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林风却像是没有听到曹玄通的话似的,轻抚着舒岚的脸颊问道:“疼吗?”

    舒岚小嘴一扁,楚楚可怜的点了点头:“疼!”

    一旁的曹玄通直接就傻眼了,这还是那个冷傲强硬的冰山美人吗?简直就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似的。

    想到舒岚在面对自己时冷若冰霜,可在林风面前却温婉可人,曹玄通就不禁妒火中烧,恨不得将眼前这对狗男女千刀万剐。

    “那我帮你宰了他好吗?”林风笑眯眯的问道,那样子是如此的轻松随意,就好像在说怎么踩死一只蚂蚁一样轻松随意。

    听到这话的曹玄通脸上瞬间爬满狰狞,喝道:“杂碎,你敢小瞧本少爷?一会儿本少爷会砍掉你的四肢,然后当着你的面上你的女人!”

    林风不说话,缓缓站起身来,目光如锋的注视着曹玄通:“整件事情有一点你做的很错...”

    “错你妈个头!”

    曹玄通破口大骂一声,再度狂奔而来,双掌之间缠绕电光火舌。

    “奔雷掌!”

    雷电噼里啪啦作响,直取林风肩膀,他言出必行,要废掉林风的四肢。

    “咔!”

    曹玄通的手直接攀上了林风的手臂,他的脸上也随之浮现阴险的笑容,心中暗忖:口气那么大,原来只是个废物。

    可就在他准备发力将林风的臂膀卸下来的时候,却发现林风的坚若磐石,根本无法撼动。

    “这怎么可能?”

    曹玄通神色剧变,他的奔雷手已经练就的炉火纯青,连金刚石都能轻易摧破,结果竟然无法伤这小子分毫?

    “你不该打她的。”林风目光森冷的凝视着曹玄通,双眸泛着璀璨金光,比烈阳还要刺眼。

    “你...”在林风的注视下,曹玄通就感觉自己像是被洪水猛兽盯上了一般,浑身动弹不得。

    他眼睁睁的看着林风伸来的手在自己面前越来越大,却无法反抗,如同被如来佛压在五行山的孙猴子似的,连灵魂都在颤抖。

    “少主小心!”

    此时,曹玄通身后那个高手顿时大吼一声,猛然一掀身上的黑袍,手中幻化一柄银枪冲了上去。

    “滚!”

    林风眼神一凛,昂然怒喝,神脑瞬间发动!

    林风脑后顿时背负一面炫耀七彩的金轮,八条神索从那金轮中延伸而出,将那高手抽得横飞而出,仰头咳血。

    曹玄通吓得肝胆俱裂,他竟然败给这小子?他怎么会败呢?他可是中原四大高手都能随意屠戮的存在啊!

    林风也有些惊讶,道:“竟然能正面中我神脑一击而不死,你到底是什么人?”

    “吾乃曹家四大将曹成是也!”曹成身披盔甲,手执银枪,眉宇间尽是英气,有种无匹的英雄气概。

    “曹家?”林风眉头一挑,他听说过曹家,存在年代久远,为华夏最神秘的四大古武世家之一。

    什么中原高手之类在其眼中简直就成了不入流的存在,这些古武世家平时都不出世,但一旦出世就必将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能够从亘古弥留至今,其底蕴自然不容小觑。

    而曹成既然为曹家的四大将,其实力自然不俗。

    “如果我灭了你们曹家,那我是不是也能成为古武世家?”林风冷笑道。

    “如果你做的到的话!”曹成冷哼一声,银枪一抖,寒芒四射,怒指林风:“当世之中,我从未遇到像你这样强大的对手,今日我们战个痛快!”

    “十招之内,赢不了你就算我输!”林风高傲的说道。

    “狂妄!”曹成顿时勃然大怒,他好歹也是一代名将,林风竟然敢瞧不起他?

    废话不多说,曹成提枪上前,枪影缭乱,如百花齐放,刚猛而凌厉,彻底封锁了林风所有的退路。

    “曹成,宰了这个杂碎!”

    曹玄通兴奋的大喊,曹成终于动真格了,这样一来这小子就死定了。

    林风凛然一笑,神脑在他的操控下抽打而出,完美的挡下了曹成所有的枪击。

    “一招。”林风一脸平静的道。

    曹成和曹玄通都已经惊呆了,这一枪法名曰“破千军”,当初曹成便是靠着这霸道的枪法横行天下,战无不胜。

    而如今,这可战破千军的枪法,竟然被林风如此轻松随意的就挡了下来,这岂不是说他一人便可挡住千军万马?

    “不可能,你不可能这么强的!”曹玄通脸色剧变,一个劲的摇头,在这一刻,他的骄傲仿佛被彻底碾碎。

    原本他以为他才是年轻一辈中最强的,直到他看到了林风!

    曹成也是脸色一沉,再度迎了上去。

    “两招、三招、四招...”

    而林风却是有条不絮的挡下曹成的招数。

    “十招!”

    第十招已到,林风瞬间露露金光,一股无边杀意顿时席卷开来。

    他仰望飞跃怒劈而下的曹成,伸手遥遥一握,冥王必杀技爆发而出。

    “冥府之握!”

    轰...

    整个房间瞬间爆发可怕威能,一扇仿佛来自虚空的大门浮现出来,一只狰狞可怖的巨手便是从中伸了出来,一把将半空中的曹成抓住。

    “这是...”曹成神色抹上一抹惊恐,如此可怕的威能,他连抵挡的能力都没有。

    如此恐怖的威能,他只在家主的身上感受过,当初正是因为败给曹家家主,他才甘愿为奴,永世效忠曹家。

    “什么曹家四大将,不过如此!”林风眼神冰冷,五指猛然合拢,只听噗的一声,眼前的曹成便被那魔手捏碎,噗的一声,曹成直接爆成一团血雨。

    望着满天飘洒的血雨,曹玄通霎时面如死灰,连曹成都死了,他拿什么和林风斗?

    “你想要我的女人?”林风站在瘫倒在地的曹玄通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你不能杀我,我是曹家的少主,你要是杀了我,曹家是不会放过你的!”曹玄通彻底怕了,林风给他带来的压迫感,他只在自己的父亲身上感受过。

    想起方才对林风的挑衅,曹玄通肠子都快悔青了。

    “咔嚓。”

    林风没有说话,而是用行动回答了曹玄通,直接把他的腿骨给踩断了。

    “嗷!!”

    曹玄通的惨叫声,瞬间划破整个办公室,凄厉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