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颖没好气的横了林风一眼,心道:人家会这样还不是拜你所赐?

    曲颖算是看出来,但凡是和林风不对付的人,最终都没有好下场。

    而现在更是如此,林风只是动了动嘴皮子,就让这对狗男女狗咬狗了。

    这场巅峰对决并没有持续多久便结束了,徐美琴终究只是个女人,怎么可能是姜志浩这个大男人的对手,三两下就被打趴下了,赖在地上嚎啕大哭。

    “呸!贱货!”姜志浩朝着徐美琴吐了口唾沫,而后便直接离开了,显然他是决定抛弃掉徐美琴了。

    徐美琴顿时表情一僵,她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太冲动,本来以她的手段是可以留下对方的,但现在彻底闹僵了,她再也找不到这么有钱的金主了。

    “哎,怎么能打女人呢,太过分了,有没有人送这个贱人,啊不是,这个女士去医院啊?”林风在一旁幸灾乐祸的说道。

    “都是你,都是你害的,死穷鬼,我和你拼了!”徐美琴反应过来,便立刻张牙舞爪的朝着林风扑了上来。

    现在她只能把心中的怒火发泄在林风的身上。

    可就在他即将冲到林风面前的时候,林风却身形微微一偏,同时脚上不留痕迹的一扫。

    “哐啷...”

    徐美琴立刻就身体失去控制,朝着前方扑去,将一个小孩高大的青花瓷花瓶给碰倒在地,摔倒在地。

    “哦,损坏国家文物,你完蛋了!”林风嘲笑道。

    徐美琴也立刻慌了神,急忙为辩解:“我没有,是你把我推倒的!”

    她就那么跑着,怎么可能无端端摔倒,肯定是林风搞的鬼。

    “我把你推倒的?可是大家伙都看到我在躲你,根本就没碰到你啊。”林风很轻松的耸了耸肩,他刚才那个动作,就算是监控器都拍不到,徐美琴能奈他如何?

    “你们都看到他推我的对不对?”徐美琴急忙望向众人,试图找到一个能替她说话的人。

    但围观群众全都缄默不语,林风和徐美琴的对话他们都听到了,对于这种傍大款,玩仨p的荡妇,他们打心眼里就没好感,自然不会搭理她。

    “你们...你们这些死穷鬼,你们都是一伙儿的!”看到众人不为所动,徐美琴顿时恼羞成怒的骂开了。

    “你特么说什么,找死是不是?”一个大汉冲了出来,冷冷的瞪着徐美琴。

    而那些群众也都是面露怒容,对着徐美琴指指点点。

    看到引起众怒,徐美琴更加心虚了,哆哆嗦嗦的不敢吱声。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这时候,一群保安冲了过来,当看到博物馆的文物被打烂之后,他们顿时脸就黑了。

    “这是谁干的?”

    一个中年保安喝道,文物被损毁,他们保安可是会有大麻烦的。

    “她!”

    围观群众统一指向了徐美琴。

    徐美琴彻底懵逼了。

    林风哭笑不得,什么时候都不要轻视吃瓜群众的力量啊。

    “是你干的?”那群保安立刻将徐美琴给围了上来,要是让徐美琴跑了,他们就得负全责。

    “不是我,是他推我的!”徐美琴急忙将责任推卸到林风的身上。

    “是你吗?”中年保安随之望向林风。

    “不是他,就是这个女人,她撒泼要打人,结果把自己给摔了。”

    还不等林风开口,就有吃瓜群众主动站出来替他说话。

    “你胡说,就是他推我的。”徐美琴真的慌了,心里委屈的都快哭了,林风欺负她,姜志浩欺负她,现在连这些吃瓜群众也欺负她。

    只是她不懂反思,如果不是因为她想欺负曲颖,也就没有接下来的这些事。

    “是不是胡说,看一眼监控不就知道了吗?”林风冷笑道。

    那个中年保安这才如梦初醒,连忙让手下人去调取监控。

    结果没多久,那个保安就去而又返,同时说道:“队长,是这个女人扑倒青花瓷花瓶的,和这位先生无关。”

    “这不可能...”徐美琴直接就惊呆了,她明明感觉刚才自己被绊了一下,监控怎么可能拍不到。

    “把她送去警局!”中年保安冷着脸说道。

    “别碰我,不就是摔碎一个花瓶吗,你们说多少钱,以为老娘赔不起吗?”徐美琴又开始飞扬跋扈了。

    “你真的可怜,人品差就算了,还没文化。这是国家二级文物,出自清朝末期,市价两千二百万,你赔吧!”林风呵呵冷笑道。

    “什么?”徐美琴顿时面如死灰,她以为撑死了也就十几万,结果竟然要两千万,就算是卖了她她也赔不起这么多钱啊。

    “你不是要赔吗?还不赶快?”中年保安嘲讽道,他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类人,以为有几个臭钱就牛逼哄哄了。

    徐美琴说不出话来了,她哪有那么多钱啊。

    见到徐美琴不说话,中年保安也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冷笑道:“看来你是没钱赔了,把她抓起来,移交派出所。”

    “不要,别抓我,我是无辜的!”徐美琴立刻惨叫起来,可那些保安才不管她如何哀求,直接就把她给拖了下去。

    看到徐美琴这样,曲颖心里也不好受,本来她和徐美琴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只因为徐美琴被嫉妒蒙蔽了心,所以千方百计想要将她踩在脚底。

    以往就算了,可现在她的身边有了一个大杀神,谁试图伤害她都会落得极其凄惨的下场。

    想到这里,曲颖又有些庆幸,好险自己认识了林风,要不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如果你在想怎么感激我的话,我觉得你可以亲我一口。”林风嬉皮笑脸的一句话,打破了曲颖的沉思。

    曲颖立刻没好气的瞪着他,又好气又好笑的道:“美得你,看你把人家害成什么样了,这怎么也得判个十年了。”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如果不是她太自负的话,又怎么会有如此下场呢?”对于徐美琴,林风可谈不上同情,这种人就该给她一个深刻的教训。

    要不然她还以为四海之内皆他,妈,逮谁都得惯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