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殿内顿起一场毫无预兆的滔天大火,那烈焰呈璀璨的金色,以野火燎原之势瞬间吞没整座宫殿。

    “地狱火,竟然是地狱火?”欧洲圣母惊恐的尖叫,她的黑气可以腐蚀一切生灵,但唯独无法净化的便是这地狱火!

    地狱火又名净化之火,东方人称之为业火,可以净化一切魔障邪祟,简直是她的克星!

    “我不甘,我不甘啊!”欧洲圣母凄厉嚎叫,周身已经被地狱火所吞没,原本她想借由黑气所产生自爆威能和林风同归于尽。

    而如今却如泥牛入海,那股黑气在地狱火的焚烧下荡然无存!

    此时此刻,欧洲圣母突然想起华夏的一个成语,那就是“命中克星!”

    林风简直就是她的命中克星!

    带着无尽的憋屈和怨愤,欧洲圣母被烧成了一具焦炭,而此时的宫殿也已经摇摇欲坠了。

    那火浪滚滚如潮,只是两分钟不到的时间,这座雄伟的殿宇就已经摇摇欲坠了。

    “林风,我们也赶紧撤吧?”林琳琳和0号等人走过来对林风说道。

    但林风却一动不动,身形直挺挺的向前倒去。

    就在此时,一只纤纤玉手伸了过来,一把将林风搂在怀里。

    林风的脸颊便紧贴在两片雪白嫩肉上,风小小美眸含泪,深情款款的看着林风,那柔情比这地狱火还要炽烈。

    “我们回家...我们现在就回家...”风小小抱住已经昏迷的林风,已然泣不成声。

    这就是她的男人,一个为了她敢与天下为敌的疯子,一个所向披靡,无人可挡的妖孽!

    林琳琳和赶来的0号也急忙冲上来,一人帮忙抬林风,一人帮忙抬夜广,一行人快速的撤离此地。

    林风唤出如此大面积的地狱火,这对林风的大脑也造成一定的伤害,因此林风才会当场昏厥过去。

    他们一行人当晚就乘坐飞机离开欧洲返回华夏,林风昏迷了足足三天三夜,而在这段时间,风小小没日没夜的陪在他的身边。

    林风枕在她的大腿上,风小小一遍又一遍的抚摸着他的脸,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容,孜孜不倦。

    这三天她就是这么度过的,茶不思饭不想,也不说话,就这么含情脉脉的注视着林风,仿佛林风就是她的一切。

    “你的眼神要把我暖化了。”

    就在第四天的凌晨,一道突兀的声音突然在房间内响了起来。

    风小小顿时脸色一变,急忙低头查看,便看到林风嘴角噙着一缕笑意,俏皮的对她眨了眨眼睛。

    “你醒了?”风小小激动不已,眼眶很快就湿润了。

    “我要是再不醒过来,你不就等成望夫石了吗?”林风打趣的道,虽然他处于昏迷状态,但是不知道何种原因,他的精神很是强大,所以对于外界发生的事情了若指掌。

    他知道风小小寸步不离的守在他的身上已经有三天了,连饭都没吃。

    “我去告诉他们你醒了。”风小小擦了擦眼角的泪水,便要起身出去。

    但这个时候林风却一把拽住她的皓腕,将她拽入自己的怀里。

    风小小惊呼一声,下意识的要挣扎。

    “别着急,先陪陪我。”但林风的一句话,又重新让她安静了下来。

    风小小倒在林风的怀里,两人就这么面对面,她脸颊红扑扑的,如同受惊的小白兔似的,楚楚可怜。

    林风哪里经受得住这样的诱惑,嘴巴直接就盖了上去。

    “唔唔唔...”

    紧跟着,便传来了风小小无力的反抗声。

    好半晌,风小小才无力的推开林风,长长的吸了口气,她感觉自己都快窒息了。

    风小小哀求看着林风,低语道:“不要,他们都在外头,换个房间好吗?换个房间我随你怎么处置。”

    林风刚想答应,但又转念一想,摇头道:“算了吧,咱们还是先吃饭吧,你都三天都没吃饭了。”

    他虽然也想做...爱做的事,但他还没畜生到蹂躏一个身心疲累的女人。

    “好。”风小小起身出去准备食物。

    而这时,林风脸上却有着难以掩盖的狂喜,因为他发现自己的精神力不知为什么一下子增长了数倍。

    如今这整栋楼里有多少个人,都在做什么,他都能清晰的刚应该到。

    以前他的精神力只能感应到十米之内的事物,而现在却成倍增长,五十米内的风吹草动全瞒不过他。

    难道是因为召唤出地狱火的原因,所以一下把精神力给撑大了?

    “砰!”

    正当这时,一声巨响惊醒了沉思中的林风。

    夜广气势汹汹的冲了进来,然后噗通一声就给林风跪下了。

    林风眉头一皱,问道:“什么意思?”

    “你救了我,从今往后,我这条命就是你的了。”夜广沉声道,他的性格就是这么直,滴水之恩必以涌泉相报。

    “你误会了,我只不过救我的女人的同时顺带救了你而已。”

    “那也是救了,所以我要侍奉你!”夜广很坚持,不管林风是不是有意救他,但最终还是救了,那么这就是一份恩情。

    “侍奉我?你可是中原五大高手之一,侍奉一个毛头小子,你就不怕被世人耻笑?”林风调笑道。

    而夜广很快便露出一道苦笑:“中原五大高手又怎么样,在魔主的面前,还不是如蝼蚁一般,说捏死就捏死?”

    欧洲圣母那一战,让他充分意识到自己和林风之间的差距。

    以往的他自诩天才,但看到林风之后,他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强大,什么叫妖孽!

    林风深深看了他一眼,然后叹息道:“随你的便吧。”

    紧跟着,他的目光投向刚刚走进来的林琳琳,语气不善的道:“过家家的把戏到这就该结束了,接下来我奉劝你最好把前因后果全部交代清楚!”

    .........

    “谁,是谁杀了我的儿子?”

    与此同时,欧洲某一处的一座恢弘殿宇,一声悲愤的狂啸响彻殿宇,直冲云霄。

    “王,是一个名叫林风的华夏人,他和风小小那个贱人早有私情,因此残害了王子,逃回华夏去了。”

    “逃?就算他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要将他碎尸万段!还要那个风小小,我一定要把那贱人轮x至死!”

    旋即,他便遥望华夏的方向,眼眸中闪烁着阴森的酷戾:“华夏神龙,必将覆灭在我手里!”