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是,是一个华夏观众。”那保镖急忙辩解道。

    “什么,一个观众?”大老板惊愕不已,而后也不禁望向安浮特克。

    安浮特克的表情变得很丰富,堂堂一流的黑市拳场竟然被观众打死,这更加不济!

    “带我们去看看,我倒要看看是谁胆子这么大。”大老板怒斥道,不管是谁打死了凯恩,他都得给安浮特克一个答复才行。

    一行人便同时前往擂台,而就在那里,他们看到了林风。

    而就在看到林风的瞬间,安浮特克立刻面露惊容,仿佛见了鬼一般。

    “就是这小子吗?”大老板走上擂台,看了一眼林风之后,对手下问道。

    “老板,就是他,就是这杂碎把凯恩给打死了。他还说我们这个拳场都是垃圾,只会找些九流拳手来打拳,连给他塞牙缝的资格都没有。”王建周急忙说道,但却是颠倒黑白。

    “王建周你胡说,我们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寒儿气得直跺脚。

    “我就是听到了,老板,这小子根本不把你当回事,你一定要给他点颜色瞧瞧啊。”王建周煽风点火道。

    于是乎大老板脸上的表情就有些狰狞了,望向林风:“小子,你哪条道上的,敢这么嚣张?”

    “人行道上的。”林风冷嘲道

    大老板便目露凶光了,咒骂道:“你特么敢耍我?”

    “怎么,耍你不起啊?”林风依旧是那副桀骜的模样。

    “好好好...”大老板连道三个好,满脸的肥肉因愤怒而颤抖不已,吼道:“既然你想成心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把他丢进海里喂鱼!”大老板指着林风对自己的保镖们说道。

    闻言,曲颖二女顿时花容失色,因为她们知道对方是有枪的,林风就算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挡子弹吧。

    王建周也随之露出了狞笑,这个可恨的小子终于要死了。

    可就在那些保镖准备冲上去擒住林风的时候,一道身影却抢先动了起来,如闪电般冲向那些保镖,没三两下就干脆利落的把那些保镖给打趴下了。

    “安浮特克先生你...”大老板惊呆了,怎么也没想到安浮特克竟然会打他的人。

    “我看谁敢动我师傅!”安浮特克眼神一凛,凶神恶煞的吼道。

    “师傅?”

    包括大老板在内的所有人都惊呆了,这个年轻人竟然是安浮特克的师傅,这可能吗?

    安浮特克现在可是黑烙的首席教官,就连幕后的老板都得让他三分,林风是他的师傅,那岂不是更加牛x?

    他们真的很难相信这么一个年轻人竟然会是安浮特克的师傅,他明明看起来比安浮特克还要小上一轮,如果不是安浮特克亲口承认他们都不相信这是真的。

    安浮特克是林风在黑烙任职时的第一批学员,当然,也是最优秀的一批,因为他们的老师是林风。

    林风就是因为把他们培养成教练之后,然后就离开了黑烙,让他们去训练其他的拳击手。

    而听到安浮特克对林风的称呼,王建周直接就快吓尿了,这小子竟然是安浮特克的师傅?那个号称黑市拳场第一人的师傅?

    安浮特克生涯是辉煌的,569场全胜,369场击毙对手,光荣退役。

    而林风是他的师傅,那岂不是更加恐怖?

    怪不得他能够如此轻易的击败凯恩,连安浮特克都得叫他一声师傅,凯恩算条毛啊?

    想到自己竟然得罪这样的怪物,王建周就死的心都有了,此时他可谓是每个毛孔都在颤抖,因为他已经能预见接下来面对他的是什么了。

    安浮特克直接来到林风的身前,然后双膝跪下,重重的磕了个头:“师傅。”

    安浮特克对于林风是发自内心的尊重与崇拜,虽然所有人都说他是黑市拳场第一人,但只有他才知道,在他之上有个更加恐怖的存在。

    没有林风也就没有他的今天,因此安浮特克很感激林风。

    “我不是你的师傅,我之所以教你们,只不过是还人情而已。”林风淡漠的道。

    “你们华夏有句古话,叫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没有你当初的交代,我就没有今天的成就,所以你是我的师傅,不管你承不承认。”安浮特克再度重重磕头。

    此言一出,众人再度震惊了。

    安浮特克是因为林风才有今时今日的地位,那林风到底有多厉害?更夸张的是他看起来还那么年轻?

    大老板那些保镖在看到安浮特克动手的瞬间就拔枪了,纷纷用枪口指着林风和安浮特克。

    “刘,你最好让你的狗把獠牙收起来,如果你不想让他们死在我师傅手里的话。”安浮特克一脸冰冷的道。

    “快把枪收起来,你们这群混蛋!”大老板立刻气急败坏的怒吼道,一个安浮特克就已经够他喝一壶的了,现在又来了个师傅,这不是要他的老命吗。

    而后,大老板便满脸堆笑的凑上前来,道:“安浮特克先生,那凯恩他要怎么处理?”

    “随便找个地方埋了吧,就连我们老板见了师傅都得敬畏有加,他敢得罪师傅,死不足惜!”安浮特克冷冷的道。

    大老板顿时浑身一紧,连黑烙那个神秘的幕后老板都要对眼前这个年轻人点头哈腰,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大老板终于意识到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

    “还有他,一起埋了吧。”林风突然指了指不远处已经吓瘫了的王建周。

    “别杀我,林风,我知道错了,我不该得罪你的,求你放了我吧。”王建周连忙跪爬到林风的面前,抱着林风的腿死活不肯撒手。

    他现在胆都吓破了,心里万分后悔为什么要招惹这尊煞神。

    “我打了你一巴掌,再跟你说对不起,你能原谅我吗?”林风冷笑道

    而听到他这话,大老板就知道该怎么做了,怒吼道:“把他拖下去!”

    那些保镖便冲上来,把哭爹喊娘的王建周给拖了下去,等待他的就只有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