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钱的确没什么了不起的,但是有钱就能***!”林风呵呵笑道,你不是横吗,老子现在就比你更横!

    “你不要太过分了!”袁志邦那叫一个生气,这个混蛋是骂自己骂上瘾了?

    林风耸了耸肩,很委屈的道:“我只不过是想试一下变成你的感觉,果然当个人渣还是挺过瘾的。”

    众人都是想笑却不敢笑,袁志邦刚才还说林风是个穷光蛋,可现在这个穷光蛋竟然直接踩在他的头上拉shi!

    而最气人顿时袁志邦竟然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这太可怜了。

    “这个世界不是有钱就行了,权势才是最重要的,只要有了权就能财色兼收。”袁志邦冷哼道,试图为自己扳回一城。

    而后对宁婉道:“宁婉,我刚才邀请了一个大人物过来给你庆生,他在江南六省很有人面,黑白两道都要给他面子,你要是能认识他,以后能便利很多。”

    “袁志邦,你说的这个大人物是谁啊,这么牛?”一人好奇的问道。

    “就是最近名头极其响亮的许上校嘛。”袁志邦笑着说道,脸上挂满了得意,为自己认识这样的人物而感到自豪。

    因为华夏不是有句古话叫做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吗?袁志邦感觉自己和许上校是同一类人。

    “许上校?是那个军界新星?”

    众人都惊呆了,显然都听说过许上校的名头。

    “可不就是他吗,刚好我和许上校是朋友,而且他也在这吃饭,我说给宁婉庆生他就说过来敬杯酒。”袁志邦呵呵笑道,那得意之色更加浓烈,就差眉飞色舞了。

    “哇,连许上校都来给你敬酒,袁志邦你混得可以啊,看来用不了多久你的名声就能响彻江南六省了吧?”众人都无比艳羡的看着袁志邦。

    “哪里哪里,我和老许比可差得远了,我可不像他认识那么多人,我也就认识他而已。”袁志邦故作谦虚的摆了摆手,心里却快要乐开花了。

    “认识许上校一个人已经足够了,我们想认识都认识不了呢。”众人都无比艳羡,许上校可是未来江南军界的一把手,要是能和这样的人物成为朋友,他们做梦都能笑醒。

    “你们要是想认识的话,我可以介绍许上校给你们认识,不过许上校这人心高气傲,要是你没什么过人之处的话,他是不会和你做朋友的。”袁志邦意味深长的道。

    他这是故意抬高许上校的同时也抬高自己。

    “我们还是算了吧。”众人也都是怯懦的摆了摆手,他们也感觉自己的气场应该是闭不上许上校的。

    与其走上前去热脸贴冷屁股,还是就这么算了吧。

    许上校?林风不禁眉头一皱,难道和自己认识的那个许上校是同一个人?

    可正当林风这么想着的时候,门被推开了,一人走了进来。

    林风看到此人,顿时哭笑不得,还真的是许上校啊?

    “许上校,你可算来了,我们可算是恭候多时了。”看到许上校进来,袁志邦急忙热情的迎了上去,就算是他也不敢轻易得罪许上校。

    “刚才配几个部长在那喝酒,所以耽误了些,不好意思哈。”许上校淡笑说道,其实以他的身份根本不屑于鸟袁志邦的,之所以和袁志邦结交,也是因为看在袁志邦身后家族的面子而已。

    袁志邦他爹以前是许上校的顶头上司,所以许上校才给袁志邦三分薄面。

    而这时所有人也都在注视着许上校,听到许上校说在和几个部长喝酒之后,他们都不禁精神一震。

    果然民间的传闻是真的,许上校人脉网广泛的不得了,连那样的人物都能结交?

    “没关系,知道你忙,你能抛下几个大人物来给我们敬酒我们就已经很荣幸了。”袁志邦也打着圆场。

    而后袁志邦便主动给许上校介绍宁婉:“这个是我的朋友宁婉。”

    “兰桂坊之主嘛,早有耳闻了。”许上校微微一笑,而后便对宁婉伸出了手:“你好,宁小姐,生日快乐!”

    “谢谢你,许上校!”宁婉也和许上校握手。

    而许上校的手一沾即离,显得很干脆,但又不会让你觉得敷衍,从这一点宁婉就可以充分,反而是让你觉得是在尊重你。

    从这一点宁婉就看得出来许上校是个人物。

    可就在这时,许上校便注意到了坐在宁婉身旁的林风,当即便愣了一下,而后哈哈笑道:“你小子也在这?”

    他这一开口,所有人就都愣住了,不会吧,许上校竟然中东和林风说话?而且从许上校的语气中似乎和林风很熟络啊。

    “许上校,你是在和我说话吗?”袁志邦不太确定的问道,他不相信许上校会认识林风,还以为许上校是在和他说话。

    “不是,我是在和他说话。”许上校指了指林风,而后调侃道:“你小子还有闲情在这喝酒,你的集团不用管了?最近肯定赚得盆满钵满吧?”

    所有人都震惊了,许上校和袁志邦讲话时客客气气的,这就代表许上校和袁志邦只是认识而已,可他和林风说话的时候却是带着轻松随意,这代表两人是朋友!

    他们都知道林风不是普通人,但却没有想到林风竟然如此的不普通,竟然能和许上校成为朋友?

    “你觉得集团的事情需要我插手吗?我向来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当个无业游民的!”林风笑着说道。

    众人便都惊呆了,原来林风说的“无业游民”是这个意思啊?

    林风无业倒是真的,毕竟他现在可是老板啊,哪里还需要工作,有人看着就行了!

    拥有一个集团啊,那这小子肯定是富得流油了吧?

    “那倒是,毕竟你身上的女人就没有一个是简单货色,有她们帮你干活,都不需要你做什么的。”许上校也随之笑道。

    闻言,众人再度吃惊了,什么,林风已经有女人了?那宁婉还和他关系那么密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