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言一出,苏锦怀就被彻底激怒了,当场就骂开了:“***的,打断你一条腿,你以为你是谁?你知道老子是谁吗,老子要弄死你就跟弄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林风笑容不减,道:“我改变主意了,我现在打算打断你两条腿!”

    “你...”苏锦怀直接被林风这句话给噎住了,就打算上去给林风一点教训。

    “老板,时间快到了。”这时苏锦怀的一个员工及时的提醒道。

    苏锦怀这才冷哼一声,指着林风骂道:“狗杂种,你给我等着,等我谈下了这笔单子,有的是时间收拾你。”

    说着,他便带着自己的人悻悻的离开了。

    “林风,你真的有办法拿下这笔单吗?”舒岚满是希冀的看着林风。

    这笔单子对他们公司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可以说直接关乎他们能不能开阔国际市场。

    “绑架、谋杀、勒索,你选一样吧?”林风很轻松的说道。

    “......”舒岚直接就无语了,敢情林风说能替他拿下这笔单子,就是绑架布莱克先生啊。

    两人便上了车,朝着酒店的方向离去。

    “老板,他们跟上来了。”

    这时,苏锦怀的一个员工从后视镜中看到了舒岚的车辆,及时的汇报道。

    苏锦怀点了点头,然后直接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老朱,该你出手了。”

    就在苏锦怀打完电话之后没多久,舒岚他们就在第三个红绿灯口被一**警给拦了下来。

    “有人举报你们车内藏有违禁品,请下车接受检查!”一个胖交警走了过来,面色不善的说道。

    很显然,这个人就叫老朱。

    “什么?这怎么可能?”舒岚表情一僵,他们怎么可能藏有违禁品。

    而一旁的林风却是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如果这个时候他还看不出来是苏锦怀在搞鬼的话,那就是他脑子有问题了。

    舒岚急忙看了一眼手表,此时距离约定的时间只有二十分钟不到了,再这样下去会迟到的。

    老外最最看重的就是时间观念,要是他迟到的话,就会被视为是对对方的不尊重,这笔生意只怕就要黄了。

    “警官,你能检查快点吗,我赶时间!”舒岚用讨好的语气和老朱说道。

    但老朱却冷着脸不予理睬:“如果不查仔细点,我们怎么知道你的车里有没有藏有违禁品?少废话,赶紧下车!”

    舒岚的脸色极其难看,但还是拉开了车门。

    但是这个时候,林风却一把抓住她的皓腕,冷笑道:“别下车!”

    “嘿,小子,我看你是活腻歪了吧?”老朱被林风的嚣张给激怒了,直接拔出手枪指着林风:“现在我怀疑你们拘捕,下车!现在!马上!”

    “你知道她是谁吗?”林风指了指舒岚,满脸笑容的对老朱问道。

    “不知道。”老朱脸色阴沉的回答,心里却很不爽,这小子脑子有问题吗,竟然答非所问。

    “那你知道我是谁吗?”林风再度发问。

    “我管你特么是谁,赶紧下车,要不然老子要你好看!”老朱彻底被激怒了,这小子竟然敢不把他的话当成耳边风?

    “我的名字叫林风,仔细想想,有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林风一脸冷笑的说道。

    “林风...”老朱也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便低头沉思了起来。

    结果两秒之后,他的表情就如同见了鬼似的。惊恐的看着林风:“你...你是林先生?”

    林风?那不是号称江南六省第一不好惹吗?难道这小子就是林风?

    是了,一定是了!不然的话这小子怎么敢这么嚣张,都不用正眼看自己。

    “看来你虽然瞎,但至少还不聋吗?”林风意味深长的嘲讽道。

    老朱当场就要哭了,连忙肃然起敬,对林风行了个礼,苦笑道:“林先生,我不知道是你!”

    此时老朱已经在心里把苏锦怀的祖宗十八代都给骂了个遍,这不是让他撞枪口上了吗?

    以林风的权势地位,要玩死自己一个小队长那还不跟玩儿似的?

    “要检查吗?要检查的话,就赶紧吧!”林风收回目光,靠在椅子上面无表情的道。

    “不用了不用了,我想这之中肯定是有什么误会的。您老人家怎么可能藏有违禁品,你们现在可以走了。”老朱哪里敢查,这不是找死吗?

    但对于对方的示好,林风却依旧没给好脸,冷冷的道:“你最好祈祷我这笔生意能够成功的谈下来,要是因为迟到而导致这笔生意黄了的话,你就等着让家人给你准备棺材吧!我们走!”

    老朱刚想说话,但舒岚的车却已经绝尘而去了。

    老朱在原地急得直跺脚,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似的,一个劲的抽自己的嘴巴,都快哭出来了。

    “这特么叫什么事啊!”

    ........

    “老板,他们跟上来了。”员工再度跟苏锦怀汇报。

    “什么,这不可能!”苏锦怀急忙往后看,果然发现舒岚的车越来越近了。

    苏锦怀顿时面**沉,拿出手机给老朱打电话:“老朱,你怎么回事,不是让你拦住他们的吗?”

    “我拦你麻痹!”老朱带着哭腔的破口大骂一句,然后直接挂了电话。

    苏锦怀看着手机一脸懵逼,半天都没明白老朱是怎么了。

    “老板,我们现在怎么办?”

    “么的,果然还是得靠自己!”苏锦怀眼中闪过一丝恨意,道:“把准备好的三角钉丢出去。”

    “是!”那个员工点了点头,便把事先准备好的一袋三角钉给全部朝着后方洒了出来。

    “砰!”

    舒岚的车胎刚一接触到尖锐的三角钉,立刻句爆胎了,车身也随之打滑晃动。

    “啊!”

    舒岚也吓得惊叫起来,见状林风急忙夺过方向盘,在连续撞了两辆车之后,这才将车子停了下来。

    而就在停车的瞬间,林风的双眸随之覆盖上浓浓的杀机。

    对方这是想害死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