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是...”为了掩饰尴尬,曲颖打算给众人介绍身旁的林风。

    “不用介绍了,我对弱者不感兴趣。”王建周一脸高傲的说道,同时挑衅似的看着林风。

    林风避开了他的目光,心里哭笑不得。

    而他的这个举动,在王建周看来就是怕了他,于是王建周嘴角的蔑笑便更加浓郁,原来是个孬种,那就更好办了。

    “曲小姐,我想邀请你们去观看我们的比赛,今天我们将对阵来自澳大利亚的一流拳击选手。”王建周主动邀请道,当然是为了找机会和曲颖接触。

    不接触怎么勾搭呢?

    “那个,我对拳赛其实不怎么感兴趣。”曲颖有些委婉的拒绝了,她不喜欢看拳赛,更不喜欢眼前的这群人。

    “这个没关系,你就当作是去玩,晚点我们还有庆功宴,到时候我们一起吃饭。”王建周依旧不肯死心。

    只要曲颖参加他们的庆功宴,到时候再让她喝点小酒,然后...嘿嘿...

    至于林风,直接让人把他赶走就是了,要是他不肯走,就跟之前那个朋友一样,直接打成残废!

    “是啊小颖,陪我去嘛,要不然的话我岂不是太无聊。”寒儿也哀求道,她并没有发现王建周的真正意图。

    “这...去吗?”曲颖对身旁的林风投去目光。

    “反正晚上也没什么事干,那就去看看好了。”林风回答道。

    见到猎物上钩,王建周脸上的笑容越发浓郁,阴笑道:“这位兄弟在哪高就啊。”

    “无业游民。”林风随口回答道,他没兴趣和王建周说话。

    “无业游民?你该不会是靠女人吃饭的小白脸吧?”王建周等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那些拳击手望向林风的眼神,便是充满嘲弄。

    “别小瞧人家,人家可比你们能打多了。”寒儿冷嘲道,有些不喜这些对林风的态度。

    “哦,是吗?那比划两下?”王建周听到这话当场就不乐意了,比他能打?他可是黑市全场的冠军,而且是个打死过人的冠军,林风这个瘦子会比他强?

    “还是算了吧。”林风笑着摆了摆手。

    “你该不会是怕了吧?”王建周嘲笑道,在他看来林风肯定是怕了。

    “你说是就是吧。”林风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倒也不介意对方对他的羞辱,这种小角色他还真没放在眼里。

    就像是一头大象,根本不会在意蚂蚁的挑衅一般。

    如果不是因为今天和曲颖出来,不想坏了曲颖的心情的话,他倒也不介意给这些蠢货一点教训。

    “怂货!”

    “孬种!”

    那些拳击手们全部大笑起来,甚至有人直接对林风比起了中指。

    这就已经是摆明了羞辱林风了。

    “你们别太过分了!”曲颖冷斥道,他们不了解林风,但曲颖却了解。

    别说就这几个拳击手了,就算再来十几二十个,都未必是林风的对手。

    林风只不过是不想和他们计较罢了。

    “曲小姐,你别生气,我就是见到高手所以手痒,想和林先生比划比划,要是林先生担心我伤害他的话,我答应会手下留情的。”王建周道歉道,但所言都是对林风的践踏。

    “那么多吃的都堵不上你的嘴吗?”寒儿也有些生气了,要不是看在王建周给她看赛事的票的份上,她现在也把他赶出去了。

    “就这点东西哪够我们吃的,让服务员过来,我们重新点餐,这一顿我请客,毕竟这孬种,啊不是,这位先生没工作嘛。”’王建周对服务员打了个响指。

    “啊,你请客啊?那我能再点一点吗?”林风立刻面露狂喜的道,两眼都在冒绿光,就像是饿死鬼投胎似的。

    王建周也没想到林风会这么没骨气,愣了一下,而后很大度的摊开手:“当然没问题,你再点吧,我也知道你平日里肯定吃不起这些东西吧?”

    林风像是没听到对方的羞辱似的,连连道谢,然后拿起了菜单。

    一旁的寒儿和曲颖都翻了翻白眼,你这也太没骨气了吧,没看到人家都那样说你了吗,你怎么还好意思要人家请客?

    “那个,上一份澳洲龙虾,一瓶八二年的拉菲,一个传统极品佛跳墙,一份深海黑鱼子酱...”

    林风拿着菜单就开始点餐了,点的都是些昂贵又不耐吃的。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你不是喜欢装逼么,我就给你装逼的机会好了!

    听到林风一连点了五十几个菜,王建周顿时脸就黑了,道:“我们就十个人而已,用不着点那么多菜吧?”

    这特么又不是摆酒席...

    王建周打黑拳虽然赚了不少钱,但不可能这么挥霍吧。

    这些菜加加起来估摸都要上百万了。

    “哦,还有你们啊,我差点忘了。”林风这才像是如梦初醒,对那个服务员道:“这些菜式全部再上一份。”

    王建周咬牙切齿,他算是看明白了,这个杂种根本就是故意的。

    点完餐之后,林风就一脸疑惑的问道:“哎,王先生,你的脸色怎么不太好,该不会是心疼吧,如果你要是心疼的话,那这一次可以我来买单的。”

    曲颖和寒儿就很配合的对王建周投去鄙夷的目光。

    “怎么可能,这点小钱对我来说根本就算不得什么。”王建周表情抽搐,极其勉强的挤出一道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

    “王先生果然是做大事的人啊,真是慷慨的不得了,明明心疼的快要死掉了,表面上还得装出满不在乎的样子。”林风连连对王建周竖起大拇指。

    王建周浑身紧绷,那目光就像是两把刀锋似的,狠狠的扎在林风的身上。

    他已经打定主意,一旦把曲颖搞上手,他就让林风永远变成残废!

    不一会儿,一百多个菜就上齐全了,那些服务员不得不搬来几个桌子,才能装下这些采药,这阵势简直跟满汉全席相差无几。

    “不用搬了,今天这些菜全都送给在场的客人们,今天我请客!”林风一脸豪气的说道。

    “哗!”

    整个餐厅立刻爆发众人的惊呼声。

    而王建周的表情就跟吃了只死苍蝇似的,怎么就成了你请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