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你是想说,这里是你的地盘?”林风被逗乐了,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个兰桂坊应该是他小姨的吧?

    “去你的傻帽,是个人都知道兰桂坊的老板是宁婉,你竟然不知道,一看你就没见识。”见林风这么愚蠢,苏晨更加不屑,心想这小子果然是土包子。

    “所以这和你没教养有什么关系?”林风一脸疑惑的看着苏晨。

    “你特么的,你说谁没教养,你信不信老子弄死你?告诉你,老子和宁婉可熟的很,整死你那是分分钟的事情!”苏晨怒喝道。

    林风愣了一下,就在苏晨以为林风被自己给吓呆的时候,却见到林风摇了摇头,很认真的道:“不信!”

    “卧槽!”

    苏晨当场就火了,抄起桌子上的烟灰缸就好在额林风的脸呼了过去。

    啪嚓!

    那个烟灰缸直接打碎了,而林风却一点事都没有。

    “什么?”苏晨也没想到这事这样的结果,直接就吓蒙圈了。

    “看来,你真的很需要管教。”林风凛然一笑,一巴掌就呼了过去。

    啪!

    苏晨直接就飞出几米远,半天都爬不起来。

    他眼冒金星,瞬间就找不着天南地北了,他用烟灰缸砸林风,结果林风愣是一点事都没有,结果林风一巴掌就把他给呼飞了。

    这刷新了苏晨的世界观。

    苏晨的两个女眷连忙上去搀扶苏晨,同时对林风吼道:“你竟然敢打苏晨,你知道他是谁吗,他是苏家的大少爷,宁婉是他的远方表姑,你敢打他?你死定了你!”

    “叫人,快叫人!”苏晨也是目眦欲裂的吼了出来,他苏晨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欺负?

    一直都是他欺负别人,谁欺负过他?

    “来人啊!快来人啊!苏晨被人给打了!”

    两个女眷立刻大笑了起来,招来了一群黑衣人,显然是宁婉的手下。

    “苏大少,你怎么了,谁把你打成这样?”为首一个光头猛男急忙问道,他知道苏晨不好得罪,除了是他们老板的远方表亲之外,还和他们老板有生意上的来往。

    “黑狗,就是这个杂种,他把我打成这样的,你们赶紧把他给我废了!”苏晨急忙指着林风怒吼道。

    而林风则是双手环胸,面带笑意的看着黑狗等人。

    那个外号黑狗的混混头目立刻眯起双眼,却没有立刻爱动手,因为他也察觉到林风有些不同。

    看到他们来,林风的脸上没有一丝惊慌,还一副很期待的模样,就好像等着他们上去找他麻烦似的。

    这样的家伙一般都很棘手,搞不好是什么过江龙。

    宁婉要是在这里,肯定会给他竖起大拇指给他点赞的,毕竟跟了宁婉这么多年,要是没能从宁婉身上学到什么东西,那他也不可能成为宁婉的心腹。

    而宁婉经常提醒他们的就是:千万不要狗眼看人低!

    风水轮流转,谁也不知道谁将来会怎样,所以永远不要小瞧别人。

    也因为没有小瞧林风,所以黑狗捡回一条命。

    “兄弟,你混哪的?”黑狗问道。

    “我混哪的,说出来你可能没听过呀。”林风呵呵笑道,像黑狗这种级别的人,就算告诉他自己混恶魔岛,他也不知道恶魔岛是嘛玩意。

    “还真特么能装蒜,黑狗,你和他废特么什么话,还不快动手?”苏晨很恼火道,他让黑狗去收拾林风,结果他却问起林风身份来了。

    这不明摆着吗,这小子就是个欠打的装逼货!

    “兄弟,你这样让我们很难做,你要知道这里是兰桂坊,这里的主人是宁婉,你在这闹事就是不给我们老板面子!”黑狗脸色也有些难看了。

    闻言,林风便不再为难这些下人,道:“好吧,我也不难为你们,叫宁婉下来吧,你就说林风来了,她会知道该怎么做的。”

    听到这话,黑狗心头一震,心中暗自庆幸自己没有冲动对林风下手,否则的话下场就不堪设想。

    林风既然敢直接叫他们老板来见他,就代表他也不是普通人物。

    旋即黑狗便对自己的手下人使了个眼色。

    “兜里揣个死耗子冒充打猎的,我倒要看看我宁姐来了之后你要怎么死!”苏晨继续咒骂。

    不一会儿,宁婉就在一群人的簇拥下从自己的会所中走了下来,春风满面,笑脸娇媚,一副既往的精明干练。

    “宁姐,这里...这里...”苏晨急忙对宁婉招手,眼中有着难以言表的爱慕。

    他之所以天天来这里烦宁婉,就是因为想要追求宁婉。

    在一次亲戚聚会上见过宁婉之后,他就对宁婉着了魔,一旦有空就会来这里找宁婉,只不过每次宁婉都闭门不见。

    可宁婉却像是没有听到苏晨的呼唤似的,直接从他的面前走了过去,而后来到林风的面前:“你没事吧?”

    苏晨直接就石化了,出了事情宁婉最先关心的不是,而是这个不知道哪来的土老帽?

    “一点小麻烦而已,如果不是担心闹大,我也就不叫你了。”林风笑着说道。

    “好险你没闹大,这些都是我的心腹,我可不想你把他们都给打残废了。”宁婉笑骂的道,她也知道林风的手段。

    闻言,黑狗等混子都傻眼了,他们的人加起来得有二十几个,可宁婉竟然说担心林风把他们打残废了?这是在开玩笑呢吧?

    “小...”

    林风刚想叫小姨,宁婉立刻对他投来杀人的目光,同时吼道:“小你妈个头,不许叫,都把我给叫老了,叫姐姐!”

    “你敢骂我妈?”林风惊呆了,宁婉竟然这么粗鲁呀?

    果然一提到女人的年龄、体重和容貌,女人就会抓狂啊。

    “骂就骂了,难不成她还敢回来杀了我?”宁婉满不在乎道。

    而看到林风和宁婉如此的熟络,众人都已经惊呆了,他们也看得出来林风和宁婉关系匪浅。

    难不成...宁婉要成老板娘了?

    这个想法在这一刻传染给所有人。

    苏晨眼中顿时闪过一缕妒火,宁婉对他都没有这么热情过,凭什么对林风一个外人这么热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