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着华丽外衣的人渣!

    众人听到林风的话语之后,尽数沉默不敢说话,一脸惊奇的看着林风。

    而袁志邦的表情也瞬间变得很丰富,他没想到林风竟然敢话,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人渣啊,刚才我不是说了吗?还是你聋了?”林风嬉皮笑脸道。

    “你…”袁志邦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还是头一次有人敢这么和他说话。

    “兄弟,我劝你还是道歉吧。志邦他可是局长,你得罪他是没好果子吃的。”

    有人奉劝,袁志邦才三十几岁的年纪就坐上了局长的位置,日后前程自然无可限量。

    这也离不开他本身家族的推动,因此可以看出袁志邦家族势力庞大。

    他们都不敢轻易得罪袁志邦,可林风就一个普通人,敢这么羞辱袁志邦,这不是找死吗?

    “够了,你们没完了是吗?”宁婉语气不善的呵斥。

    “宁婉,你这朋友什么素质,和他开个玩笑至于这样吗?”袁志邦冷哼道。

    “卧槽尼玛。”林风对袁志邦骂道。

    “你说什么?”袁志邦脸都绿了,这家伙还敢骂他?

    “开个玩笑而已,这么当真干嘛?”林风冷笑道。

    袁志邦直接给林风这话塞的说不出话来了。

    “没素质的家伙,像你这样的人根本没资格出现在这里。你看你身上穿的什么,也配和我们做朋友?”

    “你就算是浑身名牌,不也遮不住身上的人渣味吗?”林风呵呵笑道。

    “宁婉,你必须把他赶出去,否则我就走,今天有他没我!”袁志邦无比气愤的道,要不是念及身份,他都打算冲上去和林风拼命了。

    从一开始见面林风就不断说他是人渣,这特么谁受得了?

    “好啊,那你走吧。”宁婉面无表情的道,一点挽留的意思都没有。

    袁志邦还以为宁婉会为了他而把林风给赶出去,却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结果。

    所有人听到宁婉这话都不禁傻眼了,宁婉竟然为了一个不知哪来的小子,把位居权位的袁志邦给得罪了,她是疯了吗她?

    “好,那既然这里不欢迎我,那我就走好了!”袁志邦脸色铁青,就算他再怎么厚脸皮,这个时候也不好意思再赖在这里了。

    “别别别,志邦,你别这样,今天宁婉生日,你这闹得多不愉快啊!”连忙有人上来拉住袁志邦。

    “是啊志邦,你不喜欢那小子别搭理他就是了,用不着这样。”

    “你也得考虑考虑宁婉嘛,今天她生日你这样闹,她会不高兴也是理所应当的。”

    宁婉的朋友们全部出言相劝,因为他们都知道袁志邦的身份,这个时候不讨好他,以后没准就老死不相往来了。

    袁志邦这才重新坐了回去,但却依旧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模样。

    所以说只要是有能耐的人,不管走到哪里都会招人巴结,不管巴结的人最终是否能够从他身上得到好处。

    “别说了,赶紧进入送生日礼物环节吧,可别让咱们的宁大美人等急了。”众人都很巧妙的转移了话题。

    “宁婉,这是我送你的礼物,祝你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宁婉,这是我从欧美带回来的名牌项链,价值二十几万哟。”

    宁婉的朋友们都各自奉上自己的礼物。

    而这时,袁志邦也坐不住了,将手里的一个玉盒递给了宁婉:“宁婉,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

    “哇,还用玉盒装着,这里头的玩意肯定价值不菲吧?”一人及时的问道,他们都知道袁志邦早已将宁婉视为自己的禁脔,想来是不会送一些便宜货的。

    “宁婉,打开看看吧。”袁志邦面对笑意的道,显然对自己送的礼物很有信心。

    宁婉便打开了那个玉盒,发现那玉盒之中安静的躺着一个玉佛。

    “不会吧,竟然是玻璃底,这种纯度的玻璃底,至少也得三百万以上吧?”有人惊呼道,一眼就认出了这个玉佛是翡翠中程度极高的玻璃底。

    翡翠纯净透彻的如同玻璃一般,所以被称之为玻璃底。

    “男戴观音女戴佛,这块翡翠玉佛是我特意让朋友从缅甸买来的,希望你会喜欢。”袁志邦满脸笑意的道,同时挑衅的看了一眼林风。

    “不行,这么昂贵的礼物,我不能收!”宁婉也很清楚袁志邦对她的心思,如果这个时候收了他的礼物,那不是坐实了二人的关系吗?

    “宁婉,这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你不会这么狠心拒绝吧?”袁志邦苦笑道,一副极其深情的模样。

    “是啊宁婉,难得袁局长这么诚意,你就收下吧,你看我们的礼物你都收下了,他的你却不收,你让他的脸往哪搁。”那些朋友们又开始怂恿起来。

    “这...好吧。”宁婉叹了口气,也知道不该破坏气氛,索性答应下来。

    反正到时候再送对方一些等价的礼物,还了这份人情就是了。

    见到宁婉收下自己的礼物,袁志邦顿时一喜,而后有些挑衅似的望向林风:“林先生,今天是宁婉的生日,你给她准备了什么礼物?”

    “他不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算了吧。”宁婉急忙给林风解释,她知道林风不知道她的生日,她也没有告诉过林风。

    “宁婉你可真善良,明知别人没给你准备生日礼物,还这么好替他开脱。”袁志邦呵呵冷笑道。

    闻言,众人立刻用一种鄙夷的目光盯着林风。

    “兄弟,你这就不够意思了吧,就算是再便宜也得准备一份礼物不是,多少是个心意,可你竟然什么都不准备。”

    “就是,哪怕你出个几百一千买个礼物也成啊!”

    那些朋友们都忍不住数落起来。

    “你们别刁娜他了,他是真的不知道我的生日。”宁婉急忙替林风辩解,心里有些后悔带林风来这了。

    “其实我知道的,而且我也准备了生日礼物。”可就在此时,林风突然笑眯眯的转过头去看着宁婉。

    “嗯?”

    此时所有人都愣住了,尤其是宁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