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我说!”

    江管家连忙举起手来,他可不想死!

    “他现在应该在他的别墅,地址是...”

    “你竟然敢出卖我,你去死吧!”江云鹤目眦欲裂,拼尽最后一掌轰在江管家的脸上,当场将其轰杀。

    他最信任的人竟然敢出卖他的儿子,不可饶恕!

    “家主,我一早就说过不要与林风为敌,是你自己一意孤行,害得我们沦落到如此下场,这是你的错,没理由让我们给你陪葬。”

    “就是,是你的愚蠢害死了你和你的儿子!”

    那些江家子弟都显得忿忿不平,原本林风根本不会对付他们的,都是江云鹤在那胡搞瞎搞,惹怒了这个恶魔。

    林风一掌就击破了他们江家最强势的剑阵,这样的怪物他们江家怎么可能应付的了?

    “你们...你们...”江云鹤越想越气,最终怒火攻心,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当场就昏了过去。

    “交给你们处理了。”林风对那队长说道,而后领着苏忆安朝着目标所在地赶去。

    而距离目的地越近,苏忆安就越是沉着,只是那眼眸中的寒气却也越发的凝实。

    林风赞许一笑,没有被自己的情绪所左右,是个做大事的人!

    “砰!”

    林风直接踹开江森的房门,立刻顿时传来一个女人的尖叫声。

    一个一丝不挂的女人躺在江森的床上,惊恐的看着林风等人。

    林风微微皱眉,因为这个女人他认识,正是何东升的情夫胡芯蕊。

    这女人在何东升死后那么快就勾搭上了江森?

    原本她是跟江管家有一腿的,但之后见到江森,,看出江森这人心术不正,贪淫好色,所以主动勾引江森。

    两个人一来二往也就苟合在一块了。

    胡芯蕊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林风,当即呆住了,这个家伙不是在坐牢吗?

    一想到自己还出卖过林风,胡芯蕊就觉得有些恐惧,万一这家伙报复他怎么办?

    “你就是那个帮江家污蔑我的女人是吧?”林风冷笑道,显然也认出了胡芯蕊。

    胡芯蕊顿时浑身一紧,连忙辩解道:“我不是故意的,这都是江家人逼我的,如果我不这么做,他们会杀了我的。”

    “我也不和你废话,江森在哪里?”林风开门见山的跑了。

    “我不知道,他昨天晚上还在这的。”胡芯蕊哭泣道,她也才刚刚被林风的踹门声惊醒,不知道江森的去向。

    “看来是跑了。”林风眯着眼道,想来应该是有人给江森通风报信了。

    “别杀我,我是无辜的,我不是要故意的害你的,都是江家人逼我的。”胡芯蕊都快被吓尿了,在床上对着林风一个劲的磕头。

    “滚出华夏,以后都不准回来,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之后我会让人去调查,如果发现你还在华夏,我会杀了你!”林风冷冷的丢下这句话。

    他知道胡芯蕊是被迫的,但他也知道这个女人心里没有一点愧疚。

    损人利己是胡芯蕊这类人经常干的事情。

    而后林风就直接走出了房间,留下掩面痛哭的胡芯蕊。

    林风让她离开自己的国土,以后都不准回来,这就等于是要她抛弃前半生的一切。

    “放心,我会替你找到他的,我答应过你。”出了江森的别墅,林风郑重的对苏忆安说道。

    “我不怀疑!”苏忆安点了点头,而后脸上浮现一道极其狰狞的笑容:“美味的东西,也总是要留到最后,这样才会让人有期待感。”

    江家的倒台,也伴随着树倒猢狲散,江家这些年来树敌颇多,他一倒台立马就有数之不尽的敌人前来报复,那些江家人也只能离开。

    而何东升的妻子也走出来翻供,说之前之所以指证林风,都是受到江家的胁迫,才不得已而为之。

    一时间江家便如那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而林风则一下子成为全民聚集的焦点,所有人都因为他是被诬陷的而同情他!

    在接下来的半个月的时间,林风和舒岚可以说是赚得盆满钵满,数钱数到手酸。

    他们的集团不但把亏损的数百亿全部赚了回来,还多赚了几十个亿。

    全国乃至于全球,各大商业巨亨都想和林风合作,成为他的代理商,分一杯羹。

    所以今天早晨林风就接到了宁婉的电话,让他去兰桂坊一趟。

    等林风来到兰桂坊,刚好找到一个停车位准备把车停下,结果这个时候一个法拉利就直接冲了过来,一个急转弯把林风的停车位给抢了。

    要不是因为林风刹车及时,估计就撞上了。

    林风不禁眉头一皱,对方这已经属于危险驾驶了。

    而后林风便看到车内走下来一个染着头发,打扮的很潮的小子走下车来,才二十出头的样子,一看就是富二代。

    他看到林风的宝马车,立刻讥讽的对林风竖起了一根中指。

    林风嘴角挂着浅笑,心想这小子真特么欠打!

    林风也就眼睁睁的看着那气焰嚣张的小子走进兰桂坊,而他又不得不重新找停车位。

    等到林风找到停车位进入兰桂坊之后,他便看到那小子坐在大堂沙发上,手臂各自搭着两个美女的香肩。

    “这就是刚才和我抢车位的傻帽,开着台破宝马也有脸跟我抢车位,真是脑子给门挤了。”那小子指着林风对两个美女笑道。

    林风眉头一皱,便朝着那小子走了过去,笑道:“你刚才说谁是傻帽?”

    “说的就是你了,怎么了?”那小子气焰嚣张的站了起来,怒视着林风。

    “你爸妈没教你什么叫礼貌吗?”林风又问,笑容已经有些冰冷了。

    “没有,我爸妈只教我怎么把你这种傻帽踩在脚底。”那小子嘿嘿大笑道。

    “苏晨,算了,何必和他一般见识呢?”

    “就是,你抢了人家的车位,人家心里委屈也是正常的嘛。”

    “呵呵,委屈?委屈就回家哭去,兰桂坊是你这种人来的地方吗?你也不打听打听这是谁的地方?”苏晨冷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