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把这些菜都给其他客人分了。”

    等说完这句话,林风才虚情假意的望着王建周:“王先生,我这个鲁莽的决定你不介意吧,就当作是给你提前助威了,你看咋样?”

    “不介意,当然不介意。”王建周很想骂娘,你特么都先斩后奏了,老子说介意管用吗,那不是显得我小家子气吗?

    “寒儿,你这个朋友真不错。”林风很气人的给王建周竖起了大拇指。

    寒儿和曲颖想笑不敢笑,都快憋坏了。

    自以为是的王建周,遇上满肚子坏水的林风,注定了要倒霉呀。

    林风这家伙太坏了,都把人家坑的那么惨了,居然还消遣人家。

    紧跟着众人便吃饭,可一直都是曲颖、寒儿、林风三人在斗嘴,他连插嘴都插不上。

    自己花钱请客,结果特喵的没个人搭理他,王建周那叫一个憋屈。

    好不容易吃完这顿没滋没味,王建周便打了个响指,让服务员过来买单

    他知道自己装逼的时候到了,只要曲颖看到自己花这么多钱一点也不在意,肯定会对自己心生好感的。

    “你好,先生,这是你们这次消费的账单。”服务员递上菜单。

    然后*就来了,王建周一看那账单,差点吓得背过气去。

    “四四四...四百万???”

    王建周傻眼了,只是吃了一顿饭而已,怎么可能这么贵?

    “为什么这么贵?就算一百道菜也用不着这么贵吧?”王建周很想装阔,但现在他想装也装不起来了。

    “这位先生还点了两个黄金富贵圣代。”服务员指着林风说道。

    “就算是两个甜点,也用不着这么贵吧?”

    “先生,黄金富贵圣代全球只有我们餐厅才有,采用极品松露、皇家奶油、由来自25个国家的可可等昂贵材料调配,再用米其林顶尖主厨制成,因此格外的昂贵,一份就要一百万。”那个服务员耐着性子解释。

    王建周立刻对林风投去满是恨意的目光。

    “不好意思哈,因为她们说她们想吃,所以我就点了,刚才没看菜单价格。”林风装模作样的道。

    两女便立刻做出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委屈道:“我们不能吃吗?”

    “吃吧吃吧...”王建周都快哭了,他的心在滴血,一顿饭吃了四百万,这特么不是有病吗?

    但最憋屈的是明明心疼的快死了,却不得不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此时王建周都恨不得把林风给生吞活剥了,这个杂碎一定是故意的!

    王建周强忍着心痛买了单,一行人便走出了餐厅,准备一同前往黑市格斗场。

    想到曲颖马上就能见到自己在台上的英勇风姿,王建周脸色这才缓和了些,只要今晚能把这两个美妞搞上床,那就不算太亏本。

    一行人便前往黑市拳场,此时黑市拳场已经是人山人海,人们高呼着,呐喊着,如同打了鸡血似的激动着,全然不管擂台上的两个全场已经鲜血淋淋、摇摇欲坠。

    这里,是人们展现兽性与*的地方,所有人关心的只是自己押的拳手能不能打赢比赛,至于他们是死是活他们一点也不在意。

    黑市拳场每天都有拳手在死去,这里没有所谓的搏斗,只有纯粹的厮杀!

    王建周就是这个黑市拳场的一员,他在这里击杀过五十几个拳手,却没有因此受到法律的惩罚,只因为他还能给幕后的大老板赚钱。

    “我先去换衣服,一会儿就让你们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男人!”王建周得意洋洋道,说这话的时候,他故意看了一眼林风。

    很快,王建周就换好衣服出现在擂台上,打从他出现开始,在场的观众便激动不已。

    因为王建周是这个擂台的王牌、常胜将军,他的强大为他招揽了不少狂热的粉丝。

    “死神镰刀!”

    “这一次也要赢啊,我押了十万在你身上!”

    “王建周,我要给你生猴子!”

    那些粉丝们狂叫不已,将气氛炒到最热点。

    王建周嘴角随之泛起一丝得意,他很享受这种被人尊重,高高在上的感觉。

    “今天,将会是重磅的较量,因为这一次死神镰刀将面对来自澳大利亚的著名黑市拳手,人称红色杀人机器的凯恩!!”

    主持人在擂台上宣布王建周这一次的对手。

    不一会儿,一个身高两米开外,浑身肌肉如同巨人般的白种人便登上台来了,眼神冷酷的盯着王建周。

    而王建周却根本不为所动,依旧是那么的轻蔑,像是这种对手他见多了,身材比他高大又怎么样,最终还不是倒在他的双腿之下?

    而这时,林风却不禁两眼一眯,身子下意识的向前微倾,直勾勾的盯着凯恩。

    “怎么了吗?”察觉到林风的异样,曲颖不禁问道。

    “他的纹身...”

    “纹身?纹身怎么了?”所有人都疑惑的望着林风。

    “那是黑烙独有的纹身,代表他出自黑烙。”林风解释道。

    “黑烙,那是个什么玩意。”

    “黑烙是专门培养黑市拳手的地下基地,但凡是从里头出来的拳手,必定是世界最优秀的。”

    “因为他们的训练是最灭绝人性的,拳手们被逼去和野兽搏斗,每天只能睡四个小时,其他的时间都在训练。敢逃跑,杀!敢反抗,杀!受重伤医不好,杀!”

    林风神色凝重的解释道:“只有这样恶劣的环境,才能培养出真正的杀人拳手,这小子有可能会死在擂台上了。”

    “啊?这么严重?”

    曲颖和寒儿都有些害怕了。

    “放你娘的屁,我们老大可是黑市拳手中的冠军,出道到现在只输过一场,这种级别的对手不知道打过多少,怎么可能会输?”

    “就是,我们老大可是我们老板的摇钱树,老板怎么可能会轻易让他死掉?”

    那些拳手看到林风如此遍地王建周,顿时就不满了。

    林风嘲弄一笑,而后转头望向拳手,道:“你们大概不知道,有时候...死人才是最赚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