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付你,我三成功力足矣!”林风不屑一笑,右手反手控住了夜魔的手臂,然后将其抛飞了出去。

    夜魔也没想到林风竟然如此力大无穷,他接近四百斤的体重竟然被他单手就抡了起来。

    但夜魔也不是吃素的,在凌空中双脚踹向林风的面门。

    “咚!”

    但夜魔那一记重踢,却被林风左手轻松的挡了下来。

    “什么?”夜魔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自己的全力重击竟然被林风单手挡了下来?

    “就这样而已吗?”林风玩味一笑,而后便直接将夜魔摔过来砸过去,不一会儿地板上便坑坑洼洼了。

    夜魔已经被砸的有些鼻青脸肿,连连往外咳血。

    所有人都惊呆了,夜魔竟然被这小子吊打?

    “连夜魔都败了,以后这个监狱就是这小子说了算了。”众囚犯都不禁叹了口气。

    “不可能,我不可能会输的!”夜魔一抹嘴角的血迹,怒吼着冲向了林风。

    他杀人无数,遇到的高手也无数,但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击败他,还是如此干脆利落的击败。

    在林风的面前他就感觉自己像是孩童般无力,而林风却是个壮年!

    强而有力的一拳便直接打向林风的面门,但却被林风单手接住。

    林风冷笑道:“看来我是高估你了,对付你连三成力都不用,一成足够了!”

    旋即,林风一脚踹出,夜魔立刻噗通一声摔在地上,然后又冲向林风。

    “砰!”

    夜魔又被打倒,结果又爬起来冲过去。

    一直这样循环往复十几次,林风觉得不对劲了,自己的力道他很清楚,就算是一成力也能打出近八千斤的力道。

    可是夜魔被他这样打竟然一点事都没有,更加别说他后面还慢慢加强了力道。

    这家伙的肉身很诡异!

    林风赞许的点了点头,看出来这个夜魔是个可造之材!

    最后一次将夜魔击飞,林风飞身掠去,用膝盖顶住夜魔的喉咙,阴森森的道:“臣服我,或者是...死!”

    这个小子是个宝,要是能够收为己用,日后必有大用。但如果不能收为己用,最好就直接宰了,因为他一旦成长起来,将会是个很棘手的对手。

    “我夜魔天不怕地不怕,又怎会怕死?要杀就杀,别那么多屁话,臣服你?在我夜魔的字典就没有低头二字!”夜魔冷哼道,一如既往的硬派。

    “那如果我用你的自由作为交换呢?”林风笑着提议道。

    “什么意思?”夜魔眼眸一凝。

    “我让你离开监狱,而你作为报偿,为我效力!”林风直接说道。

    “你能让我离开监狱?”夜魔有所动容,他当初是为了护卫疆土才杀了那些外国特种兵,却没想到还要因此锒铛入狱。

    所以他内心深处还是渴望自由的,毕竟他外面还有个妹妹。

    “如果我做不到就不会那样说,所以现在你该做出选择了,我想我做你的主人还是绰绰有余的。”林风淡然说道。

    “如果你能还我自由,我愿意侍奉你!”夜魔郑重说道,他之所以不怕死,那是因为失去了希望,知道余生都只能在监狱里度过。

    但林风现在给了他希望,他也就不想死了。

    林风这才松开夜魔,同时对狱警喊道:“把典狱长给我叫来!”

    看到这里,那些囚犯们都快哭晕过去了,这两个怪物联手了,他们以后还怎么活啊!

    ............

    外界,舒岚的集团在接连亏损了一个月,总损失超过四百个亿之后,所有股东都对此深感懊恼,让舒岚必须立马给出解决方案,否则他们就要撤股。

    而自始至终舒岚都很淡定,面对所有股东的质问,她只用了一句话便镇住了他们。

    “你们以为我男人坐牢了,我这个女人就好欺负了是吗?”

    “我们哪里敢啊舒小姐,我们这不都是给逼急了吗?”

    “是啊舒小姐,你不能这么蛮不讲理拿林先生来压我们,这样未免太欺负人了吧?”

    “舒小姐,我们的损失你也得考虑考虑嘛,林先生我们不敢得罪,但你也要为我们着想一下是不是?”

    一群股东全部都面露难色,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们可不敢得罪林风,哪怕林风已经入狱了,这就应了那一句话:他虽不在江湖,但江湖仍有他的传说。

    林风虽然入狱,但余威还在,他们也不敢乱来,但又不想承受这一笔损失,所以进退两难。

    这些股东,每一个都是商界的大亨,用家产千亿来形容他们真的一点也不夸张,可现在却因为“林风”两个字而急的抓耳挠腮,样子很是滑稽。

    舒岚也了解股东们的想法,笑着说道:“你们知道我为什么不去捞林风吗?”

    “为什么?”

    这也是股东们一直不理解的,林风入狱舒岚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该工作工作,连集团的律师团都没有动用。

    “因为这也是我们计划中的一部分。”舒岚解释道。

    这一下股东们就更加不理解了,自毁前程也能当作计划中的一部分,这未免也太奇葩了吧?

    “你们说,现在为什么我们集团会亏损这么多。”

    “那还用问吗,自然是因为知道我们集团用杀人来进行恶意竞争啊!”一个股东忿忿不平的道,神色有些幽怨。

    “那如果群众知道人不是我们杀的呢?”舒岚又问,脸上带着柔和的笑意。

    “这...”所有股东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舒岚这话是什么意思。

    “一旦他们知道何东升不是我们杀的,而且何东升还剽窃了我们集团的产品,再加上林风被诬陷入狱,民众们势必会给我们集团一个清白。”

    “而且现在无论是网上还是民间,都对我们集团是一片骂声,一旦他们知道真相,骂得有多大声,到时候就会对我们有多愧疚。”

    “他们的愧疚,就是我们集团发家致富的关键!”一个股东抢先说道:“到时候他们就会知道何东升不值得可怜,值得可怜的是我们,所以会义无反顾的站在我们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