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我们现在怎么办?”

    回去的路上,气氛显得很沉闷,看着苏锦怀那阴沉至极的脸色,一个员工有些忐忑的问道。

    “花钱,找人,杀了那小子。”苏锦怀很干脆的说道。

    他已经对林风恨之入骨,此时唯一的念头就是杀死他。

    “那布莱克先生呢?”

    苏锦怀犹豫了片刻,而后便是冷冷一笑,道:“那个洋鬼子敢特么把我当猴耍,老子也不放过他,把他一起宰了!”

    等林风他们从酒店出来,已经是深夜两点了,因为把车送给了布莱克,所以林风他们没车回家,布莱克便让司机送他们回家。

    三人在车上相谈甚欢,颇有相见恨晚的意思。

    可就在途经一条乡野小路的时候,他们被突然冲出来的一群人给拦了下来,五十几个大汉同时挡在马路中央,截断了他们的去路。

    如果不是因为司机刹车及时,估计这车得开到沟里去。

    “怎么回事?”

    因为突然一个急刹,舒岚手中的红酒不禁倒入了胸口的衣领中,衣领中湿红一片,风光无限。

    “看来是有人输了不甘心,想找茬呗。”林风将双手枕在脑后,轻松随意的道。

    他早就知道苏锦怀不甘心,但是他没想到的是苏锦怀竟然这么没耐心。

    此言一出,布莱克和舒岚立刻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而这时他们也看到苏锦怀杀气腾腾的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欺人太甚!”

    布莱克冷哼一声,推开门就打算去和对方理论。

    但林风却拦住了他,道:“布莱克,你是客人,哪有让你出手的道理?”

    “可是你一个人行吗?还是我去和他交涉吧?”布莱克有些担忧,他上的话至少还能让苏锦怀忌惮三分。

    “布莱克先生,你就让他去吧,这些杂鱼还不够他塞牙缝的呢。”舒岚浅笑道,却一点也不在乎。

    布莱克皱了皱眉,也不知是在恼怒舒岚说大话,还是她对林风人身安全的淡漠。

    对方可是有五十几人,而且都拿着刀的,林风势单力薄怎么可能是他们那么多人的对手?

    可不等布莱克说话,林风便已经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看到林风下车,苏锦怀眼中顿时填满恨意,讥笑道:“小子,你不是横吗,你再给我横一个试试?”

    林风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原本我以为你只是低能,现在看来你是根本就没脑子啊。”

    “你竟然还敢骂人,所有男的都给我弄死,那个女人留给我,我要让她生不如死!”苏锦怀当场就火了,都已经到这时候了,林风居然还敢这么嚣张?

    那些刀手们便是一拥而上,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苏锦怀承诺谁能砍死林风就奖励谁五百万,所以他们现在看到林风就跟见到*彩头好大奖似的。

    “慢着!”

    林风却在此时突然喊了一声。

    “怎么,知道错了,我告诉你,晚了!”苏锦怀冷哼道,今天不管林风怎么求饶都没用,他的命自己要定了!

    “我叫林风!”林风却没头没脑的来了这么一句。

    “林风是谁?”

    “不知道,听都没听说过。”

    那些刀手们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林风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见状,林风便叹了口气,很无奈道:“连阎王爷都不认识,死了也活该!”

    最后一个该字出口,林风已经如饿虎扑食般扑了上去。

    “*!*!*!快报警!”

    车内的布莱克都快吓昏过去了,林风竟然就这样冲向一群持刀暴徒,一会儿还不得被砍成肉酱?

    布莱克哆哆嗦嗦的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结果却一下子忘记了报警电话,一脸懵逼的望向舒岚:“那个,110的电话是多少来着?”

    “......”舒岚哭笑不得,她看得出来这老外是吓坏了,脑子都开始错乱了。

    于是舒岚安抚道:“布莱克先生,在你报警之前,你能不能先把这一场好戏给看完呢?”

    “还看好戏,你到底是不是林的爱人,他都快死了你难道看不出来吗?”布莱克实在生气,这个女人太冷血了。

    “快死了?你确定?”舒岚饱含深意的玩味一笑,而后便将目光投向前方。

    布莱克也随之望了过去,然后他的嘴巴就成了“o”形,惊叹道:“oh!my!god!”

    在前方,林风如同猛虎出笼般悍勇,拳脚仿佛通了神,打得那些刀手毫无招架之力,每一个踢腿和挥拳动作,都伴随着一声沉重的肉疼撞击地板声。

    那五十几个刀手连林风的衣角都没碰到,就尽数被林风给撩趴下。

    也难怪布莱克会这么惊悚,赤手空拳的一个人,竟然把五十几个持刀歹徒给打得抱头鼠窜,这太匪夷所思了。

    “我的天啊,这就是华夏功夫吗?我一直都以为电影里头的那些功夫是假的,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布莱克惊叹连连,他这一次华夏之行直接巅峰了他的三观。

    “华夏真的是一个神秘的国度,华夏人太恐怖了。”布莱克吓出了一身冷汗,对于华夏这个国度,他现在是发自内心的敬畏。

    “上,都给我上!”

    看着己方人数越来越少,苏锦怀也渐渐怕了,一个劲的倒退,同时推搡着那些刀手让他们上去宰掉林风。

    “接下来,我不会再留情,谁来,谁死!”林风眼神瞬变凌厉,杀气腾腾的注视着那些刀手。

    那些刀手本来就快尿了,听到林风这话,直接就吓跑胆了,把刀一丢就哭爹喊娘的跑了。

    钱虽然好,但也得要有命花才行啊?

    而苏锦怀的那些员工看到情况不对,也跟着跑了,他们可不想留下来陪葬。

    “回来!你们给我回来!”

    看到就孤孤零零自己一人,苏锦怀气得直跳脚。

    可他才一回头,原本还在二十米开外的林风却瞬间来到他的跟前,苏锦怀啊的尖叫一声,吓得瘫软在地。

    “你...你要干什么,我告诉你,杀人是犯法的。”

    “噗嗤...”林风被他这话给逗笑了,道:“哥们儿,我杀人就犯法,你杀人就不犯法了?别逗了,到了我们这个地位,杀个人还不跟玩似的,事后花点钱打点打点,照样逍遥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