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可能会知道我的生日,我可从来没有告诉过你啊。”宁婉惊奇的道。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这种事情只要稍微用点心就能查到了。”林风尴尬的摸了摸鼻子笑道。

    宁婉便是眯起了双眼,心想这个混蛋肯定是调查过自己。

    林风的确是调查过她,毕竟谁无缘无故多了个小姨都会觉得不得劲吧。

    “那就那拿出来啊,还愣着干嘛,不过要是你拿的是不值钱的地摊货的话,那你还不如说是忘了宁婉的生日呢,以免丢人。”袁志邦哈哈笑道,彻底封锁了林风的退路。

    这个时候如果林风真的拿出地摊货的话,也就会被众人嗤笑。

    他们送的礼物最便宜的都得好几万,林风要是不送给几千一万块的,怎么也说不过去的。

    林风笑而不语,将一个破旧的铁罐放在桌子上,道:“这就是我的礼物!”

    众人愣了一下,然后表情就变得很怪异了。

    “哈哈哈哈...”袁志邦直接爆笑出声,一个劲的拍着自己的大腿,感觉都快笑岔气了。

    “我以为你会送地摊货,谁知道你更过分,直接送垃圾?兄弟,说实话,你这玩意是不是在来的路上捡的啊?”袁志邦真心笑得不行,哪有这么逗的人,随便捡个破玩意来送人。

    不过也难怪他会这么认为,因为林风送的那个铁罐的确太破了,跟那种装东西的罐头没什么区别。

    因此他们也不相信那个铁罐里会有什么好东西。

    “罐子是破了些,但礼物又不是罐子,而是罐子里的东西。”林风一脸平静的说道,当作没听到他们说话。

    “罐子里的东西?罐子里还能有什么了不起的东西不成?”袁志邦嗤之以鼻,在他看来,这小子八成是在装蒜吧。

    “打开看看吧。”林风也不理他,直接对宁婉说道。

    宁婉便打开了铁罐,发现里头竟然有着一条钻石项链,但在是这钻石项链的色泽却有些奇怪。

    “这是什么东西,造型这么古怪?”众人也都很疑惑。

    “你们看这做功,怎么粗糙,一看就是破玩意。”袁志邦不屑道。

    “嘶...这难道是...”就在此时,一个男子面露震惊的盯着那个项链:“宁婉,能把那条项链借给我看看吗?”

    宁婉便将那条项链递给了他,那男子看过之后,表情忽明忽暗,显得很奇怪。

    “怎么了赵河,你难不成看出了什么端倪?”

    众人都疑惑的看着他,这个赵河是个古董商,在业内很是有名,平时他们在古董问题上有什么问题也都会找他。

    所以他们看到赵河露出这样的表情,便都有些疑惑了。

    “这难道是陨石钻石?”赵河终于是确定了,自己没有看错,这个应该是陨石钻石。

    “陨石钻石?什么是陨石钻石?”众人都惊呆了,他们还是头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陨石钻石,故名思议就是偶从外太空来的石头,被誉为宇宙神石,我们华夏人叫它蓝丝黛尔石。全世界只有两块这样的陨石钻石,在米国这个陨石钻石的价值已经被炒到了三千万美元以上!”

    “不是吧?”

    所有人都震惊了,三千万以上,那岂不是一个亿多了?

    “兄弟,全世界就只发现了两块这样的钻石,一个在米国一个在华夏,你是怎么得来的。”赵河惊奇的问道,难不成林风还有军方背景不成。

    “大约在一个星期以前,华夏又发现了一块,我朋友刚好是那里的高管,所以就送了一些给我。”林风耸了耸肩。

    他说的平淡无奇,但赵河等人听着却很惊悚。

    这么重要的东西都能随便送人,那个高管的身份肯定很不一般吧,能够结识这样的人,那林风的身份...

    “赵河,你该不会是看错了吧,这小子怎么可能会拥有这样的东西?”袁志邦感觉有些不对劲了,急忙插嘴道。

    他怎么能让林风抢走他的风头?

    “不会看错的,我曾经在一个黑市拍卖会上看过有人拍卖这陨石钻石,当时那个陨石钻石被拍卖到近十亿的价格。”赵河解释道。

    此言一出,所有人再看林风的眼神就变得极其怪异了。

    这家伙不是穷光蛋吗,怎么可能这么有钱?

    那可是一个多亿啊,再怎么有钱也不可能这样花吧?

    而与林风的陨石钻石相比,袁志邦那个三百多万的翡翠简直就成了不入流的东西。

    袁志邦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知道今天他输的一败涂地。

    一个亿比三百万多出多少根本就不用计算。

    林风自己也没想到这个陨石钻石竟然会这么贵,当初他朋友送给他这个陨石钻石的时候他也只是觉得漂亮所以才收下的。

    “谢了哈。”宁婉直接就把那项链给抓了过来,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谁让林风是他的小外甥呢,晚辈孝敬长辈不是理所应当吗?

    看到宁婉收林风礼物的时候却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众人仿佛也察觉到了什么,这两人的关系已经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吧?

    朋友?只怕是男女朋友吧?

    然后宁婉就做了一个大跌眼镜的举动,他把钻石项链放入玉盒之中,然后把那个翡翠丢进了那个破铁罐里。

    看到这里,袁志邦气得快抓狂了,这特么太欺负人了!

    林风就算了,连宁婉也这么欺负人?

    众人都是一副忍俊不禁的模样,想笑却不敢笑。

    “要我看,那个破石头就干脆丢了吧,那种不入流的东西根本就不适合你、”林风使坏的说道。

    “那怎么行,怎么说也是志邦的一番心意吗,不管好歹也得留着不是。”宁婉摇头说道。

    众人目瞪口呆,宁婉这么说,不也就等于承认他也觉得那个翡翠是垃圾了吗?

    听到这话,袁志邦就感觉自己胸口被插了一刀,这特么是欺负他欺负上瘾了?

    “有几个臭钱了不起吗!”袁志邦冷冷哼道,他之前还嘲讽林风是穷光蛋,但现在看来,他在林风面前才是穷光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