觉到?

    “啪!”

    一个男子忍不住打开伙计照明,借助昏暗的火光,众人看到模糊中有几道身影站在他们身后。

    “啊!”

    那男子便惨叫一声,脖子被一柄刀锋给划破了。

    看到这里,房间内的众人直接就炸毛了,大声的惨叫起来,争先恐后的站起来想要往门外跑,但却因为房间太黑根本找不到方向。

    “都别动!”林风大吼道,此时只能抓紧宁婉,保证她一人的安全,其他人他已经顾不上了。

    好在那些人还算是聪明,听到林风的大吼之后都不敢轻举妄动了。

    不一会儿灯就亮了,几个戴着面罩的武装分子便站在这个房间里。

    尖叫声便瞬间响起,所有女士都一脸惊恐,显然是被吓坏了。

    “都闭嘴!谁要是敢叫,我就请他吃子弹!”

    一个带着恶魔面具的男子呵斥了起来,说的是一口纯正的英语。

    “雇佣兵?”林风眉头一皱,怎么会是雇佣兵?难道不是来找他的?

    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哪个雇佣兵团队能是林风的对手了,不可能来送死的!

    “没错,我们就是雇佣兵,我们是蝰蛇佣兵团,佣兵界的最强者!”那个大汉笑道,语气充满了自傲:“而我就是蝰蛇佣兵团的团长蝰蛇,我告诉你们我可是杀人如麻的,谁要是不想死,最好老老实实的闭上你们的嘴!”

    众人惊恐的点头,哪里敢说半个不字。

    从对方的衣着打扮,已经他们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这个房间,他们就知道对方是专业的。

    “小子,把那女人交出来!”就在这时,蝰蛇指着林风身旁的宁婉呵斥道。

    显然他们此行的目标是宁婉。

    林风便疑惑的望向身旁的宁婉,而宁婉的脸色也随之难看起来:“是谁派你们来的?”

    “抱歉,佣兵团也得讲诚信,我们不能出卖雇主,只要你跟我们走,等见了他你就知道了。”蝰蛇面无表情道。

    “我是不会跟你走的。”宁婉冷冷的说道。

    “小妞,我奉劝你最好不要做一些不理智的事情,雇主可是告诉过我们,只要把你带回去即可,死活不论。”蝰蛇的声音冰冷刺骨,丝毫没有因为宁婉是个美女而对她有丝毫的同情。

    “杀我?如果你们做得到的话!”宁婉冷笑一声,然后拍了拍林风的肩膀:“交给你了!”

    “嗯?”蝰蛇便疑惑的望向林风,难道这小子是保镖?看样子不像啊!

    不过就算是保镖蝰蛇也不怕,他们都是身经百战的战士,而且在人数上还占据了优势,会怕对方区区一个人?

    林风双手环胸,悠哉的迈前一步,无奈的道:“看在我们算是半个同行的份上,如果你们愿意放弃这一单生意,我就不杀你们,如何?”

    蝰蛇等人闻言先是一愣,而后同时大笑了起来。

    “杀我们?就凭你?”蝰蛇语气冷酷,直接拿起手枪指着林风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