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相信!”曹轩德眼神凶戾的道,“如果你们不把林风交出来,我就挨个杀了你们!”

    “你有什么事冲我来,不要为难孩子,孩子是无辜的!”叶梦堂沉声道,声音透着哀求。

    可秦天闻和曹轩德却笑得更加阴险,道:“不,我们最先杀的就是孩子,完了就是妇孺,最后才是你们,我倒要看看,你们还能隐瞒到什么时候!”

    “动手,宰了这些小杂种!”秦天闻冷面无情的道,反正他是没打算放过这些叶家人,早杀晚杀都是杀。

    “你要是敢那么做,我会杀到你崩溃!”

    秦天闻话音刚落,一道极其阴森的声音便从门外传来,秦天闻和曹轩德刚刚转过头去,大门砰的就被一脚踹开了,满身是血的林风走了进来。

    “林风,杀了他们!为族人们报仇啊!”

    “林哥哥,他们打我,呜呜呜...”

    “林风,这些畜生杀了你嫂子,我要让他们生不如死!”

    看到林风出现,叶家众人全部都疯狂了,纷纷痛哭流涕的喊叫起来。

    在面对秦天闻和曹轩德的酷刑都没有任何反应的他们,此时竟然委屈的哭了出来,因为他们终于等来了林风!

    “林风,你终于出现了,今天我就要为我儿子报仇!”曹轩德面目可憎的冷笑了起来。

    而这时的林风却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话似的,径自朝着一个奄奄一息的女孩子走了过去,然后将手掌按在她的脑袋上,掌中闪烁着金光,将一股能力输入她的体内。

    这时,女孩子才缓缓的睁开双眼,看到林风之后,她的嘴角立刻挤出一丝残笑:“林哥哥,你总算回来了,他们欺负我们,还打断了我的腿,妮妮好痛!”

    林风顿觉心头一疼,鼻头有些发酸,却不得不柔声安慰道:“妮妮没事,林哥哥已经回来了,你们不会再被欺负了,林哥哥替你报仇好不好?”

    “好。”女孩奶声奶气的道。

    “找死!”见林风竟然敢无视自己,曹轩德顿时恼羞成怒,身形暴掠而来,旋即一指点出,一道精芒便射向林风的眉心。

    “嗯?”

    林风凶悍回眸,眸中神火跳耀,那道精芒立刻便抹灭。

    “什么?”曹轩德顿时大惊,下意识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身形立刻暴退,惊恐的喘着粗气。

    因为就在刚才那个瞬间,他嗅到了死亡的气息。

    到了他这个境界的强者,对于危险是极其敏锐的。

    “好好好,你们连孩子都不放过,很好!太好了!”林风一个劲的说着好,但那狰狞的表情却表明他现在很不好。

    既然他不好了,那就谁都别想好!

    “来人,快来人!”

    曹轩德和秦天闻同时吼了起来,他们从林风的身上嗅到了极其危险的气息,两人都没有自信能与之一战。

    听到曹轩德和秦天闻的叫声,秦曹两家以及那些家主都冲了进来,当看到林风之后,他们也都惊呆了。

    “其实你儿子没有死。”林风突然对曹轩德说道。

    “什么?”曹轩德眼神一凝,难道自己误会林风了,可是探子来报明明说是林风杀了他儿子。

    “不信你看我眼睛。”林风桀桀怪笑道,眼中顿时浮现一道狰狞的面容。

    “这...”曹轩德顿时惊呆了,他从那眼中看到了自己儿子扭曲的面孔。

    “我把他收进我的眼中,让地狱火灼烧他的灵魂,生生世世,永不停歇。”林风极其残忍的说道。

    听到这话,曹轩德整张脸都在抽搐,拳头捏得咯嘣作响:“小杂种,我一定要将你大卸八块!”

    “林风,杀了他们,他们也参与围剿我们叶家!”叶梦堂饱含恨意的说道,他替这些门派的家主提供庇护所,结果他们却恩将仇报。

    “你们,都给我下地狱吧!”

    林风暴喝一声,手掌遥空一握,虚空之门打开,一只魔手伸了出来,当场就将十几名强者攥杀!

    冥府之握,将他们拖入黄泉!

    “什么?”

    众人全部惊愕失色,林风身上那暴动的杀气如惊涛拍岸,让他们无比心寒。

    “一起出手,你们都杀过他的族人,要是让他活下来,你们难逃一死!”秦天闻大吼着道,率先攻杀上前,双掌腾挪间太极八卦浮动,直接扣杀林风面门。

    “滚!”

    林风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张口怒吼一声,如冥王震怒,杀气澎湃,声波仿佛化作了实质,直接将秦天闻给震飞出去。

    秦天闻难以置信,这个小子怎么可能这么强?

    若是当初的林风,或许还无法如此轻松的将其击退,但经过特训之后,林风对神脑又有了全新的理解,已非吴下阿蒙了。

    与此同时,其他家主也都意识到事态严重,纷纷朝着林风攻杀而去。

    林风也很干脆,没有任何的虚招,但凡上来的全部一拳轰爆。

    他的肉身现在已经到了很恐怖的程度,一拳便可破万法,那些刀剑根本无法伤他分毫。

    “杀!”

    林风一声暴喝,怒拳狂轰,转眼间十几名强者就被他轰杀于拳下。

    “不要和他硬碰硬,缠斗!”

    曹轩德发现形势不对,急忙大喊了出来。

    正面冲突不行,那就耗死这个杂碎,反正他们人多,有的是力气!

    “缠斗,你以为我会给你们这个机会吗?”林风满面煞气,脑后随之背负金轮,如烈阳般璀璨夺目。

    “十万八千剑!”

    嗡!

    空气中一声轻颤,金轮疯狂旋转,换做无尽金剑洪流,朝着曹轩德等人疾射而去。

    “啊啊啊...”

    惨叫声立刻此起彼伏,那些强者们根本无法抵挡这凌厉杀招,相继倒在了血泊之中。

    “林先生,我知错了,请饶我一...”

    最后一个命字未说出口,此人的脑袋便已被金剑洞穿。

    “没有怜悯,没有饶恕,只有血流成河、尸堆成山才能平息我心中的怒火!”林风霸气十足的吼道,如同一尊自亘古复苏的魔神,无法匹敌!

    那些曾对叶家挥刀的门派家主都吓傻了,此时肠子都悔青了,林风的可怕超出他们所有人的预料,就算是秦天闻和曹轩德联手都未必是他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