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悠然的何东升,林风双眼眯成一条缝,问道:“你不怕我杀你?”

    对方这模样嚣张的有些欠打啊,在他面前竟然还敢悠然自得的抽烟?

    “杀了我,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我们集团和你们集团的预售产品一模一样,如果你杀了我,谁都知道是你们干的。”

    “而且只要你杀了我,我身后的人就会立刻在你身上大做文章,你们集团就彻底完蛋了!”何东升有恃无恐的道,他知道林风不敢杀他的。

    因为只要他死了,那么林风和他的集团就都得给他陪葬。

    “看来你是吃定我了。”林风冷哼道。

    “没错,我就是吃定你了,识趣的你现在就赶紧跪下给爷磕几个响头,没准爷儿一高兴还能手下留情些呢。”何东升哈哈大笑道。

    一想到江南六省的共主朝自己下跪,何东升就激动的不能自已。

    “那如果说我把这段视频公布出去,你说会怎么样呢?”林风拿出自己的手机,里头顿时传来何东升和那女人**的声音。

    林风已经将二人的苟合的情景完全拍摄了下来。

    何东升笑不出来了,怒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一物换一物,把你幕后的人告诉我,我就把这段视频还给你。要不然我把这段视频上传到网上,那么你的集团估计就毁了吧?”

    “对了,我听说你是因为靠娘家人才得以发家,你说要是让你老婆知道你背着她在外头勾三搭四,她会怎么收拾你?”

    闻言,何东升明显身躯颤抖一下,家里头的那只母老虎可不是好惹的,要是让她知道自己***,她不活埋了自己那才有鬼了。

    何东升的确是靠老婆才有今时今日的社会地位,而且娘家人没一个是好惹的,自己那几个大舅子要弄死自己是分分钟的事情。

    “是江家人。”何东升很不忿的说道。

    “古武四大世家之一的江家?他们为什么找我的麻烦!”林风眼睛一凝,刚刚才解决了秦家和曹家,马上又出了个江家?

    “你铲除了曹家和秦家,古武世家的剩下两家现在都岌岌可危,担心会落得和秦曹两家一样的下场,所以他们先下手为强了。”何东升也不再隐瞒了。

    “唉,还真是树大招风啊。”林风也很无奈,树欲静而风不止,为什么这世界就这么多白痴呢。

    “我现在已经说了,你把视频还给我。”何东升对林风伸出了手。

    “可以啊,明天你就召开新闻发布会,说那些产品都是你剽窃的。”林风坏笑道。

    “你刚才不是这么说的,你不讲信用!”何东升无比气愤的道,他知道他被林风给耍了。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你难道没听说过这句话吗?”林风笑得更加阴险了,现在何东升的把柄掌握在他的手上,捏圆还是挫扁,那还不是靠他心情?

    “我不能这么做,我这么做的话,他们会杀了我的。”何东升面露苦涩,他已经把江家给出卖了,这个时候如果再坏了江家的计划,他就死定了。

    “他们会杀你,难道我就不会杀你吗?你信不信我有接近一百种方法能让你死的神不知鬼不觉?只要没有证据,你觉得就算江家想使坏有机会吗?”林风嗤笑道。

    何东升觉得自己的命真的是太苦了,自己就是个小人物,干嘛为难他啊?

    “是身败名裂后死在我的手里,还是背叛江家我保护你,你选吧!”林风一脸平静的说道,似乎也不急于要答案,直接离开了何东升的住所。

    何东升面如死灰,陷入了天人交战之中。

    隔天,何东升就一脸郁闷的来到江家的一个根据地。

    “不是说没什么重要的事情不要来江家吗?”来接他的一个中年人语气不善的呵斥道。

    “江管家,我这也是没有办法啊,我也是有急事找家主啊。”何东升哭丧着脸道,他打算找江家的家主江云鹤坦白一切。

    “进来吧。”江管家哼了一声,然后便在前面引路。

    大约五分钟后,何东升便在一个院子里见到了江云鹤,江云鹤一身道袍罩体,面容慈和,童颜鹤发,虽然六十岁的高龄了,但却一点也看不出来,看起来就跟三十多岁似的。

    “江家主。”何东升毕恭毕敬的鞠躬,他深知眼前这个男人的可怕,因为何东升曾经见他一夜之间血洗了一个世家一百多口人,连鸡犬都没能幸免。

    “江管家说你找我有事?”江云鹤在那泡茶,对何东升做了个请的手势。

    何东升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坐下,主动开口道:“江家主,昨天林风来找我了,他让我向媒体坦白是我诬陷他的事实,否则的话,他就把我把柄公之于众。”

    “哦?那你答应了?”江云鹤笑问。

    “江家主,我这也是没办法啊,要是让我家里的黄脸婆知道我在外头***,她肯定不会放过我的的。”何东升知道江云鹤肯定会生气,但他也没有办法。

    “江家主,你能不能念在我为江家鞠躬尽瘁二十余年的份上,饶了我这一次吧?”

    闻言,江云鹤没有马上答应,而是敲击着桌面,摇了摇头道:“老何啊老何,你不厚道啊,我之前就跟你说过色字头上一把刀,现在凭什么因为你自己的过失,而害我们江家承受损失呢?”

    听到这话的何东升脸色一下子就有些难看了:“江家主,你这话说的有些过分了,我承认我好色,但如果不是替你们江家办事,我又怎么会得罪林风?”

    “现在我主动承认是我剽窃他的东西,对我的集团也会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以后还能不能在医药界混下去还不好说,这我都没说什么啊。”

    “我明白我明白,我知道你对江家忠心耿耿。”江云鹤站起来走到何东升的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抚道。

    何东升哼了一声,脸色这才算是好看了些。

    “所以我希望你能帮江家做最后一件事?”

    “什么事?”

    “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