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王建周,他们似乎就想到了未来的自己,一个个心惊胆颤,那双手的拳套,似乎也就变得沉重的有些难以承受了。

    他们在林风的面前都羞愧的低下了头,甚至有人直接跪下。

    “先生,我们知道错了,我们知道你这么说都是为了我们好,希望我们能退出这个环境,我很感激你,我以后再也不打黑拳了。”

    一个跪着的拳手说完这句话,然后直接丢下自己的拳套等装备,朝着外头离开了。

    “先生,谢谢你。”

    其他拳手也都纷纷道谢,留下自己的东西离开。

    “林风,你拯救了他们!”寒儿激动万分的道,一旦这些人上了台可能就死在台上了,但林风却让他们放弃了上台的希望。

    但林风却淡漠的笑了一下,道:“我救的不是他们,而是他们的家庭。”

    这些人都该死,因为他们或多或少手里都沾染着人命,林风要救的是他们的家庭,让他们的妻儿老小不用承受他们死在擂台的痛苦。

    此时全场已经是咒骂声不断,所有人都激动的面目狰狞,仿佛要吃人似的。

    听到这些咒骂声,林风他们也没心情继续看比赛了,林风主动开口道:“我们走吧?”

    “那王建周怎么办?”寒儿还是心软,把王建周当成是自己的朋友,还是有些担心他。

    “还好他昏过去了,要不然他现在估计已经死了,放心吧,现在不会有事了。”林风说道。

    寒儿便点了点头,打算起身离开。

    可就在此时,凯恩却一把夺过麦克风,然后走到台前,对众人竖起了大拇指,然后这大拇指却缓缓倒下来。

    凯恩嘴角抹过一抹讥诮,道:“你们华夏人,都是垃圾!不配在黑市拳场打拳!”

    听到这句话,林风准备迈开的脚步就凝固了,转而望向台上的凯恩,目露凶光!

    “一个拳手而已,你嚣张什么?”

    “就是,这里是华夏,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滚出去,我们华夏不欢迎你!”

    那些民众们听到凯恩的话,也是怒火中烧,大声的斥骂了起来。

    “凯恩先生,请不要引起众怒,这样我们很难做的。”那个主持人连忙上来劝说,要是把这些客人们全部得罪光了,以后还有谁上他们拳场?

    但是他又不敢得罪凯恩,因为他可是来自于臭名昭著的黑烙,要是把他给怎么样了,黑烙可不会放过他们。

    “唰!”

    凯恩直接挥拳,轰向那个主持人,那个主持人当场就飞出场外,倒地不起,生死不明。

    他只是个普通人,挨凯恩一拳,那就算是不死,估计后半生也残废了。

    “垃圾不配和我说话!”凯恩不屑的道,而后望向观众台,盛气凌人道:“有谁要是不满,上台来和我较量较量,打赢我我就承认你们华夏人不是垃圾!”

    凯恩此言一出,众人便偃旗息鼓了,他们都了解这些黑市拳手,一拳打死人那是时有的事,他们这些普通人上去和他较量不是找死吗。

    看到众人不说话,凯恩嘴角的冷笑更加浓郁了:“呵呵,一群孬种,连上台都不敢,还敢说你们不是垃圾?”

    “什么华夏是格斗的发源地,我看就是你们华夏人在吹牛逼,不陪你们这些东亚病夫玩了。”凯恩便打算走下台。

    林风便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不能再沉默了,朝着擂台的方向走了过去。

    “林风,你要干什么去?”曲颖和寒儿都惊奇的看着林风。

    “去教这个老外一个关于华夏的传统美德...谦虚!”

    林风头也不回的道。

    凯恩就打算走下擂台,可这个时候,他才看到一个面容清秀的年轻人走上了擂台。

    凯恩立刻就眉头一皱,嗤笑道:“你想挑战我?还是算了吧,就你这小身板,我怕一拳把给你打死了。”

    “挑战?不不,你应该说管教!”林风冷笑道,的确,他是来管教凯恩的。

    闻言,凯恩的脸色顿时一寒,斥道:“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就凭你刚才说的那些话,我会把你撕成碎片!”

    “那你还在等什么?”林风继续嘲笑,一点也不在意对方的羞辱。

    “我看你是找死!”凯恩彻底被激怒了,重新返回擂台。

    “小哥,你还是赶紧下去吧,你不是他的对手,他真的能一拳打死人的。”

    “是啊,好死不如赖活着,我知道你很生气,但也不能因为这样赌上自己的性命呀!”

    一些心好的吃瓜群众劝解了起来。

    但林风却不为所动,主动朝着凯恩走了过去。

    两人便面对面站在一起,相聚只有十厘米不到的距离,凯恩两米开外,林风一米八,一人俯视一人仰视,眼中都有着电光火舌。

    “砰!”

    突然间,凯恩发难了,直接一拳轰向林风的面门。

    “太卑鄙了,这个老外竟然偷袭!”

    在场的群众直接就炸锅了,裁判还没宣布比赛开始呢,这是偷袭!

    “紧张什么,你没看到那个小哥的身体动都没动一下吗?”立刻有人说道。

    众人这才醒悟过来,望向台上的林风,挨了那么一拳,林风的身形却只是晃了晃,并没有摔倒。

    嘶...

    霎时间,所有人便倒吸了一口冷气,正面中了一拳,竟然连稍微大弧度一点的晃动都没有,这小子该不会是铁做的吧?

    “这怎么可能?”

    凯恩也傻眼了,他的拳击重量可是高达八千斤重的,在整个黑烙论力量没人能比得上他,他一拳就能打爆沙包,可打在林风的身上竟然一点事都没有?

    “你就只有这点能耐?那我不得不说我很失望!”林风无奈的叹了口气。

    凯恩顿时浑身紧绷,惊恐的后退了两步,望向林风的眼神,如同在看一头怪物!

    这家伙不是人!

    林风无奈的摇了摇头,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话:“华夏,不可辱啊!”

    下一瞬,他的身形便从原地消失。

    “砰!”

    一声巨响传来,一个拳头直接打在凯恩的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