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做了什么?”那个队长立刻愤怒的瞪着那个警员。

    “他想换衣服,我不同意。”警员如实回答,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

    “林先生想换衣服那是他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那队长立刻就火了。

    “可他是个罪犯…”那个警员委屈的道。

    “放你吗的屁!林先生怎么可能是罪犯,他肯定是被冤枉的!”队长当场就给了他一巴掌。

    “明天你不用来上班了,你的离职申请我会搞定,连林先生都不认识的傻帽,我们警局不需要。”

    那个警员顿时呆住了,什么时候起认识某个人已经成了警察的必修课?

    不过在江南要是不认识林风,那的确是挺愚蠢的。

    那个小警员直接就呆若木鸡了,他也没想到自己只是说了一句话,不但被打成重伤,还因此丢掉了工作。

    “林先生,对不起,是我管教无方。”那个队长急忙给林风鞠躬道歉,这个举动吓坏了在场的那些菜鸟警员。

    “啪!”

    然而,林风却显然不愿意接受他的道歉,直接一巴掌抽在他的脸上。

    队长被打的一个趔趄,眼冒金星,差点就一头栽倒在地,但却不敢有任何的不满,又走回林风的面前。

    “带着一群不认识我的菜鸟来抓我,自己还不主动出面,你是在试探我吧?”林风冷笑道。

    队长顿时浑身一紧,惊恐的道:“不...我不敢!”

    “不敢?”林风呵呵冷笑,道:“敢不敢只有你心里清楚。”

    旋即,林风便不再理会表情僵硬的队长,直接走上了楼。

    那个队长肠子都快悔青了,自己干嘛要那么多的花花肠子,现在好了,彻底把林风给得罪了。

    不一会儿,林风就走了下来,对舒岚说道:“我去了。”

    “嗯。”舒岚淡淡的应了一声,连头没抬起来一下

    这一幕让那些警察都懵逼了,这女人真的是林风的女人吗,这也太冷漠了吧?

    或者说,她压根一点就不担心林风会出事?

    之后林风便跟这群警察去警局,当然那些警察不敢给他上手铐。

    之后的几天内,林风很快就被判刑入狱,进入江南省的监狱之中。

    当然只要他想离开监狱,那么监狱就如同纸糊的一样脆弱,但他并没有这么做,因为他还有更大的计划隐藏在后头。

    与此同时养颜丹也上市了,但因为之前林风的负面行为,他们一上市就开始亏损,根本没有人会买一个杀人犯的产品。

    林风被一群狱警带入监狱之中,各种罪犯齐聚一堂,他们看到林风进来都很兴奋,吹着口哨骂着脏话,还有人朝着林风吐唾沫。

    林风自始至终都面无表情,因为这种情况他早已司空见惯,当初在西伯利亚训练营的时候也是如此,甚至还更加残酷。

    “吃饭了,老实点!”

    因为到了饭点时间,所以狱警便把林风给丢进了饭堂里头。

    林风便打好饭菜准备找位置吃饭。

    “谁准你坐这里了,给我滚!”看到林风要坐下,一个浑身纹身的肥老大顿时眉头一竖,极其嚣张的瞪着林风。

    他话音刚落,他身旁的七八个小弟就同时站了起来,不怀好意的注视着林风、

    似乎林风只要敢坐下,他们就敢动手把林风打成猪头。

    林风没有说话,也没有表情,直接拿着餐盘到别的餐桌去了。

    强龙不压地头蛇这个道理他还是道理他还是懂的,不是打不过,而是不屑于打。

    “切,怂货!”那个肥老大顿时嗤笑了起来。

    “滚!把这傻帽给我踢走!”另一桌的壮汉老大也吼道,眼睛瞪得老大了,他估计觉得这样比较有杀气。

    但林风却觉得很傻比!

    监狱的饭桌都是有派系之分的,只有同一个派系的人才能坐在一起,林风是新来的,没有派系他们自然不欢迎林风、

    这些黑帮在外头拉帮结派,进入监狱后为了不受欺负也得拉帮结派。

    只是他们不知道林风能否给他们带来价值,如果林风只是个孬种,那么就算加入他们帮会也只是累赘。

    没办法,林风就只能找个没人的桌子坐下。

    你以为这样就完了?那就太天真了!

    监狱里头还有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欺生!

    所以立马就有个大块头走到林风的面前,从林风的餐盘里拿起他的鸡腿,咬了一口,然后又使劲的舔了一下,重新丢回林风的餐盘里头。

    在监狱里要是食物被抢,那就代表你是个娘们,连孬种都算不上,没有一个人会尊重你,哪怕是最低级的马仔都能欺负你。

    显然那个大块头想要把林风踩进地底。

    “哈哈哈哈...”

    全场立刻就响起了那些罪犯的嘲讽笑声。

    林风本来在吃着饭的,随之停下了动作,但却没有起身。

    那个大块头便俯身到林风的跟前,嘿嘿笑道:“怎么,不爽啊,那你特么来动老子啊,不过代价就是老子会把你浑身的骨头都给捏碎,在入狱之前我已经这样虐杀过三个人了。”

    “疯狗,你就别欺负那娘们了,你没看到他都快吓哭了吗?”

    “是啊是啊,人家才第一天来你就这么欺负他,估计他没几天就会受不了每天以泪洗面了。”

    那些老大们都跟着嘲讽了起来。

    “小子,我现在给你一个选择,要么当老子的贱人,天天含老子的x,要么就天天吃shi。”外号疯狗的大块头淫笑道,显然他看上了林风。

    监狱里头还有一个极其恶劣的事件就是:菊花残满地伤!

    林风这么白白净净,他显然是想爆林风的菊了。

    “如果你想死,我可以成全你。”林风淡漠的说道。

    “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老子听不清!”疯狗以为自己听错了,表情更加乖戾的凑到林风的跟前。

    “砰!”

    一声巨响,疯狗的身体顿时飞出去十几米远,重重的砸在墙壁上,整个墙壁上顿时吧唧一下溅开一片血水。

    疯狗倒在地上,瞬间就一动不动了。

    “嘶...”

    霎时间,所有的罪犯都倒吸了一口冷气,一拳就把人打飞十几米远,这家伙还是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