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斗士之王袭击华夏的时候,秦曹两家却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是他们叶家主动挡住了角斗士之王的攻击。

    而现在他们非但不合理抵挡外敌,反而还将屠刀挥向自己的同胞,这让叶梦堂怎么能不怨恨?

    “老夫和你们鱼死网破!”叶梦堂也随之冲了上去,他无法看着自己的族人被残害。

    “老东西找死!”

    秦天闻和曹轩德同时暴喝一声,身形飞掠而来,对上了精疲力尽的叶梦堂。

    可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叶梦堂便彻底落败,被秦天闻一拳打断了胳膊,而后又被曹轩德一掌轰中了后背。

    叶梦堂当场咳血,整个人瞬间倒地不起。

    “咔嚓!”

    曹轩德直接一脚踩在他的膝盖上,将他的膝盖骨踩断,同时桀桀怪笑道:“在林风回来之前,这就当作是利息好了。”

    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叶家的强者便死绝殆尽,留下一群亲属家眷。

    秦天闻和曹轩德之所以留着他们是为了引林风上钩,只要林风还活着,就肯定会回来救他们。

    “把他们全部关起来,从今天起不给吃喝。”曹轩德恶毒的说道,而后阴邪的望向悲愤的叶家众人:“你们最好祈祷林风能快点回来,要不然的话你们估计就只能先去阎王殿等他了。”

    “少主一定会救我们的,到时候他会杀光你们所有人!”

    就在此时,一个小女孩冷冷的对曹轩德说道。

    “嗯?”曹轩德立刻眼神一冷,似乎没想到一个小女孩竟然敢冒犯他。

    曹轩德一把揪住那个女孩的衣领,恶狠狠的道:“小鬼,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你敢,但是我不怕,因为我知道少主一定会替我报仇的,到时候你的下场会比我凄惨十倍!”小女孩冷着脸,直勾勾的瞪着曹轩德,一点也不害怕。

    那个小女孩的眼神立刻让曹轩德不安了,他不是害怕这个小女孩,他是害怕小女孩的信仰!

    这小女孩才八岁啊,到底是什么能让这样的一个孩子如此坚定的相信,那林风到底是何方神圣,又给这群人灌了什么迷药?

    不单是曹轩德,就连秦天闻等人也觉得头皮发麻,因为他们发现整个叶家人看他们的眼神很不对劲,没有丝毫的害怕,有的只是无尽的冷漠和嘲讽。

    就像是在看...死人!!!

    这些人疯了,这些人绝对是疯了!

    “把他们给我押下去!”曹轩德极度怨恨的咆哮道,他担心在这样下去他会忍不住杀了这群人。

    这些人都已经变成了毫无理智的狂热信徒,威胁和死亡对他们而言一点意义都没有。

    而这个时候的林风,特训也已经到了最终阶段,就连十级的雷劫也已经无法对他造成任何伤害了。

    不管是速度、精神力,还是肉身强度,都已成倍的增长。

    “走吧,是时候要出去了。”林琳琳走过来说道。

    林风点了点头,而后直接站起身来,一言不发的朝着外头走去。

    林琳琳明显发现林风的气息已经有了明显的变化,以前的林风就像是一把锋芒毕露的绝世神锋,而现在的他却套上了剑鞘,变得更加沉着内敛。

    而林风一出ufo,他就接到了来自黑山太子的电话,当听到黑山太子的汇报之后,林风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砰!”

    下一瞬,林风双脚猛踏大地,身形瞬间就在原地消失。

    “猛虎下山,腥风血雨呀。”林琳琳在身后摇头,她已然可以料到,江南六省很快就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数小时后,林风便出现在叶家的门前。

    然而现在把守着叶家的却不是叶家的人,而是秦家人。

    林风脸色阴沉的朝着里头走去。

    “诶诶诶,你丫特么哪来的就敢往里头闯,眼睛瞎了?”两个秦家强者将林风拦了下来。

    但林风却不理,依旧保持自己平缓的步调朝着里头走去。

    “卧槽,你特么不单眼瞎还耳聋啊?有没有听到老子说话?”见林风竟然不鸟他们,两人都火了。

    林风豁然抬头,两团金色的神火在他的眼中闪烁。

    那两个强者顿时浑身紧绷,察觉到一种危险感,但已经晚了。

    一股无形神火在二人身上燃起,两人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已经被烧成了灰烬。

    林风脸上布满冰冷的杀机,朝着叶家走了进去,而后看到秦曹两家的强者围在一起吹牛打屁。

    林风什么话也没说,朝着一个假山走了过去,然后双手直接抱住硕大无比的假山。

    这时两家的人都注意到了林风,都有些疑惑。

    “这是不是你们秦家的人?”曹家人问道。

    “我还想问是不是你们曹家的人呢。”秦家人回答道。

    轰隆...

    就在此时,那重达数十吨的假山,直接就被林风给举了起来。

    “卧...槽...”

    秦曹两家的强者都已经惊呆了,一个人举起了几十吨的东西,这特么太匪夷所思了吧?

    “起!”

    林风暴喝一声,双臂爬满了蚯蚓般的青筋,而后直接将假山给举了起来,朝着那两家人抛了过去。

    秦曹两家的强者这才反应过来,哭爹喊娘的四散奔逃,但已经太晚了,那假山的阴影越变越大,将他们完全镇压!

    近百名强者连反抗都来不及,就被林风生生压为肉泥。

    而另一头,秦天闻和曹轩德在审讯叶梦堂等人,此时叶梦堂等人身上都是鲜血淋淋,身上遍布各种伤痕,显然在这段时间他们并不好过。

    而且最过分的是,秦天闻和曹轩德连孩子都不放过,几个半大的孩子被他们折磨的奄奄一息,遍体鳞伤。

    “畜生,你们都是一群畜生!”叶梦堂气得直跺脚,但却无法反抗。

    因为他的两根琵琶骨已经被铁钉给钉穿了,此时最凄惨的当属他无疑。

    “告诉我们林风在哪,你们不就不用受这皮肉之苦了吗?”曹轩德冷笑连连。

    “我说了我们不知道。”叶梦堂悲愤交加,那些可都只是孩子啊,曹轩德他们怎么就下得去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