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ngo!答对了!”舒岚笑着点头,道:“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林风才决定入狱的。”

    “因为他要最大化的扩张世人的仇恨与愧疚,恨有多大,愧疚就有多深!”

    “舒董事长真的好手段啊!这样一来别说我们亏损的数百亿能够收回来,还能赚得盆满钵满!”

    民众对他们这个品牌产生愧疚感,又加上知道他们这个品牌才是正品,肯定义无反顾的来光顾他们的生意。

    到时候他们的生意会有多么火爆,完全可想而知。

    “可问题是,林先生有办法证明他是清白的吗?”有人提出这个关键问题。

    “我在半个小时以前已经将第一手证据传上网了,且还请了二十个顶级黑客和二十万水军不间断的刷新这条视频,为我们集团洗白!”

    舒岚啪的一声双手拍桌,目光灼灼的盯着各位股东:“诸位,第一场反击战已经打响了,所以我希望各位能够抛弃个人的利益全力支持集团,我想当林风出狱的那天,他一定会很感激林风的!”

    “董事长你放心,我一定为林先生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我也是...”

    “我也是...”

    “董事长你说吧,要怎么做,我全都照办!”

    那些股东们纷纷附和。。

    ..........

    与此同时,网上已经传出何东升自己承认剽窃养颜丹成果的视频,正是林风拍摄的那一段。

    在那段视频里何东升还把隐藏在后面的江家给抖露了出来,证实他恶意竞争的真相。

    再加上舒岚雇来的黑客和网络水军的推动,马上网络上针对林风及集团的骂声就一下子少了不少。

    “搞了半天,这个何东升也不是什么好鸟啊,怪不得林风要做掉他,是我我也干掉他!”----会飞的猪

    “剽窃别人的成果还这么嚣张,这奸商死了也活该!”------赵钱孙没有李

    “就算再怎么样也不能杀人吧?林风杀了人,那和河东升有什么区别?不都是坏人吗?”------叫我女王陛下

    网络上各种议论全都褒贬不一,但依旧有超过半数的人认为虽然何东升是个卑鄙无耻的小人,但林风杀人就是不对的。

    与此同时,在监狱中的林风也和舒岚通完电话,嘴角泛着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计划正在一步步的按照他的预想进行。

    “主人,喝茶!”夜魔给林风倒上一杯茶,此时他已经彻底成了林风的马仔了。

    林风抿了口茶,而后道:“夜魔,去收拾一下东西吧。”

    “啊?”夜魔不知道林风这话是什么意思。

    “收拾一下东西,因为下个星期你要和我一起出狱!”林风说道。

    “真的吗?那么快?”夜魔惊呆了,虽然林风答应让他出狱,但他没想到会这么快。

    “怎么,嫌快啊?那你就继续在这关个一年半载好了。”林风打趣道。

    夜魔连忙摇头:“不嫌快不嫌快了...”

    “林先生,林先生你救救我啊...”

    正当这时,一个男人冲了过来,跪在林风的面前。

    他的脸上有着一道道伤疤,这些伤疤奇形怪状,有圆形、有乌龟、还有叶子等乱七八糟的图案。

    这种人在监狱里是不受欢迎的,因为只有强女干犯、虐童犯这一类人渣才会在脸上被划上这样的图案,就是为了提醒其他人这小子是个人渣。

    欺负女性与孩子,在华夏这个拥有五千年传统美德的国度是不被允许的。

    显然这小子应该是个强女干犯,因此林风也对他很不待见,对夜魔招了招手:“让他滚!”

    似乎是看出了林风对自己的厌恶,那个男子急忙说道:“林先生,我不是强女干犯,我是被陷害的,我是冤枉的啊!”

    “嗯?”林风眉头一紧,然后摆了摆手:“让他过来吧!”

    那个小子便急忙迎了上来,苦着脸道:“林先生,你一定要为我伸冤啊!”

    “伸冤?那是法官的事,和我有什么关系?”林风被逗笑了。

    “没用的,法官都已经被收买了,我这是叫天不应叫地无门啊!”男子越说越伤心,结果竟然失声痛哭了起来。

    他被人冤枉入狱,连法官、警察都被对方给收买了,他被判无期还不允许减刑,对方还用了手段不准他上诉,他连翻供都没有机会。

    昨天他听说监狱里来个大人物很是不得了,最关键的还和他的仇家有仇,所以他便来祈求林风帮他脱离苦海。

    “到底是怎么回事?”林风不禁问道。

    “我是被人冤枉入狱的,江森那个畜生,因为我女朋友拒绝了他,他就女干杀了我的女朋友,还把责任推卸到我身上,害我锒铛入狱成为如今这个模样!”

    “也姓江?”

    “对,江森就是江家人,江云鹤的亲生儿子。”男子恶狠狠的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林风对男子问道。

    “我叫苏忆安。”男子如实回答。

    “股票大王苏忆安?”林风为之一怔,他听说过苏忆安,年仅二十岁就靠玩股票赚了十个亿,之后势头更是一往无前。

    只不过后来出了个丑闻,说他女干杀了自己的处子女朋友,所以锒铛入狱。

    当初警方给出的解释是他想要女朋友的第一次,结果女孩子不答应,他恼羞成怒就把人给杀了。

    但现在看来,显然是有另外一番隐情。

    林风都感觉有点懵逼,自己运气这么好,来一趟监狱里能一次性捞到两个宝?

    怪不得之前有个小偷说监狱里都是人才啊。

    “好,我答应帮你,我不只是能帮你离开这里,还能帮你做掉江森,不过作为回报,你能给我什么?”林风笑眯眯的看着苏忆安。

    “一生一世,做牛做马!”苏忆安重重的磕了一个响头,他此时心情无比激动,只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

    “要的就是你这句话!”林风嘴角一扯,而后哈哈大笑了起来。

    江家他是无论如何都要铲除的,也就等于是顺水推舟给了苏忆安一个人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