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魔龙王伸出干枯手臂,众人都完全惊呆了。

    尤其是那种气势,仿佛魔鬼一般,令人胆寒!

    “他要害我!快拦住他!”王奇志当场就吓坏了,一边后退一边大叫道。

    那些员工对视了一眼,然后朝着魔龙王走了过去,毕竟吃人嘴短,他们也不好意思不帮忙。

    “呵...”魔龙王眼神一凛,无尽澎湃的杀机就涌现出来,打算狠下杀手了。

    “哒!”

    就在此时,一只手按在魔龙王的肩膀上,瞬间将他身上的杀气震散。

    魔龙王疑惑的回头看着林风,林风带着浅浅笑意道:“不要伤害无辜。”

    旋即,林风便面对众人,面带笑意的指着王奇志道:“他把你们集团目前制作的产品给出卖给别人了,导致现在市面上已经出现相同的产品,让集团承受了巨大的损失,甚至有可能面临破产的危机。”

    “一旦集团破产,你们所有人都会失业,这样你们还要维护他吗?”

    “什么?”

    那些员工听到这话,立刻脸就绿了,要是失业他们怎么可能再找到工资这么高的工作?

    要知道他们就只是普通的工人而已。

    要成为领袖的最重要一个要点,就是煽动人心!

    林风也渐渐明白语言的力量远比暴力要好的多。

    “我没有,他在撒谎!”王奇志连忙辩解道,他已经看到众人那不善的目光了。

    “撒谎?你们难道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一向抠门的人变得这么阔绰,真的是他中了*彩?而我又为什么别人不找,偏偏找他的麻烦?”林风冷笑道。

    闻言,众人便就对林风的话深信不疑了,怒视着王奇志:“王主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真的出卖了集团的药物配方吗?”

    “我...我没有!”王奇志缓缓的后退,却还是死不认账。

    “那你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有钱,你说你中了*彩,证据呢?”

    “我...”王奇志便说不出话来了。

    “和他废话什么,揍他!”

    “杂种,你为了个人利益,害得我们全部得失业!”

    那些员工们瞬间就愤怒了,冲上去将王奇志按倒在地,然后一个劲的拳打脚踢。

    “行了行了,你们要是把他给打死了,我还怎么调查是谁收买了他。”林风走上来阻止众人。

    这个时候的王奇志已经是鲜血淋淋,意识也变得很模糊了。

    “先生,你一定要调查清楚啊,我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我家里还有妻儿老小要养。”一个中年男人苦苦哀求道。

    “先生,求求你了,我们都不能没了这份工作。”

    其他员工也同时开口,都怕失去这份高薪的工作。

    “放心吧,你们不会失去工作的,我会把幕后黑手全部揪出来的,我向你们保证!”林风神色一正,极其严肃的道。

    车上,林风和王奇志对视着,而林风一言不发,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王奇志

    王奇志被林风盯得有些发毛,说实话他宁愿被林风毒打一顿,都不想被林风这样盯着。

    “啪!”

    “谁让你看我的?”林风一巴掌就抽了过去。

    王奇志连忙低下头,不敢看林风。

    “啪!”

    林风又一巴掌过去了,骂道:“谁准你不看我的。”

    王奇志都快哭了,看也不行不看也不行,这个家伙根本就是在耍他。

    “大哥,别消遣我了,我真的知道错了。”王奇志苦着脸道。

    “怎么,你害我损失了数百个亿,我还不能消遣消遣你?”林风讥诮道。

    “我真的不知道会给你带来这么大的损失,我要是知道的话,我肯定不答应的。”王奇志脸色煞白,他知道眼前这些家伙不是什么善茬,自己害他们损失那么多钱,他们不玩死自己才怪。

    “废话就别说了,告诉我,是谁收买了你。”

    “我也不知道他是谁,我只见过他一面,他还遮着脸。不过从体型上来看应该是个男人。”王奇志急忙说道。

    “你有没有办法联系到他?”

    “没有,都是他单线联系我的,而且我和他的交易已经结束了,他怎么可能还联系我。”王奇志苦着脸道。

    “那看来你是没有利用价值了,把他丢到河里喂鱼吧。”林风随意的道。

    “不要,不要...”

    但魔龙王已经动手了,单手掐断了他的喉咙。

    而就在此时,林风就接到手下的汇报:“主人,那几个出卖配方的员工在半个小时以前全部死了。”

    “死了?”林风的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半个小时之前他们才刚抓到王奇志,之后那些员工就都死了,显然是有人不想他们查下去。

    “还真是够心狠手辣啊。”林风冷笑道,对方这摆明是想杀人灭口。

    “不过我们查到启封集团的董事长和这件事情有关,需要我们现在过去抓他吗?”

    “不用了,我亲自去一趟。”林风说道,然后让格策发动汽车。

    深夜,在一个豪华别墅内,一个五十多岁的胖中年正压在一个妙龄女郎的身上做活塞运动。

    只可惜全过程加起来还不超过三分钟,其中还包括了脱衣服的时间。

    “怎么样,这一下爽了吧?”胖中年嘿嘿笑道,他便是启封集团的董事长何东升。

    “你讨厌,人家命都快丢了。”他的气氛很配合的表演着,心里却在暗骂:死老鬼,真没用!

    “那是,我可厉害着呢!”何东升自以为是的道。

    “何董事长还真是好雅兴啊。”就在这时,房间内突然回荡起一阵笑声。

    “谁?”何东升顿时一惊,这别墅里头除了他和情妇之外不可能有第三人才对。

    这时,林风便从阳台走了进来,带着满脸的笑意。

    何东升一看林风,顿时就笑了,道:“我知道你,你是林风!”

    “哦?你既然知道我是林风,那你还敢让我不痛快?”对方的有恃无恐反而让林风有些惊讶。

    “想让你不痛快的可不是我,我只不过是个替人做事的而已。”何东升径自拿起一根烟给自己点上,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