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会儿,两人便一起前往体育馆。

    体育馆内有一个穿着运动装的肌肉男在指导女学生们,但脸上却带着猥琐的笑容,那手也不规矩的在这些女学生的身上摸来摸去。

    那些女学生虽然心中百般厌恶,但碍于对方是她们的老师,又没有确切的证据,也就只能这么忍受着对方的骚扰。

    而这时,那个肌肉男也注意到了林风和洛冰,当看到两人有说有笑的走了进来之后,他的眼中立刻闪烁着一丝妒恨之色。

    他一直都对洛冰心存幻想,如果不是因为他是老师,估计早就对洛冰发起进攻了。

    所以现在看到两人进来顿时就火了,大吼道:“洛冰,你还愣在那干嘛,不用训练吗?”

    洛冰便吐了吐舌头,快步朝着对面跑了过去,满脸歉意的道:“孙老师,对不起,我来晚了。”

    “少废话,绕体育馆先跑十圈。”孙老师面色不善的道,他现在感觉自己像是被戴了绿帽似的,心里极度不爽。

    “哦!”洛冰委屈的点了点头,然后便跑了起来。

    林风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下,但屁股才刚刚占到板凳,那个孙老师便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谁准你坐的,起开!这里是给观众和运动员坐的!”

    针对完了洛冰,现在就该林风了。

    “我难道就不是观众吗?”林风被对方这话给逗笑了,心里也有些狐疑这个孙老师今天是吃了炸药了吧。

    “我说你不是你就不是,要么站着看,要不然就滚!”孙老师很不客气的道。

    林风耸了耸肩,便站起身来,打算站着看训练。

    而孙老师也没想到林风竟然不受激,这要是换做别的兔崽,怕是当场就甩脸子走人了吧。

    孙老师顿觉自己一拳打在棉花上,冷冷的哼了一声,然后扭头走了回去。

    洛冰跑完了之后,她们女子排球就开始训练,洛冰因为技术最高,所以自然而然的成为了队长。

    所以在队伍之中也是担任着中流砥柱的角色。

    但林风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根据洛冰的训练,林风一眼就发现她擅长的是进攻而不是防守,但那个孙老师却往死里让她练习防守。

    这就等于是让人放弃自己的优点,转而苦练自己的缺点一样,本身就是错误的。

    于是林风便朝着孙老师走了过去,客气的道:“孙老师啊,我有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

    “什么事?”孙老师不耐烦的问,现在他看林风很不顺眼。

    “是这样的,通过他们的训练,我发现洛冰最擅长的是进攻而不是防守。你可以明显看到她在防守的时候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这种情况下,如果让她在明天比赛的话,我担心她会拖后腿。”

    “你是教练还是我是教练,你懂排球吗?”孙老师当场就火了,一个小比崽子竟然还教他怎么训练队员??

    “传球、垫球、发球、扣球、抹球、拦网、战术。”林风一脸平静的说出这么一句话,他说的都是排球的技术要点。

    孙老师顿时表情一僵,深深的看了林风一眼,然后突然吼了一声:“洛冰!”

    洛冰便疑惑的跑了过来,疑惑的问道:“教练,有什么事吗?”

    “再绕体育馆跑二十圈!”孙老师冷脸斥道。

    “啊?为什么?”洛冰当即就懵了,她之前就跑了十圈外加训练,现在再跑二十圈那不是要她死吗?

    “没有为什么,我觉得你的训练强度不够,得再加!”孙老师面对着林风,阴恻恻的笑道,眼中尽是挑衅之色。

    林风也微微眯起双眼,这个家伙脑子有病?

    洛冰一脸委屈的跑步去了。

    “再敢啰嗦,我直接取消她的参赛资格!”孙老师目光凶狠的注视着林风。

    林风脸色微冷,但却没有说什么,他不想拖洛冰的后腿。

    旋即,林风便走出了体育馆,在外头等洛冰。

    “傻帽!”望着林风的背影,孙老师冷冷的骂出这么一句话来。

    过了没多久,林风就接到洛冰的电话:“对不起林风,教练说今天晚上要讲战术,我没办法陪你去吃饭了。”

    “没事,反正我也没那么快走,我明天再来找你。”林风笑嘻嘻的说道,又和洛冰寒暄几句,这才挂了电话。

    可就在挂断电话的瞬间,他的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他又不傻,哪里不知道是那个孙老师在暗中捣鬼?

    隔天林风再来看洛冰比赛,此时体育馆内已经是人山人海,学校领导和东洋的考察团都已经落坐在观众台。

    而双方的运动员早已分别站在赛场的两侧,教练们在给他们灌输战术要点。

    这时,洛冰也注意到了人潮中的林风,急忙朝着林风挥了挥手。

    这个动作立刻就引起了孙老师的注意,孙老师脸色一冷,斥道:“洛冰,马上就要比赛了,你能不能专心点?别跟你那些猪朋狗友眉来眼去的!”

    被孙老师当众这么羞辱,洛冰也觉得很难堪,表情很委屈。

    林风眼睑透着一丝寒意,脸色也变得不太好看了。

    而那个孙老师也注意到林风的脸色,还故意对他丢去一个嘲讽的笑容,他还自负的不把林风当回事,却不知道其实自己已经半只脚踏上了阎王爷的阶前。

    比赛开始,结果果然如同林风预料中的那样,洛冰的队伍节节败退,洛冰身为全队最强的全员,却没有发挥她该起的作用。

    林风也不禁摇了摇头,洛冰本该像是一把剑刃,但却被套上了剑鞘,怎么可能伤得了人。。

    “严防死守,跑起来,快点!守住!只要拖下去我们就赢定了!”这时孙老师在场外喊道,还是没觉得自己的决策有什么问题。

    “蠢货...”

    林风冷嘲的说了一句。

    “你说什么?”孙老师立刻瞪着林风。

    “你的队伍明显都已经受不住了,你竟然还让他们严防死守,你不是蠢货是什么?”林风很不客气的道,在这样下去,洛冰他们迟早会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