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何东升顿时就炸毛了,浑身的汗毛也跟着倒竖起来,便打算回头去看江云鹤。

    “咔...”

    江云鹤眼神一冷,直接就拗断了何东升的脖子。

    “啪”的一声,何东升的脑袋砸在桌面上,他怎么也没想到江云鹤会这么无情的杀了他。

    他为江家做牛做马二十几年,他以为自己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江家能够理解他的。

    但现在看来,他只不过是江家的一条狗而已,想杀就杀,都不带犹豫的。

    “抱歉,我不能答应你的要求,只有你死了,才是对江家最大的好处。”江云鹤一边擦着手,眼神冰冷的对何东升说道。

    何东升再也说不出一句话,眼神逐渐涣散,而后彻底断了气。

    不一会儿,江管家就带着一群黑衣人走了进来,收拾何东升的尸体。

    “事情都安排好了吗?”江云鹤面无表情道。

    “都安排好了,昨晚我们的人拍到林风进入何东升的别墅,现在何东升的情妇也被我们收买了,只要我们一口咬死是林风杀死的何东升,那小子就必然难逃罪责。”江管家一脸阴险的笑道。

    “事情办利索点,不要出现什么差错。”江云鹤严肃的说道。

    “家主放心,小的一定谨慎行事。”江管家连忙答应,而后退了出去。

    江云鹤负手而立,嘴角浮现一缕轻嘲:“这天下,到头来依旧是我的!”

    .......

    隔日,启封集团就召开了新闻发布会,控诉林风的兽行,并且还将当晚的视频公布出来,再加上何东升的二奶和他的家属都被江家所收买,所以他们都一口咬定林风就是凶手。

    “胡小姐,你确定是林风杀了你的...你的男朋友吗?”一个女记者发问道。

    “对,就是他,他说我们剽窃了他的产品,让何东升终止生产,何东升不答应,他就把何东升给...给...”说到这里,胡芯蕊仿佛哽咽的说不下去了,这女人果然是演技派的。

    “那为什么何东升死了,你没事?”有记者提出疑问。

    “我那天刚好在卫生间里上厕所,听到里头的动静就躲起来了,要不然我也难逃一死。”胡芯蕊痛哭流涕,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这模样一下子就唤起了众人的同情心。

    而一旁的江管家看到这里,顿时冷笑着点了点头,显然对这个女人的表现很满意。

    事情结束后,江管家便在后面和胡芯蕊碰面了,江管家眼神贪婪的打量着这个身材火辣的女人,笑道:“刚才你表现的很不错,放心,家主一定重重有赏!”

    “要赏的话,就把大人你赏给我好了?”胡芯蕊也看出江管家对她有意思,立刻投怀送抱起来。

    何东升已经挂掉了,她必须马上给自己找下家才行,她看得出来江管家在江家权力不小,要是能跟着他,自己应该也能活得很滋润。

    “嗯?”江管家顿时对她投去一个锐利的目光。

    胡芯蕊立刻吓得低下头,不敢与之对视,心里有些慌张,难道是自己想多了?

    “今晚去我的房间。”江管家下一刻却淫笑着说道。

    “讨厌,你吓死人家了,人家还以为你对人家不感兴趣呢。”胡芯蕊没好气的打了江管家的胸口一下,对于何东升的死她一点也没觉得难过,哪怕何东升这五年来一直对她那么好。

    而这个时候,何东升的老婆赵春梅和她的娘家人走了出来,看了江管家一眼,那眼神中便充斥着怒火。

    和胡芯蕊不一样,赵春梅她是被江家威胁之后才不得已抹黑林风的,要是不做的话,江家就杀他们全家。

    所以这就是情妇和老婆的区别,老婆爱的是你的这个人,而情妇爱的却只是你的钱。

    “看什么看黄脸婆,再看我就挖了你的眼睛。”胡芯蕊气焰嚣张的叫嚣道,她现在有了新靠山了,便不把赵春梅放在眼里。

    赵春梅的脸色不太好,看起来有些苍白,因为在得知了何东升的死讯之后,她就哭昏过去三次,如今还要面对自己丈夫姘头的奚落,心里的哭可想而知。

    但她压抑住了自己的怒火,因为她知道她惹不起江家,扭头离开了。

    “怂货!”胡芯蕊得意洋洋的道。

    因为有江家的推动,这个案件立刻就轰动了全华夏,而林风也随之成为众矢之的。

    之后过了一天,林风就在自己家被捕了,一群警察带队,呼啦啦进入他家。

    而那个时候的林风还在和舒岚吃早饭,看到警察来,林风脸上始终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仿佛没有丝毫意外。

    “等一下,我上去换件衣服。”还不等那些警察开口,林风就先说话了。

    “还换什么,反正用不了多久,我们就会给你准备新衣服了。”一个警员冷嘲道,神色之中,泛着阴狠,他们要给林风准备的是囚服。

    准备上楼的林风便停下了脚步,面带阴笑的走了下来,来到那个警察的面前:“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我说你马上就得蹲大牢了,别特么再装模作样了。”那个二十出头的警员切了一声,一点也没把林风放在眼里。

    说实话他有些仇富心态,所以看到林风这些富人心里就不爽。

    凭什么这些人住着别墅开着豪车,而他却只能拿着一个月几千块的死工资?

    尤其是在他眼里,有江家出面,林风这次完蛋了,不死都难!

    “你很大胆。”林风不禁被对方给气笑了,一个小警员竟然敢不把他放在眼里。

    “少特么废话,跟我们走!”那个警员上来就打算给林风上手铐。

    “砰!”

    林风一脚就踹了过去,那个小警员当即吐出一口鲜血,倒在了地上,错愕的看着林风:“你...你敢袭警?”

    “你胆子很大,只可惜没什么脑子!”林风冷哼道。

    而这时,一个中年便快步从外头走了进来,看到这一幕后也很震惊,惊问道:“林先生,这是怎么了?”

    他可没这个警员那么蠢,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的

    “没什么,我只是在替你管教下属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