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林风却不肯放过他,单手抓住他的喉咙,眼神仿佛藏匿着一头绝世凶兽,凶怖的让人灵魂都在颤抖。

    “你来到我的阶前,用你的无知挑衅我的尊严,用你的傲慢****我的王后,我不会杀你,我要永世折磨你!”

    在这一刻,林风眼中的金光爆发璀璨,两团金色神焱在熊熊燃烧,如同一头饥渴万分的巨兽,要将曹玄通吞噬其中。

    听到林风称呼自己为“王后”,舒岚也不知为什么,突然有种热血澎湃的感觉。

    对啊,自己的男人是个至高无上的帝王!

    “舒岚,救我,我知道错了。”曹玄通惊恐的哭了起来,可怜巴巴的向舒岚哀求道。

    这像是一条狗的卑微姿态,与方才的飞扬跋扈简直判若两人。

    “我说过,你们都该畏惧他的。”舒岚不为所动的道。

    舒岚话音刚落,曹玄通的身体就腾的一下燃起金色火焰,他在哀嚎中化作灰烬。

    与此同时,林风的右眼也有了变化,如果你仔细观察的话,你会发现眼中竟然有着一道人影,面容扭曲的挣扎着。

    林风将曹玄通的灵魂吞入自己的恶魔眼之中,让他地狱火灼烧之苦,就算是死,也永世得不到安宁。

    “上古世家曹家...”林风低头深思,看来华夏隐世的大家族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多得多。

    林风这才刚一转身,迎来的却是温润甜美的香唇。

    林风也没想到舒岚会这么主动,心里有些诧异:果然小别胜新婚是真的吗?

    好半晌,舒岚才依依不舍的松开林风,林风没好气的打了她的屁股一下:“小娘皮,你这是要把老子吻断气吗?”

    舒岚盘坐在林风的身上,神态妩媚道:“你说我是你的王后,是真的吗?”

    林风宠爱的摸了一下她的秀发,道:“当然是真的。”

    “那也就是说,其他的女人都只是妃子咯?”舒岚狡黠一笑。

    “额...”林风一脸懵逼,敢情坑在这里啊?

    “我哪有什么女人?”林风很心虚的为自己辩解。

    “你少来,我还不知道你,曹丞相。”舒岚很鄙视的说道。

    “曹丞相?那是什么鬼?”林风完全听不懂舒岚在说什么。

    舒岚挑衅似的扯了扯林风的脸颊,坏坏说道:“曹丞相筑铜雀台,锁紧天下美女。”

    林风无语了,这女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俏皮了。

    林风当即就怒了,翻身把舒岚压在身下,怒道:“贱婢,竟敢调戏朕,看朕不把你就地正法了。”

    “别闹,这里是办公室,员工看到不好。”舒岚想要挣扎,但却颇有些欲拒还迎的意思。

    “办公室怎么了,办公室不是更加刺激吗?”林风坏笑道。

    “不要,我半个小时后还要去见客户,你这怪物哪次不弄个把钟头才肯罢休?”舒岚很幽怨的道,每次和林风在一起,都得被他折腾的浑身骨头酸软。

    “那好吧,晚点再收拾你。”林风这才不得不罢休,和舒岚一起去见那位大客户。

    两人便打算驱车前往酒店和那个国外的大客户会面,可是才走到楼下,他们就看到迎面走来一群人。

    对方所有人都是西装笔挺,全都是商业精英的打扮。

    “哟,这不是舒董事长吗,怎么,你也赶着去和布莱克先生碰面吗?”这时,一个青年才俊开口了,话语却尽是嘲弄。

    舒岚一看此人,俏脸便不禁浮现一缕不悦之色,同时对林风说道:“这人叫苏锦怀,也是开医药公司的,是我的竞争对手,我们的药剂要想销往国外,就必须经过布莱克先生的渠道。”

    林风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这时,苏锦怀也注意到了舒岚旁边的林风。

    当看到林风的穿着之后,他便被逗笑了,戏谑道:“舒董事长,你不是吧?和布莱克先生会面,你就带这么个玩意?你这也太不尊重他了吧?”

    “苏锦怀,你嘴巴放干净点!”舒岚俏脸一寒,苏锦怀骂她她可以不予理睬,但她绝对不允许苏锦怀侮辱自己的男人。

    “我有说错吗?你看看我这边,全都是商业精英,有哈佛大学毕业的,有剑桥大学毕业的,有牛津大学毕业的。”

    “再看看你那边,流浪汉大学毕业的吧?”苏锦怀此言一出,众人便哄堂大笑了起来。

    林风也不禁苦笑着摸了摸鼻子,这小子的嘴巴可真是够欠的啊。

    “你以为人多就赢定了吗?”舒岚冷哼道,她就是看不惯苏锦怀这小人得志的嘴脸,跟他已经赢了似的。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我们医药公司从事医药业已经有十年之久,是你这种刚刚崛起的小企业能比得了的吗?只要布莱克先生不是眼瞎,就绝对不会考虑你们!”苏锦怀嗤之以鼻,显得自信满满。

    “当然,你要是愿意跪下来求我,我倒是可以考虑把这次机会让给你们。毕竟我们医药公司什么大单子没接过,你们就不一样了,要是能拿下这单子,你估计高兴的几天都睡不着觉吧?”苏锦怀很装逼的道。

    “你们拿不下这笔单的。”就在此时,一直沉默不语的林风开口了。

    “你说什么?”苏锦怀皱着眉问道,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林风微笑道:“我说,你们绝对拿不下这个单子的。”

    “呵呵,你以为你是谁,你说我拿不到我就拿不到?”苏锦怀不屑一笑,心想这小子脑子是有问题吧?凭什么这么自信?

    “那不如咱们赌一把,如果你能拿下这单子,我跪下舔你的皮鞋。”

    “舔我的皮鞋?就你啊?还是别了,你给我舔鞋我都嫌你脏呢?”苏锦怀满是鄙夷的羞辱道。

    一个小角色也配跟他叫板,真是可笑!

    苏锦怀身后的那些员工也都是面露嘲弄的看着林风,觉得林风这话说的太大了。

    “你...”舒岚当即怒火难填,就打算冲上去和苏锦怀拼命,但却被林风给拦住了。

    林风的表情看起来一点也不生气,只是他说出来的话,却不是那么和善了。

    “但如果你输了的话,我会打断你的一条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